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魅力山城 > 凌云名片 >

悠游凌云 | 凌云前世今生

发布: 2019-03-26 | 来源: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 | 编辑:admin | 查看:

  楔子:慈禧御笔寿匾



▲廖章利  摄

在凌云县民族历史博物馆,有一块十分醒目的木质寿匾,它的上端钤有一枚印章:慈禧皇太后御笔之宝。是什么人的寿辰能劳动慈禧的大驾?寿匾又怎么辗转到了凌云?

寿匾的主人叫岑春煊,当时的职衔是兵部尚书署理两广总督。

岑春煊和慈禧的关系得从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的“庚子国变”说起。这年7月,八国联军兵临京城,时任甘肃布政使的岑春煊,以超乎同侪的政治敏感,第一时间领兵赶至北京“勤王”,之后又一路护送慈禧和光绪帝移驾西安,让太后老佛爷感动万分,此后更是宠眷有加,除了加官进爵,有时还体现在生活细节上。如1905年,岑春煊44岁生日时,太后便手书这“禾寿”二字,制成匾后赐给他祝寿。


▲向志文  摄

很多人由此以为岑春煊是靠拍马溜须上位,其实大错特错。

岑春煊是晚清权势显赫的封疆大吏,他还有个同样也是封疆大吏的父亲——“同治中兴”名臣、云贵总督岑毓英。官场当时有“京外总督三个半,宫保与袁、岑居三数,端得半数”之谓,意思就是说,最有影响力的总督是湖广总督张之洞、直隶总督袁世凯和两广总督岑春煊,与这三人相比,两江总督端方的影响力减半。由此可见岑春煊在清廷举足轻重的地位。

岑春煊曾参加过甲午战争,他本是典型的官二代,但目睹战争惨败后内心受到极大触动,思想为之大变,力推变法维新,因而受光绪帝青睐,1898年被提拔为广东布政使,1899年调甘肃布政使。1900年护驾有功后,他的仕途实现了更高更快的目标。清末吏治败坏,贪贿公行。史载,岑春煊“每至一省,必大肆纠弹,上下股栗失色”,时人因此称他为“官屠”。他能这么硬气,一当然是后台硬;二是他身正,被“屠”者根本无从反扑;三是他有政治理想,也懂政治手段。这为他赢得了上佳口碑,有人赞誉他的风骨,把他列为清末第一等督抚。但时势所趋,时不利兮奈若何。


▲向志文  摄

辛亥革命后,这位前清重臣和孙中山、桂系大佬陆荣廷等都有交集,曾任各省讨袁军大元帅、护国军都司令、广东护法军政府主席总裁等等。近现代中国风雨飘摇雷雨交加,岑春煊最终也不可避免地隐没在了风雨中。

那么这块寿匾为什么会出现在凌云呢?

这就要说到桂西的老岑家了。

 

前世:岑氏土司的故事



▲廖章利  摄

宋仁宗皇祐初年,广西的侬智高揭竿造反,搅得大宋边疆鸡犬不宁,朝廷于是派武襄王狄青领兵南征平乱。皇祐五年(1053年),平定叛乱后论功行赏,来自浙江余姚的将领岑仲淑,因战功卓著,被敕封为殿前麒麟武卫怀远大将军、沿边溪峒军民安抚使、都督三江诸州兵马事。

唐宋时期,由于国家版图扩大,中央王朝对边远的少数民族地区难以实时管控,于是就在这些地方设置“羁縻机构”,招抚当地首领授以世袭官职管理属地。侬智高之乱后,宋仁宗决定对邕管40多个羁縻州县的管理模式彻底改造。办法之一,就是进行“裂土分封”,将平乱有功的汉族将士分派到这些州县,授以官职并世袭,让他们和他们的子孙世代戍守,于是形成了新的土司制度。

刘锡蕃在《岭表纪蛮》中阐述:“滇黔土司,多于元明两朝受封,广西土司则多于宋朝受封,此为桂与滇黔不同之点。在土司制度未建立之前,除桂、柳、平、梧、浔、郁等郡隶属流官治理外,其余俱属地。……自狄青征其酋侬智高之后,其将士有功者,皆裂土分封。于是酋长之制度推翻,而土司之制度建立,其政治之根本组织完全改造。……此等土官悉受邕州都督节制。其时为都督者,即为田州始祖之岑仲淑。”


