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魅力山城 > 图说凌云 >

风雨浩坤湖

发布: 2015-03-06 | 来源: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 | 编辑:admin | 查看:

  ◆向志文
 
    凌云,山高水长。水绕山盘之处,偕成美景。浩坤湖更是美中之美。

    发源于青龙山的澄碧河是珠江源之一,澄碧河水自水源洞喷流而出,先在洞口盘根错节的千年古榕下聚成一弯绿莹莹的湖,再流穿过凌云县城中心曲曲折折地流出城外去。澄碧河穿过泗城,流经一个叫下甲的地方,在彩架钻入地下,潜行5公里后在弄盘露出地面,河水流经下甲弄盘至伶站浩坤一带受阻而成湖,这就是浩坤湖。
 
    浩坤湖是凌云这高山林立的地方最大的一片水面,浩坤湖湖山秀美、岸线曲折,岛渚星罗,几十座山峰紧紧挟携着一湖碧水。丰水期里湖面宽约500至1000米,长约15公里。湖内岛屿交错,水天一色,两岸山奇崖秀,令人陶醉。
 
    
 
    浩坤湖古称东湖。浩坤湖的美早在几百年前就被人发现了。在汾洲钓鱼台附近的石壁上刻有一块两米见方的石刻《游东湖记》,上面记载了明代泗城土司岑云汉在崇祯三年(1630)秋陪桂林人士谢子嘉游湖三日的所见所闻。
 
    三百多年前的浩坤湖是什么样子的呢?在土司岑云汉的游记里,我们可以窥见一斑。现把全文摘录如下:
 
    庚午秋(崇祯三年1630),友人谢子嘉自邕过访,子嘉山水人也,一日与余谈诸山水之胜神怡而畅游东湖者,为玩之余时为卧游,尤觉其境似洞庭彭蠡之不休,余者曰:山水之胜何处无之,即州中道谢子嘉量自不恶,况天成之洞庭彭蠡,唯游人贵得其真趣已矣,西湖则风月花柳,世人易舒畅精神,谓得天下山水之最无西湖者,亘古至今,□□□责子一人也,一叶扁舟,五湖自适,迄今以为美名乎,城山水中人,胡不□□□茹离而迷,悬情物外,宁不象罡玄,殊乎不胜曷,差与我图其追者,而试一游然,虽大小不一,倘论远近实胜于远游则一也,孰志僻壤之间,弹丸之内亦自有洞庭彭蠡渤海蓬羸荡荡魏魏,灵物之感人然,景亦自胜也。子嘉闻之目睫不相接,鼓舞跳跃,乍舌而振臂大呼曰:有如是呼?天墅之乐如此万象括然?有此弹丸之内,又具湖山美景及诚如弹氏策米中,包罗世界与其微矣,昆鹏杂与鸿,逍遥之致,一东湖何必西湖之半,何以如洞庭彭蠡之漾漾而游哉。
 
