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魅力山城 > 图说凌云 >

吃货日记——祖母的火麻豆腐

发布: 2016-11-29 | 来源: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 | 编辑:admin | 查看:

 


 

火麻
 

火麻为桑科类,属于草本植物。春播秋收,生长期为8个月,宜植于石山区土壤。火麻高达1.5-2米,每年2月种植,8月初开花,10月下旬成熟,收获后晒干保存,一般无虫害。火麻籽为扁卵圆形,长4-5毫米,表面光滑呈棕色或黑色花纹。火麻壳硬而脆,去壳后得到火麻仁。

 


 


 

在“中国长寿之乡”——凌云,

人们钟爱火麻汤、火麻豆腐,
 

来听听资深吃货从小就垂涎三尺的火麻豆腐的故事!


 


 


 

吃货日记

chihuoriji


 

我的童年是在祖母身边长大的,那些年,全家人的早中晚餐几乎全部由祖母来完成。在当时,我家虽然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但是一日三餐的花样总是像四季轮回,春去秋来,一成不变。每当祖母在煮饭的时候,我都要跑到伙房去提前预知当餐的菜谱,可是漆黑深大的铁锅里不是净炒四季豆,就是南瓜苗煮汤,我的味蕾早已被那些无形无味的家常便饭搅得没了知觉。

 

 


 

清洗好的火麻仁

 



 

那是一个周末的下午,我和小伙伴们在野外疯跑回来,老远就闻到一股从未有过的清香从我家飘散出来,那股香味一直驱赶着我马不停蹄地往伙房方向奔跑。我看到祖母在使劲地推着石磨,磨盘里全是黑中带白的火麻碎沫。我走上前去一边帮忙推磨,一边问:奶奶,你在做火麻菜汤吗?奶奶只是裂开她那张只剩两颗门牙的嘴看着我笑,不回话。

那个下午,祖母用的火麻仁比平时做火麻汤的量要多出来很多倍,我不耐烦地问她:“磨那么多,能吃得完吗?”祖母一边推磨一边回答:“我还担心不够呢”。


 


用机器磨火麻碎沫

 



 

半个小时过去了,火麻仁终于磨完了,我以为祖母会像往常一样把火麻汁过滤出来直接拿去煮汤,可是她没有。她找来一个密封性很好的布袋子,小心翼翼地把所有磨出来的火麻碎沫连同汁水一齐装进那个布袋里,再小心翼翼地把布袋口扎起来并放进一个大盆中,她不停地在那个布袋子上面用力挤压。随着祖母每一道力度的使出,就有一片乳白色的汁液从布袋子的线孔里渗出来,像极了印象中母亲的乳汁。我不解地问祖母:“奶奶,您这是在做什么呀?”祖母还是只笑,不言。我着急了,与祖母淘气起来,祖母把她的额头递过来,让我帮她擦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我佯装不依,她一边抬起衣袖擦汗,一边逗我:“好嘛,你不帮我擦,等下我做出来的火麻豆腐也不给你吃!”


 


过滤火麻碎

 



 

在农村,可以吃到米做的豆腐和黄豆做的豆腐,但我从来没听说过火麻豆腐,更别说吃过它了。一时间,我的每一根神经都随着“火麻豆腐”这四个字跳跃起来。我一边不断轻手轻脚地帮祖母擦额上的汗水,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祖母忙活,只希望祖母的火麻豆腐能尽快地出现在我的眼前。

祖母挤完浆后,她并不急着生火,而是把挤出来的火麻浆倒进一口大铁锅里才生火,我问祖母:为什么不先生火呢?祖母说,要先把汤汁倒时去才可以生火,否则锅底的温度太高会让汤汁在锅底烧焦的,那样做出来的豆腐就会有一种焦味或是苦味。祖母不慌不忙地一边煮一边不停地搅拌,她完全看不出我的迫不急待。大约二十分钟后,铁锅上方升起一层白色的水雾,锅里的火麻汤也开始沸腾起来,汤面上扑通扑通地开出了一团团棉花似的火麻泡泡,一阵阵火麻特有的幽香开始在整间屋子漫延开来,我一边吞口水,一边偷偷地看了看祖母,她的脸上似乎也开出一朵朵花来。祖母还在沸腾的火麻汤里撒了少量的盐,说是为了让火麻泡泡更好地结成团状。