▲广西泗城府知府匾(清朝)

泗城岑氏土司的崛起,要从岑怒木罕开始说起。

元大德十年(1307年),岑仲淑的第七世长孙岑世兴承袭父亲岑雄的土司之职,并把自己5个儿子的大名都改成了蒙古名:岑贴木儿、岑怒木罕、岑阿剌辛、岑阿剌兰、岑不花乜仙。

改名后不久,岑世兴就给几个儿子订制了各自的人生规划:岑贴木儿驻田州,岑怒木罕驻泗城,岑阿剌兰驻思恩,岑阿剌辛驻镇安。奇怪的是岑不花乜仙没有相关记载,去向和业绩无从知晓。岑氏土司家族由这一规划,衍生成4个支系,如今桂西各地的岑氏,基本上都是这4个支系的后裔。


▲岑氏公伟关卡

岑怒木罕一生的传奇,应当首推剪除“四大蛮王”。

当年侬智高兵败,部属队伍四处逃窜,有4支逃到了古勘峒潜藏。他们先是开荒狩猎,休养生息;后来,这4支部队的首领看深山老林,官府鞭长莫及,便拥兵祸乱一方。元至正四年(1344年)初,被后世称为“四大蛮王”的4支部队首领公开扯旗造反,岑怒木罕奉命率部进伐古勘洞,先是克怀甲、下汾州,接着兵临古勘城下,短短数月一举荡平古勘峒诸要塞,斩杀三蛮王,一蛮王窜逃红水河以北。


▲汾州钓鱼台石刻

这一仗让岑怒木罕彻底扬名树威。他趁势屯兵汾州(今凌云县下甲乡),建署衙,封哨目,赏士卒,“戌守古勘,管辖侬苗”,步步为营,各个击破,为后世强盛打下了牢固的基石。中原先进文化也从这时开始,渐次进入了原本封闭落后的泗城地区。

也就在这一年的岁末,岑怒木罕把自己的土司之位传给了儿子岑福广。岑福广袭职继位之后不久,全国的局势就乱成了一团麻。以朱元璋、张士诚、陈友谅等为代表的多股地方武装,四处起事,在把元王朝搞得手忙脚乱的同时,也把天下的经济民生陷入了水火之中。这种乱局,自始至终几乎贯穿了岑福广的整个任期。如履薄冰地过了25年之后,岑福广把担子交给了自己的儿子岑善忠。

这是发生在明洪武二年(1369年)的事,是明太祖朱元璋坐上皇位的第二个年头。

坐上皇位前夕,朱元璋曾遣将领兵入桂,在轰鸣的国家机器面前,岑善忠父子接受了招抚。泗城也由原本的土州升为土直隶州,视同府级;岑善忠因此成了泗城的首任土知州。

接着,岑善忠做了一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决定:把州治从汾州迁到古勘峒,也就是今凌云县城。这是极具战略眼光的布局,古勘峒不仅地势险要,景观奇秀,而且区位优势突出。州治迁址后,岑善忠励精图治,泗城的综合实力很快在众土司中脱颖而出。


▲罗喜邦  摄

岑善忠在职时间19年。明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他授次子岑子成分管西林,三子岑子得分管西隆,然后,把土知州职位传给了长子岑子振。 

分管西林的这位岑子成,就是后来的晚清重臣岑毓英、岑春煊的嫡远祖。岑毓英病逝后,清廷追赠他为太子太傅,谥襄勤。岑春煊为了纪念父亲,也为了光耀祖宗门楣,激励子弟后昆,就在家乡西林那劳和祖籍凌云泗城各建了一座襄勤公祠。1905年,获慈禧赐寿匾后,岑春煊便把它供在了凌云泗城的襄勤公祠内。

土司制度有个核心前提,即不脱离中央王朝,并按时纳贡。满足了这个前提,土司在自己的辖地内即可高度自治,拥有生杀予夺之权,因此又被称作“土皇帝”。

1424年,是明永乐二十二年。对大明王朝来说,这年是一个分水岭,对泗城的岑氏土司来说应该也是。

这一年,被后世称为永乐大帝的明朝第三位皇帝——明成祖朱棣驾崩。在远离王朝心脏的桂西边地,岑善忠的曾孙、泗城州的第4任土知州岑瑄也选择在这期间作别了人世。永乐大帝的死,致使永乐盛世的引擎戛然熄火;岑瑄的死,则直接引发了泗城地区100年的动荡。