    乃问所向,余指之曰:郡之东八十里,万山之中有荒谷,八方流汇所入而无消出,聚以成湖,水深百尺,□□□□□□□□□□陵中者,五山屹立,毒蛇猛兽及珍禽异草错杂其间,微波万顷,借风动而成文,□□□□□□□而闪耀,湖侧一湖,瀑布如湫,中有一龙,吟呜如犊,时则吐气五色成云,□□□□□□子嘉文豪,精神为之飞越,复抚掌大叫云:行矣,而不必言矣,余乃具仆马发肩舆率子弟兆禧霄汉之皆往,盘越水三十余里以达汾州余别业也,青松白石翠竹苍岩,流水潺潺清营绕屋,碧山如洗,绿水常澄,风月烟霞,花草鱼鸟,不亚网川(水名、陕西兰田南)、对岸则有先人之钓矶在然,刻字乃先人遗迹,钓月耕云诗一首,势若缤秋蛇试腹惊风泣鬼,矾畔则柏兰松竹,桃柳相映。风雨来临,子嘉浏览至夜乃归,杀鸡为黍,联榻赋诗,各得其趣,甫就枕则鸡已唱矣,辄起问津则自是而东尽属水乡矣,乃命扁舟顺流而下,两岸芙容烟雾,恍若天汉游也,四十里抵西州,隐隐山谷中茅屋数间,农家火烟风雨三片半遮半掩,倚竹偎江白芷浮天,绿波平岸,林园小径村人来往其间,以相还送隐若迎图,至夜投宿村中,村人献芹,渔人献鳜,命庖人蒸红菱,切白鸡,出青银买白酒与子嘉分韵畅饮,各尽其量,鼓腹陶然,夜分而寝,天明又舟行数里许,乃至麟山垠,舍舟登陆。一径如线,鸟道羊肠、峻山嶙峋、草木葱蔚、附葛栖藤,跛跸以度乃至岭颠,多松杉或直竖以参天,野鹤唳空老猿吟树,清风半雨,松竹林叶起涛声,复攀缘而上,层蹬如梯,曲折逶迤,盘旋亍彳藤萝拂顶薛荔牵衣策藤而前,不出数武石坎如砥,石壁如屏,在桂森其上,游人憩其下,童童若盖,庇荫半亩,树根作橙,石鼓作墩,以为游人憩息之所,再行数步至断崖下,中横石板长3丈余,阔可四尺,天然成桥,桥头有柳舞风飞雪、翻浪垂丝,人执其梢沿步而度。又十数武则扪藤荫而幽谷接沉彩以睹光明豁然一洞矣,只再苍沙宿雁,绿衣浮鸥万众寂然,一尘不染,于是伐巨竹为舟,斩柔芝以为紧,与子嘉载酒行歌,遨游其畔,鸳鸯不惊,鱼龙自乐,举目一眺,万派生辉,渺渺茫茫水天一色,湖腰两峽,湖面五山,吾指之以语子嘉曰:此方壶负峤岱舆之瀛者乎?子嘉更求于大皇渤海中也,吾将与子渡银海而觅金仙,访丹砂而扣石霜矣,岂但泛苍天以云雨溟渤,逐鸠鸟以作湖游,徒然纪其盛事,以成逍遥之佳趣已哉。
 
    少顷,西山乍溟,东屿流水忽顿飞天,天波漠耀,荡桨而前舟横峡口,壁嶂流舟湖水泻绿,倒影相映翡翠夹生。子嘉曰:游一也、兴一也、趣一也、情景不殊,二人处于画外坤乾,忘在江山清风,山间明月,余二人处于壶中天地,心存乎水中,虎啸谷里,龙吟自快,何必东南望吴楚胜负,品孙曹而浚以为游,享之胜概者耶?况赤城之霞自绝残焰,大江之水终为盘湿之淤,奚足以泫二人之眠,况此一湖自作溟渤,自作蓬瀛,五山并立,入水泓盈,一龙独守,万龙长灵,五年一泛,渔火漾陵,活活泼泼、渺渺溟溟、纤尘不染、万象归真,今之此舟不可拟为桃源之舫,不少拟为星汉之槎,吾与子共揽其真趣,吾与子共乐以无涯。
 
    已而,维舟壁下,忽闻嘹亮一声,波心梅落,乃小弟霄汉吹之箫也,余兴而赋诗:
 
    泛泛秋江不系舟,如同身世两悠悠。
 
    洞箫一曲清波上,露冷月斜天尽头。
 
    由此观之,诗情未酬,豪志未发,各自振笔书之壁上,搬薄数篇,琳璃百盏、山光灿明、水色长天,凫饮之间冀人戏镜中,舷梢出湖腰,荡然瀛瀚款乃之间,那睫之际已达湖之天肺矣,晓风忽动,回泛起浊,钱□□英于谷,迓挟光乎东山,白云渺渺,黄鸟盘旋,正欲入舟过登诸岛,采龙操雨□□□□□□草而茹,紫芝方聊,浪平湖天,睥睨乎山水,宾主相乐,与物无竞,形景浑然,抚志将□□□□同此水,怡怡洒洒,人我双忘,湖山俱化快然乐乎,澄湛之天矣。
 
    忽一小艇斜刺而来,乃□□□阿恒也,急报细君染恙请归,一去力主诸弟子亦□□黄□□傍□□请,吾遂抚缆而叹曰:呜呼、天亦妒人好事哉,禀然禀然,一何真乐之不可极,而美景之不可躬,有如此耶?宜呼秦汉楼船,穷年空返,宁靡有由,岂徒归罪于澎湃鲸鲵之为阻游兴哉。嗟呼,人生如隙,世事如云,仙境难遇,行乐不可极,报道以安生,尺宅微可守,寸田亦可耕,胡如乎?心如形役逐逐,流荡于漫滥之行欤,而与子嘉率诸弟子回舟登陆,循旧路而返。
 