 


挤火麻浆

 



 

五分钟后,祖母用捞篱把凝结在汤面上的浆团舀出来,放在一个大菜篮子里冷却并过滤掉多余的水分,我趁祖母转身的那个瞬间像个盗贼把手伸向那只大盆,奶奶背对着我说:还没好呢,不着急哦。祖母总是无法体会我那猴急的心情,如同我不能理解她为何要有那么多繁杂的工序一样,我不得不又把手缩了回来。祖母把篮子里的火麻浆团又装回一个布袋子里,在袋子上轻轻按压,把多余的水分全部挤出来,说这样做能增强豆腐的粘性和弹性。

祖母又用一块布把压干水分的浆团包起来,让它们形成一块整齐的长方形后,祖母像个魔术师,在长方形的豆腐上轻送利索地切出一个又一个可爱的小三角形豆腐,并在三角形中心挖出一个小洞,在洞里面酿上一些炒熟的葱花和青菜沫拌成的陷,最后在那些三角形上浇淋一层陷汁,做完这些后,祖母才慢慢地抬起头来预告:差不多了。


 


铁锅煮火麻汤

 



 

我一直在想像那些三角形到底是个什么味道?喉咙里咕噜咕噜地响个不停,祖母完全听不见我咽下的口水声,她就那样不紧不慢地把酿好的三角形盖在锅子里,然后把目光投向山坳口的远方

我不知道祖母还欠下哪道工序,我总感觉那天的晚餐开餐时间变得特别漫长,长到我把远在县城工作的父亲都等回来了,可是祖母的火麻豆腐仍然还是迟迟不上桌。父亲还没进屋,就先听见他在屋檐外面呼喊祖母的声音,像怎么努力也长不大的孩子:娘,我回来了!随着父亲那一声呼唤,祖母连忙笑盈盈地从伙房里小跑出去,一边在围裙上擦手一边对父亲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今天做了火麻豆腐等你!


 


用布压干浆团

 



 

祖母把第一块豆腐夹到父亲碗里,父亲又把它送回祖母碗里,并小声地说;娘,你吃,你吃,我自己夹。我偷偷地把筷子向祖母碗里那块豆腐伸过去,一直笑眯眯的母亲突然变脸了,她赶忙举起手中的筷子,准确无误地“啪”一声把我的筷子压了下去:今天是你爸生日!

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火麻豆腐是祖母专程为父亲做的!


 

 


成品火麻豆腐

 



 

祖母似乎看出我的小心思,她特意给我夹来一块最大的豆腐,然而我却舍不得马上把它狼吞虎咽,而是轻轻地将它送到鼻子下边,先让嗅觉尽情地享受它那沁人心脾的芳香,直到把嗅觉灌满了,才把它慢慢地送进嘴里,我不敢大口嚼食,担心舌头会连同火麻豆腐一起吞进肚子里去,于是,我慢慢咬,细细嚼,让每一小口豆腐在舌尖上缓缓地来回卷动,好让味觉永生记住火麻豆腐那丝滑脆嫩的感觉。我一边嚼着祖母的火麻豆腐,一边想:过年的感觉,也不过如此罢了!

 


 


色香味俱全的火麻豆腐

 



 

后来,每当我淘气或生病之时,祖母都会用她的火麻豆腐来哄我,只要我一听到“火麻豆腐”这个名词,就立刻规矩了,病也瞬间好了一半。再后来,祖母老得没力推动石磨了,她便把做火麻豆腐的手艺传授给了母亲,多年之后,母亲又把这一门手艺交给了我,我也时常对着我的孩子学着祖母的口气说:只要你乖了,听话了,我就给你做火麻豆腐哦!


 

 


 


 

文字:杨彩菲

图片:祝明贵

编辑:彭丽平

监制:周燕飞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更多关于“图说凌云”的热门文章

爱美资讯

简介:爱美,是每一个女人的天性!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让您更健康、更美丽!

焦点图标题层

热门排行榜TOP

本周TOP10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