岑瑄只生育了一个女儿岑妙定,当时尚幼,嫡妻卢氏因有战功,朝廷便授卢氏为女官知州事。泗城由此出现了首位女土司,也由此埋下了祸乱的导火索。

按照传嫡传长的承袭规制,岑瑄死后土职应传其二弟岑琮,可朝廷却把土职授给了卢氏。岑琮心里极不痛快,因此在与嫂子卢氏相处时屡有冲撞,最终被迫丢妻弃子,孤身远走他乡。岑琮有儿子,名叫岑豹。父亲出走后,岑豹韬光养晦养精蓄锐,时机一成熟,即派亲信带兵把伯母卢氏囚禁起来,夺了州印,自领州务。

明正统二年(1437年),岑豹悍然出兵侵占利州。利州是他的叔父岑颜的领地,在夺地的同时,他还顺带掳走了婶婶、堂弟和大量财物,不久后更把叔父岑颜杀掉。

其时,贵州的苗民因不堪暴政,纷纷揭竿而起。明英宗在派军队进剿的同时,征调多地土司的地方武装参与平叛,以蛮制蛮。因卢氏还是泗城名正言顺的法定土司,岑豹释放了卢氏,让她奉诏赴黔。明天顺六年(1462年),卢氏带着一队岑豹的亲信部众出征,屡立战功后被封为贞寿夫人,但战争就是一台绞肉的机器,天顺八年,卢氏战死。其女岑妙定袭职,继续出征贵州,功封镇国夫人,不出一年也在战斗中阵亡。泗城历史上仅有的两位女土司,就这样如同两颗流星一般,仓促且略显暗淡地划过泗城最暗黑的历史天空,留下一抹亮色,然后悄无声息。

这一年,岑豹如愿以偿地承袭了土州职,却不改嗜血本性,屡屡以兵犯邻,朝廷最终忍无可忍,派兵将其擒获斩首。

岑豹死后,他的长子岑应袭土知州职。接下来的几十年,接连发生了“岑钦岑应之乱”“岑钦岑接之乱”“岑接岑猛之乱”,这一跨越百年的纷争战乱,使得泗城州生灵涂炭,满目疮痍,经济社会严重倒退。

四水高耸,一水中流,是为泗中形胜;

百粤推尊,两江上郡,长承天上恩波。

这是泗城城南五指山的摩崖题联,联语气势沉雄,刚柔并济,既描绘泗城州治的自然形势,也闪烁泗城岑氏土司在广西两江诸土司中的地位。这联写于明朝的天启元年(1621年),作者是泗城第13任土知州岑云汉。此时距岑猛破城已过了近百年,从对联内容看,泗城经过百年经营后,似已走出历史的阴霾,重拾了至尊的地位。


▲岑云汉长联 

岑云汉生于明万历七年(1579年),一生颇多传奇。他自幼敏而好学,而且涉猎广泛,13岁时母亲去世后,父亲宠爱庶生弟弟岑雷汉,令他备感孤单,却也激发了他奋发向上的意志。17岁时,即代父亲领兵平府江两岩之乱;十九岁时,又领兵平播州之乱,显露出卓尔不凡的军事才干。

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其父岑绍勋逝,岑云汉袭父职,大力整顿州务。与他同时代的林梦琦记述:“重辟草莱,再开荆棘,而葺衙院、街道、关津。”接着简政放权,让群众充分自主创业,推动经济发展。同时,通过汾州钓鱼矶和五指山等诸多崖壁石刻,引导人们崇文尚礼,重视文化教育,改变不良的习俗。

岑云汉于崇祯十七年(1644年)去世,享年66岁,谥授中宪大夫、奉国将军,葬于迎晖山北崖“啸天龙”洞中。


▲岑云汉之墓

湖广道御史徐卿白曾赞叹:“广西泗城州服色土司知州岑云汉,文知孔盂,武司孙吴。”的确,或许是受特殊的生活环境和家族背景的影响,岑氏土司重武甚于重文,岑云汉算是一个少有的文武双全的人。从他开始,汉文化大面积浸润泗城府。