    三宿达郡,□□望于□□如董市井奔逐,花街柳陌,率然一新。子嘉曰:快哉,游不在远,得会心处便足,徜徉于山水,复歌之曰:“眺万仞兮苍苍,睹千顷兮茫茫。山色艳乎秀丽,波光焕乎文章,惟丈夫云英雄与此将相,胡令人之瞻瞩,惟山高而水长。”歌竟各谢而归。
 
    皇明崇祯岁在柔兆困顿涂月二六日吉旦。
 
   (即崇祯九年,公历1636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钦依广西都指挥使司都指挥使兼堂泗城州印务,加衔授黔总兵官统督汉土官兵右将军岑云汉。
 
    时因手恙不能亲书,命州中道一黄嵩代笔学文形骸不自陋劣,吾是篇也,盖别古体,自作一家,观者无徒绝口不道也。
   
    石匠广西桂林封华刻
 
    由于年代久远,石刻中仍有些字无法辨认了,只能用□□代替,文中一些词真的需要注释,譬如:卧游:指以欣赏山水画代替游览。魏晋六朝,玄学进一步促进了山水观念的转换,人们并不十分关注山水所画之象,而是重视山水所蕴之道,即为“以形媚道”,“与道为一”。崇尚澄怀清明的魏晋圣贤,如嵇康、阮籍等人,发明了“卧游”山水的方式,促进了山水诗、山水画的独立和发展。宗炳更提出了“应目会心”,“应目感神”,“神超理得”的视觉理念,对中国早期山水画作出了具有本质意义的界定。
   
    彭蠡:是鄱阳湖的古称。
   
    兆禧:岑云汉的次子岑兆禧。
   
    霄汉:岑云汉的弟弟岑霄汉。
  
    澎湃鲸鲵:澎湃形容波浪猛烈的发出巨大声响的撞击。鲸鲵即鲸。雄曰鲸,雌曰鲵。至聚成江海,则澎湃之怒涛能跃鲸鲵。
   
    如诗如画,有情有趣。多才多艺的岑云汉土司的一篇游记为我们展开了几百年前的浩坤湖的丰采。
 
    读罢岑云汉的《游东湖记》,不仅为文中浩坤湖的美所倾倒更为文中充满智慧富有哲学语言拍案叫好。想那岑云汉虽远为泗城土司,可他见多识广,文功深厚,交友极广。和他同游的谢子嘉是路经南宁而来的桂林朋友,他把浩坤湖与洞庭、西湖、鄱阳湖相提并论。游罢叹曰:人生如隙,世事如云,仙境难遇,行乐不可极,报道以安生,尺宅微可守,寸田亦可耕,胡如乎?
 
    《游东湖记》记载了岑云汉携弟岑霄汉、次子岑兆禧及家奴一干陪桂林朋友谢子嘉畅游浩坤湖的经过。他们第一天骑马三十余里来到汾州,在当时泗城州的“别业”汾州,岑云汉目中“青松白石翠竹苍岩,流水潺潺清营绕屋,碧山如洗,绿水常澄,风月烟霞,花草鱼鸟,不亚网川、对岸则有先人之钓矶在然,刻字乃先人遗迹,钓月耕云诗一首,势若缤秋蛇试腹惊风泣鬼,矾畔则柏兰松竹,桃柳相映。”
   
    谢子嘉看到这般美景,“浏览至夜乃归”, 然后“杀鸡为黍,联榻赋诗,各得其趣,甫就枕则鸡已唱矣”。
 
    第二天一早,“乃命扁舟顺流而下,两岸芙容烟雾,恍若天汉游也。”
 
    行船到达西州(今彩架),看见“隐隐山谷中茅屋数间,农家火烟风雨三片半遮半掩,倚竹偎江白芷浮天,绿波平岸,林园小径村人来往其间,以相还送隐若迎图。”于是晚上就到彩架投宿,热情的彩架人送来芹菜,打鱼的人献上鳜鱼,厨师们“蒸红菱,切白鸡”,岑云汉掏钱在村里买来白酒与谢子嘉“分韵畅饮,各尽其量,鼓腹陶然,夜分而寝”,好不惬意。
   
    “天明又舟行数里许”,来到百敢崖下下船登陆沿着羊肠鸟道登上弄福坳,这里“峻山嶙峋、草木葱蔚、附葛栖藤”,腰酸腿痛才登临山顶,这里“多松杉或直竖以参天,野鹤唳空老猿吟树,清风半雨,松竹林叶起涛声”。
 