第16任土知州岑继禄也是一位文武兼备的领主。

袭职后,岑继禄曾奉诏带兵随征南将军卓布泰入滇,并在一次战役中击败南明政权第一名将李定国。不久后,又率兵随大部队进剿吴三桂之子吴送,“兵力之锐甲两江”,让自负骁勇的清兵刮目相看。

泗城也因此一晋再晋。顺治十五年(1658年),泗城州升格为泗城府,接着又晋升泗城军民府。

自幼熟读诸子百家经典的岑继禄,深谙“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在土府任上,他不再扩充军队,不再扩张地盘,而是以民为本,致力于发展生产,开化民风,把积累的财力物力用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利民之事,丝发必兴”。

康熙二年(1663年),岑继禄在泗城州创办“学宫”,设儒学教授,开启民智。康熙二十年(1681年),又扩大学宫规模,建成“府学宫”(今泗城文庙),使民间广为崇尚儒家文化,促进了边远地区少数民族与汉民族的文化交流,增强了民众的国家意识。


▲肖运宏  摄

泗城的街道原是泥土路,雨季时节,道路泥泞,民众出行困难,岑继禄因地制宜,带领民众就地取材,铺设石板路。在穿城的河段修建了3座桥梁:在城北建“接龙桥”;在署衙对面的横街建“官桥”,又名“中桥”,光绪年间改称“镜澄桥”;在城南建“锁龙桥”,雍正五年改土归流后,改称“太平桥”。这3座桥自建成后,多次被洪水毁坏,多次重修。中桥、接龙桥保存至今。

当时社会动荡,匪患不绝。岑继禄综合府治地形,因地制宜构建安防体系,在城南城北修建了高丈余的防护城墙,修了春熙、翔泰、挹翠、硕丰、镇午5个城门,让百姓安居乐业。

岑继禄在任49年,是任职时间最长的泗城岑氏土司。

清雍正五年(1727年),朝廷命令云贵总督、兼辖广西的鄂尔泰在西南地区全力落实“改土归流”,土司制度因此走到了尽头。

泗城的末代土司是岑映宸,于雍正元年(1723年)袭父职。作为岑继禄的长孙,岑映宸就像是岑继禄的镜像,一切刚好反过来,民众所列举的土司的诸多恶行,在岑映宸身上都能一一找到,尤其是擅初夜权,民众称之为“青蛇官”。或许是冥冥中预感末日的逼近,越到后来,岑映宸的疯狂越是变本加厉。横征暴敛不算,还要劫杀商旅、族人。雍正五年(1727年),岑映宸被囚。同年,清廷任刘兴弟(湖北孝感人)为泗城府第一任知府。岑氏土司统治泗城几百年的历史至此划上句号。


雍正七年(1729年),岑映宸及亲属被解押往浙江安置,永世不许返乡。但关于泗城岑氏土司家族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他们虽然没有了实权实职,却仍是地方上一股强大的宗族势力。接下来的一百多年,这支岑氏土司后裔出了一品官员2人,二品8人,三品至七品数十人,如果再算上西林那劳岑氏一门,即便放之湖广,也可谓是显赫无二。

 

 今生:敢教日月换新天



凌云县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后,广西工人运动和农民运动蓬勃兴起,凌云县也点燃了革命烽火。1929年12月,邓小平、张云逸等领导了百色起义,创建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和右江革命根据地,凌云县是右江苏区的一部分。革命时期,凌云县的许多仁人志士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为了人民的自由和解放,前赴后继,开展了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留下了可歌可泣的英勇事迹。

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在中共凌云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凌云各族人民满怀凌云壮志,大胆创新,团结奋斗,开拓进取,积极投入到社会主义建设大潮当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全县经济和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17年,全县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5.38亿元,固定资产投资43.25亿元,财政收入2.54亿元,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27.01亿元,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8.98亿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6650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8411元,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6.98亿元,增长11.5%。

近年来,凌云县先后荣获了——西部地区“两基”攻坚先进地区、全国绿化模范县、全国科普示范县、中国名茶之乡、全国平安县、国家园林县城、中国长寿之乡、中国最佳养生休闲旅游名县、中华诗词之乡、中国十大生态产茶县、国家卫生县城、国家有机产品认证示范创建区、中华诗教先进单位等荣誉。如今,凌云县各项事业快速发展,城乡面貌日新月异,社会和谐安定,人民安居乐业,处处呈现出一派繁荣的景象。

一个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平安和谐、生态良好的新凌云,正在桂西大地崛起。


     新一轮扶贫工作以来,凌云县把脱贫攻坚作为全县最大的政治任务、最大的民生工程、最大的发展机遇,以脱贫攻坚统领全县经济社会发展全局,按照党建引领、产业发展、基建保障、移民助力、能力提升“五位一体”工作模式,采取“四步走”(两年打基础、三年大提升、四年摘贫帽、五年奔小康),精准施策,奋力冲刺,全县脱贫攻坚稳步推进。

     一、以党建引领为抓手,夯实基层根基,凝聚脱贫攻坚新合力。一是强化主体责任;二是强化基层党建;三是规范建设管理;四是强化培育“领头雁”;五是强化组织力量;六是强化素质提升;七是抓实集体经济;八是强化督促问责。


二、以产业发展为动力,增强造血功能,拓宽群众增收新途径。一是在特色农业方面,坚持做大茶叶、油茶、桑叶“三张叶子”;二是在生态工业方面,坚持做强农、石、水“三篇文章”;三是在生态旅游方面,坚持唱响“城古、茶香、湖秀”“三张名片”。

    三、以项目建设为支撑,提升硬件基础,攻坚迈出新步伐。一是扮靓“三级客厅”,加快城乡一体化建设步伐;二是抢抓机遇,基础设施不断完善。
四、以移民搬迁为契机,优化人居环境,发展迎来新机遇。一是加强规划;二是加强宣传;三是精准识别;四是加快进度。


五、以能力提升为核心,开启致富之门,激发内生新动力。教育扶贫方面,全面落实广西教育振兴行动计划,及时兑现教育惠民政策;精神扶贫方面,通过文艺表演、政策宣讲等多种形式在全县开展系列活动,贫困群众自立自强、勤劳致富、脱贫光荣的意识明显增强,广大干部群众文明素质明显提高;就业扶贫方面,强化劳动技能培训,强化就业转移;健康扶贫方面,全面开展“五个一”行动,实现医疗队伍“一对一”结对帮扶。

▲米儒聪  摄

六、以金融扶贫为引擎,盘活农村经济,融资实现新突破。一是完善政策措施;二是用活扶贫贷款政策;三是加快农村普惠金融发展;四是加大财政补贴力度;五是积极争取政策性银行贷款。

     七、以政策兜底为保障,服务特殊群体,社会救助体系建设进入新阶段。一是强力推进农村低保与扶贫开发政策有效衔接;二是强化动态调整;三是提高农村低保保障标准;四是不断完善社会救助体系。

八、以社会帮扶为补充,主动沟通汇报,帮扶工作取得新成效。一是加强与后援帮扶单位的汇报联络;二是加强“两广”协作帮扶工作衔接。

     不久前,凌云县抓党建促脱贫典型做法在央视《焦点访谈》专题报道,成为全国深度贫困地区抓党建促脱贫攻坚工作座谈会现场考察点。图为闻名遐迩的扶贫公路——弄福公路



 

文字来源:悠游凌云

图片:凌云县融媒体中心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更多关于“凌云名片”的热门文章

爱美资讯

简介:爱美,是每一个女人的天性!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让您更健康、更美丽!

本站推荐TODAY'S FOCUS

悠游凌云 | 凌云前世今生

悠游凌云 | 凌云前世今生

  楔子:慈禧御笔寿匾 壹 ▲廖章利 摄 在凌云县民族历史博物馆,有一块十分醒目的木质寿匾,...

带着记忆余温的凌云电炒锅

带着记忆余温的凌云电炒锅

  随着时代的发展,很多家用品被淘汰,如凤凰牌缝纫机、收音机等等。在凌云县,让一代人引以...

焦点图标题层

热门排行榜TOP

本周TOP10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