    翻过弄福坳,又来到水边,这里没有现成的船只,于是动手从岸边砍来楠竹,扯来山藤扎竹为排,大家登上竹排,水流而下。大家在竹排饮酒、唱歌、吹箫作赋,在水边石壁上题诗……好不畅快!一路“鸳鸯不惊,鱼龙自乐,举目一眺,万派生辉,渺渺茫茫水天一色”, 宾主相乐,达到了“人我双忘”的境界。
  
    感叹“人生如隙,世事如云,仙境难遇,行乐不可极,报道以安生,尺宅微可守,寸田亦可耕,胡如乎?”三天的“放荡形骸”使这位当年广西第一府文武双全的土司老爷感慨万千,文思泉涌,写下了这千古妙文。
 
    在今天看来,《游东湖记》不只是一篇散文游记,更是明代澄碧河的一篇河流史。如今浩坤湖得到了充分的开发和利用,景观更甚。诗人罗奕海曾吟咏浩坤湖:
 
    浩坤湖水碧连天,倒影青峰花竹烟。
 
    一叶扁舟君自去,桃花源里觅陶潜。
   
    今天,380年过去了,我们再读此文,仍会被岑云汉等当时的激情感染,陪着他们激动不已。
 
   

    沿着当年岑土司的路,我曾多次神游浩坤湖。与三百多年前岑土司游浩坤湖不同的是,前往浩坤湖的路现如今已少了几分野性,却多了几分灵动。
 
    历经几百年的风雨沧桑,浩坤湖的景依旧,却又因为路的改变,多出了不同于岑土司当年游览时的别样丰采。
 
    澄碧河穿过泗城,流经的第一个乡叫下甲,现在,从县城到下甲(当年的汾州),宽敞的二级路只需不到十分钟的车程。这是一个有着特殊历史意义的乡镇,据凌云县志记载,皇佑5年(公元1 0 5 3)宋皇朝在凌云设置泗城州,州治在下甲汾州(今凌云县下甲乡政府所在地),明洪武六年(公元1373年)土官岑善忠移州治到古勘峒(今凌云县城所在地泗城镇),汾州作为州治,历时320年。此后泗城的历代土官把汾州经营为“别业(土司的消遣娱乐场所)”,历代土司贵族们常在这里钓鱼、作诗、游乐,现今还留有钓鱼台遗址,钓鱼台旁石壁的题字仍清晰可见。
 
    汾州(今下甲乡治),一个四面是山方圆不到两公里的地方,泗水河与朝里河在此交汇,沿河两岸翠竹丛丛,河水清涟,河边,一块酷似卧牛的巨石向河心游去,石面离水有尺许。站在钓鱼台上,脚下澄碧河水滔滔南流,探头观望,河中卵石历历可数。宽坐台上,对岸就是楼房鳞次栉比的新汾州。回头岸边,台的背后,高山怪石,绿树成荫,轻风徐徐。
 
    汾州钓鱼台1983年被县人民政府列为重点保护文物的旧址,有明代石刻12幅,全部是明代泗城州第十二代、十三代土司岑绍勋和岑云汉两父子在明朝万历至崇祯年间题写,这些石刻都属于少有的土司文化遗产,石刻体裁有题、诗、散文,书法有行、草、楷,均属当时的文化精品。“月印寒潭”、“钓月耕云”、“水色山光”、“尚性”、“枕流激石”等崖刻成了钓鱼台崖刻的代表作。
 
    “钓月耘云”意为月光云影、倒映水中,垂竿而钓,钓皎洁的月亮,耕飘眇之浮云,这是一种超凡脱俗、致仕归隐,不求名利,寻找物外乐趣的写照。
 
    “归去来兮”刻出了岑云汉的父亲岑绍勋引退时的心情:
 
    归去来兮今已归,紫袍不换禄蓑衣;
 
    百年但有青山在,两鬓何仿白雪飞。
 
    晓梦不惊晨吏报,家寒正喜鳜鱼肥;
 
    多情最是潭心月,夜夜邀人上钓叽。
 
    其中最大的那幅石刻就是庚午秋(明崇祯三年1630年)游湖后作的《游东湖记》,这是明崇祯九年(1636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刻的,岑云汉当时因手恙不能亲书,命州中道一黄嵩代笔书写,请广西桂林石匠封华镌刻于此。
 
    古凌云二十八景中的“汾州渔火”就在此地,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的生活有了很大的变化,不再靠打渔过活,因此,汾洲渔火的盛景也就不复存在了。
 
    现如今,“钓鱼台”依旧,河流依旧,石刻依旧,只是当年的州府不见了,没有渔船在河面穿梭,山脚的亭台水榭也了无踪迹,面对那些残垣断壁,我们只能闭眼想像土司“别业”的情景:每当黑夜降临,汾州渔火点燃了,灯光映在鳞鳞水波上,半明半暗。鱼儿在水里像仙梭一样飘来飘去,一群鸬鹚含着鱼浮浮沉沉来往在船边,好一幅优美的画啊,俨然是一首韵味十足的山水诗!鱼船在河面来回穿梭,远看,渔翁有时立在船上,有时却像走在水面。当他划进河湾处,霎时又到处一片漆黑,好像突然消失了。正待人们困惑欲寻解答时,渔火却又出现了,像一颗夜明珠,水亮了,山亮了,连人心也亮了。
 
    我们不必在此借宿,开车沿河直奔西州(今彩架村)。彩架,一个极美极富于神奇色彩的壮族村庄,百凌公路从村中穿过,这里是全县最大的自然屯。那缘村流淌的澄碧河,犹如来自远古的彩虹,涌动着这方水土上生生不息的人们久唱不衰的执着;那穿村而过的柏油公路犹如撞破山门的彩虹,如桥梁架设大山走向都市。
 
    彩架村很美,村中有一座古树茂盛的独山,与四周众多伟岸的奇峰相比,可真算是娇小纤美。然而山脚汩汩涌出的两股清泉,却年复一年地养育着这一带生灵。这泉水雨季不涨,旱季不缩,终年清冽无比。尽管如今自来水已经接到了家里,村民们还是热情不减地到泉边汲水、洗濯。沐浴着晚霞来到泉边,但见水流清澈,偶尔有几尾小鱼在游动,缓缓的清泉涓涓汇成一泓浅潭 ,水草飘弋,妙趣横生。就是这汪清水,每年农历正月十一至十三和七月十一至十三都会呈现淡紫的颜色。据村里的老人说,那座独山其实是仙女的化身,每年的这个时候仙女总要沐浴一番,那紫色便是她洗掉的脂粉融成。
 
    还有一种说法,独山是仙女的上身,那两股泉水,便是清纯乳汁,清潭则是仙女的下身,许多年前曾有好奇的少年凫水探究,发现潭中有一奇石,时逢那几天石缝间就会冒出红色的液体来。每年两次,每次三天,定时凸现仙女的生命节律,于是这里便有了生命之源的美丽传说。我们想,彩架的人们既然能繁衍至今而且日渐兴旺是不是与这方水土有关?
 
    其实,彩架的神奇不仅在于独山和奇泉。这里还是一方曾经被红军先烈鲜血浸染的土地,虽然如今林立的楼房已经完全掩盖了当年战斗的痕迹,但村中的老人对80年前的那场彩架突围之战仍记忆犹新。
 
    从彩架到百敢崖,直至弄福坳,不需再像当年岑云汉那样“攀缘而上,层蹬如梯”了,只需几分钟,可以穿过弄福坳来到浩坤湖边。
 
    说起这穿过弄福坳,也是不容易的事哦。凌云人为了去浩坤湖不再“攀缘而上,层蹬如梯”而下决心修通了弄福公路。要到浩坤湖先要到弄福,说起弄福,有诗曰:
 
    山高石头多,出门就爬坡。
 
    地无三尺平,神仙莫奈何。
 
    这里山多,山高,山大。旧时的彩架,除了山高路陡,交通不便外还是一个有名的灾村。每年汛期,泗水河象一匹脱缰的野马,气势凌人的奔腾到此,可是一座大山却横跨出来,犹如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样被百敢崖拦住,百敢崖像一只巨兽在这里把整条河流“吞”进肚里,到弄福才把它“屙”出来,经常因激流受阻,泄洪不畅,十年九灾,田地房屋被淹没,一片汪洋,粮食无收。人们要进入弄福,全凭“11号”(双脚)量进量出,运送货物全靠肩挑马驮篓背。
 
    为了改变了大石山区的生产和生活条件,1986年彩架有了通往乡政府的机耕路,1994年省道20341线坡贴至汾州段改道途经彩架,凌云人用自己的双手在云雾山中筑起的这道长城,终于拉近了彩架与世界的距离。
 
    1999年凌云人又开通了彩架至弄福的那一条堪称人间奇迹的乡村公路,从海拔300米一直伸至1200米,曲曲折折12个回头弯,那简直是凌云人用超越生命极限的勇力在大山石壁上镌刻出来的一幅人定胜天的恢弘图画。
 
    在这里,我们听到了鬼门关变成文明关的故事。
 
    沟通从彩架往弄福的公路是壮瑶同胞多年的夙愿。早在1987年,修路的开山炮就炸响。但是由于地势险峻,设备奇缺,技术落后,致使漫长的三年才掘进了12公里。当公路修到百敢崖(当年红军战士们利用绑带攀上悬崖峭壁出其不意占领“鬼门关”的地方)时,一场慑人心魄的灾难突然发生了:眨眼间,一段长30多米宽7.2米的路基忽然坍塌,全部坠落崖底,三名正在施工的民工葬身于几万吨的岩石中,尸骨无觅,工程被迫中断了十一个年头。于是,这个本来就令人望而却步“鬼门关”更加令人毛骨悚然了。然而,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凌云人秉承着先辈以及红七军、红八军的顽强,和着中国20世纪末反贫困的呐喊,又于1998年9月在这里重燃了公路大会战的开山炮。在社神坳,他们用一沙一石填平了宽80 米、深18米的深壑,在体验精卫填海艰辛的同时,品味踏平坎坷成大道的喜悦;在连遇拦路虎的地方,他们一镐一钎地掏挖,凭穿山甲的恒心和毅力,打通了三个连成一串的分别长为228米、70米、40米的隧道……弄福公路因此成为二十世纪末广西那场乡村公路大会战的经典之作,成了人类战胜自然的一道独特的奇观。
 
    出了三个隧道,来到澄碧河“屙”出来的地方——弄盆,眼前豁然开朗:一泓碧绿的湖水,倏地闯人视野,不由得在心里赞叹:崇山峻岭中,有此浩淼水域,真乃世上一奇!

    浩坤湖,说是湖并不十分恰切.澄碧河自水源洞奔突而出,沉静而温柔地淌了约20公里,便被一险峻大山所阻隔,其地名曰神仙坳,潜流数里,于弄盆洞复出,流经相思山、弄福、弄广、坡漏、三合等村屯,到浩坤屯时复入洞中,在伶站瑶族乡的弄林“重见天日”,注入坡贴水库。因河水于浩坤变为潜流,又因泄水洞窄狭,汛期水流受阻,乃积成数十里浩淼烟波,故称浩坤湖。

    我们登上村民准备的游船,游船缓缓驶出,湖面豁然开朗,顷刻间身置汪洋之中。人在舟上坐,心随浪花欢。举目四望,两岸青山雄奇险秀,悬崖如削,山石造型怪异,倒影如画;空谷间传来阵阵鸟语,满目皆清秀宜人;湖间小岛玲珑悦目,鲜活可触;岸畔竹影婆娑,钓翁频现,花树掩映,黄髫小儿戏水,马儿羊羔撒欢,老牛吃着嫩草,一派温馨和谐、天人合一景象。
 
    身临如此瑶池仙境,沐浴着习习凉风,坐观湖光山岚,渐渐地我们也有了岑云汉们的兴致,谈笑风生,甚而至于亮起歌喉,胡乱吼上一曲,拿出相机咔咔地按一通快门,就是少了饮酒作诗。

    舟行须臾,至弄福。见小舟泊于湖湾处,有数十全裸村童,或荡舟,或撒网,在捕鱼捞虾。那无忧无虑的灿灿笑脸,真令人感受到童真的可贵。
 
    弄福这儿算是一个极佳的旅游景点。一座悬崖壁立,高约60米。有人说,这是一个天然的跳台,真是一语中的。更令人惊叹的是山如碧螺,峰若蹲兽,远眺近瞻,均给人一种无尽遐思。我们一行快门频按,尽情地享受了拍摄的快感和创作的愉悦。
 
    离开弄福,继续我们游览历程,渐渐地,水面变宽了,人的心情也愈加振奋。坐在两旁朋友活像快乐的小鸟,白嫩的面颊上笑靥甜甜,纤纤细手伸出船沿不停地划着水,将水面弄得波光粼粼,男人们也情不自禁地唱起了:“妹妹你坐船头……”雄浑的男中音伴着银铃般的笑声在两岸石崖间来回荡漾。
 
    “哎,快看啊,单峰骆驼!”不知谁叫一声。大家回头,一座活灵活现的骆驼山出现在眼前:微张的嘴,高昂的头,毛绒绒的驼峰,似乎正在向游客倾诉从沙漠跋涉到凌云的艰难。崖壁上几篷野花悬挂着,像是骆驼脖子上的一串铃铛。

    过了骆驼山来到三合,这里水面渐宽,岸边的山脚下出现一片绿茵茵的草地,几匹小马在草地上悠闲地啃着草皮,几棵麻竹苍翠欲滴。目及之处有与漓江竞秀的恬静水面,有雄奇险峻的高峰壁崖,有风格独特的人文景观,有巧夺天工的崖画与洞穴,有形态各异的礁石竹林。冥冥中,似乎听到两岸高山上猴子啼鸣,让我们体验了一把“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意境……  
 
    游船向左一拐,我们来到一个水湾,弃船登岸,我们面前是一个巨大的溶洞,溶穿山而过,后面又是一片世外桃源。这是浩坤峡谷中第一大溶洞,走进地下画廊般的溶洞,万般奇幻的大面积钟乳石、石笋及怪异的卷曲石朴面而来,如行走在一处尘封百万年的地下艺术殿堂;成片的球粒状、蘑菇状、树丛状、针叶状结晶体石花、石莲、石珊瑚,玲珑剔透,栩栩如生,贯穿整个洞体,令人目不暇接;洞中一处巨大的石笋巍巍矗立,在从洞口射进的光线映衬下尤似金鞭,故名金鞭洞。 
 
    从金鞭洞出来,我们一路来到了浩坤。浩坤屯是宽阔的湖面隐入一面巨大的石崖下的地方,湖边一块巨大的礁石上草木葱郁,随风摆动,礁石上建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屋,像是一个小岛上的避暑山庄。
    
    在浩坤,回首就可以看到猪笼洞。这猪笼洞猪笼洞我曾N次爬过,那是2006年以前是浩坤村的弄高,弄秀等七个自然屯千余群众通往外界唯一的交通要道。猪笼洞垂直贯穿于那面悬崖的峭壁上,高60多米,因形似猪笼而得名,勤劳朴实的当地人民用竹,木,藤等材料搭成梯子,世世代代的男女老少每天外出都沿梯攀爬穿洞而行。现在,一条公路从猪笼洞头上划过,这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终于与世界缩短了距离。从此,浩坤人祖祖辈辈和外界联系的必经之道猪笼洞变成了“文物”。
 
    从猪笼洞往前行,越过公路,不远处就是被认为是“中国最精妙的穿洞天坑连环群、喀斯特地形地貌的浓缩经典”的浩坤穿洞天坑连环群。
 
    穿洞天坑连环群由通天洞、野棕峒天坑、千丈崖、天眼洞、芭蕉峒天坑等一崖两坑两穿洞组成。穿洞与天坑相连,明湖与地下伏流相通,集“山、、崖、水、洞、林”为一体,以“奇、险、幽、秀、野、精、绝”为特色。
 
    在这里,想探索天坑探秘,不需要任何绳索就可以安全自如地徒步抵达穿洞、天坑的底部。可以亲历穿洞、天坑神奇的“庐山真面目”: 洞顶那高高的“天眼”;洞底神奇的“梯田”;果实累累的野棕树;世界上最大的“牛奶奶藤”;青绿秀美的藤竹;生命力顽强的野芭蕉。
 
    从浩坤湖上来,爬到通天洞洞口,一股凉快的扑面而来。通天洞与风光旖旎的浩坤湖仅一路之隔,洞口有十余米,来到洞口就可见前方和洞顶满是形态各异的石钟乳、石柱,十分奇妙。特别怪异的是,那洞顶本该向下长的钟乳石竟然会朝着光亮生长,我们停下脚步,久久这些怪现象,感叹大自然的神奇美妙。
 
    进入洞内,光线明亮,异常宽敞,石笋、石柱很多,且造形独特,栩栩如生。溶洞与一天坑底部相连,从洞口到天坑底部长约200多米,洞内最宽处有100 多米,溶洞内大约2·5万平方米,宽敞明亮,空气非常清新。
 
    穿越了通天洞,我们进入了野棕峒天坑底部,这底部没有想象中的平坦,而是向上倾斜的高坡。我们在巨大的石头上跳跃攀爬。这里土地湿润,许多植物都尽量舒展自己的叶子,尽可能的挥洒生命。路边的蠚麻草特别茂盛,蠚麻草是一种特别的植物,样子温柔细嫩,却会“咬人”。 这里随处可见沿山边而长大多是高大的野棕树,据说,野棕峒天坑就是因为这种神树才得名;也因为有了神木,坑内的原始森林保存得很完整。也许,神树的故事不只是传说,而是当地人一种环保意识的体现。

    一段向上攀爬之后,我们来到一道梁上,发现眼前又是一座巨大笔直的高山,而我们最终要穿越的天眼洞就在它的脚下。这面悬崖人称“千丈崖”,随着斜坡往下走,就到了“千丈崖”下的第二个穿洞——天眼洞。进入真正的挑战的时候到了,于是我们在密林中往下,终于远远望见天眼洞底,但我们还得翻下60多度、堆满长达200米这样的碎石坡以及同样难度、同样长度的钟乳石坡。每个人每走一步都异常小心,因为脚下全是比拳头大的石头,一不小心就会让石头滚落下去砸伤先下坡的队友。即使这样,依旧避免不了“小心,有石头滚下去了”的尖声警告。
 
    在斜坡中段,猛抬头:瞧,洞顶一个长方形的“天窗”透着光,原来这个洞不光是一个穿洞,而且顶部还一个天窗,就像一只“天眼”,难怪它叫“天眼洞”哦。
 
    我们到达天坑底,虽然有些人付出了血的代价,但天坑底部绿油油的蕨类、天窗滴水形成的梯田般的高坡、造型各异的钟乳石以及洞外打进来的天光,让我们对这个巨大的天坑空间产生难以言说的感情。也许是太多艰险;也许是大家相互帮助才一起下到这里;也许是第一次亲身来到天坑底部;也许是这里的景色实在太美,所以大家久久停留。
 
    天眼洞的出口就在前面了。但是别高兴得太早,下坡难,上坡更难,看起来很一般,可是我们可费了不少工夫才爬了上了洞口。每一次冲上坡顶后,发现坡顶之后还有坡顶,四周始终是一抬头足以让帽子掉落的高山,我们还在天坑里!

    出了天眼洞,前面是藤竹的世界,我们在藤竹下穿行,像进入藤竹隧道。这里叫“芭蕉峒天坑”,目及之处,到处是茂盛的野芭蕉树。 
 
    出坑之路 好象总也爬不完,终于爬出芭蕉峒天坑的时候,看见前面出现了一个寨子,可往脚下一看,却发现面前有还一个同样高的山坡要下,晕喔。
 
    “你没事吧?”“我没事,只是腿软。”“啊,真是不容易呀!”腿软了,可路还在脚下!
 
    经过几个小时既惊险又刺激的穿越后,我们回到湖边,此时已是下午。拨转船头,15公里的归程并未使我们游兴消减,游船载着我们开始逆水而行。手中的“佳能”木断地眨着眼睛,记录着沿岸的湖光山色: “巨龙入地”、“掌上明珠”、“情蛙对语”、“望子牧归”、“鸡犬相闻”“神驼昂首”、“相思梦萦”……
   
    一场大雨将我们送上岸边,站在弄福码头上,放眼望去,一潭绿莹莹的湖水似一颗纯洁无瑕的翡翠,镶嵌在群山环抱中。闲时平静如镜水面在密集的雨滴撞击下形成一层薄雾,在夕阳的辉映下,天边出现一弯彩虹,彩虹下点缀在湖中那星星点点的小岛和岸边村落,明明暗暗,生趣盎然,如梦如幻。我简直分不清眼前景物是一幅画,还是人间仙境。难怪岑云汉说:神游东湖“怡怡洒洒,人我双忘,湖山俱化快然乐乎,澄湛之天矣。”

    已是黄昏时分,当夕阳把浩坤湖点染成“半江瑟瑟半江红”时,举目远眺,水若游龙,山似雄狮,湖中独峰耸立,小岛显露,朦胧中渐次远去,在雨幕中消失。此时想起那首“浩坤湖水碧连天,倒影青峰花竹烟。一叶扁舟君自去,桃花源里觅陶潜。”的诗句,回望再三:浩坤湖,我们择日再见!

    敛不住勃勃游兴,我们依依不舍地道别如诗如画的浩坤湖。当天夜里,我做了一个离奇的梦:梦中,竟与土司岑云汉重游浩坤湖,怪哉,快哉!

关键词: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推荐此文】 【我要挑错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更多关于“图说凌云”的热门文章

爱美资讯

简介:爱美,是每一个女人的天性!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让您更健康、更美丽!

本站推荐TODAY'S FOCUS

大山里百岁老人的寿宴

大山里百岁老人的寿宴

  肖发凌文/图 山中自有千年松,世间难逢百岁人。4月29日,广西凌云县逻楼镇山逻村社神保屯...

人勤春来早 家乡添锦绣

人勤春来早 家乡添锦绣

  多彩田园入画来。肖发凌 摄 进入三月以来,凌云县各乡镇干部群众,积极投入春耕生产,力争...

焦点图标题层

热门排行榜TOP

本周TOP10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