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魅力山城 > 古城轶事 >

百年不老

发布: 2014-06-16 | 来源: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 | 编辑:admin | 查看:

 

 

百年不老

 

--凌云浪伏百岁老人罗文学纪事

雯戈

 

  一个人能活104年,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那104年是怎样过来的?百年不老是不是有秘诀?为了注解这些疑问,我走进了位于凌云浪伏茶山旁的罗文学老人家里。

 

多舛的人生   

   迄今104年前的清朝光绪28年(1902年),凌云沙里浪伏村弄哥山腰的兰号屯一个男孩呱呱坠地,他就是罗文学。罗文学家里很穷,不幸的是9岁时妈妈死了,13岁时爸爸也离他而去。爸妈只生养了他一个,于是他早早成了“寡丁仔”(孤儿),生活无着。

  乡亲们见他可怜,帮他找了一个只供吃饭,不给工钱的活――到另一个寨子给地主家放牛。

一干就是6年。

放牛娃的日子就和平常书里描写的一样,少不了挨打、被骂、饿肚子、衣衫褴褛,顶烈日、受风霜……

6年总算挺过来了,放牛娃长成了一条七尺汉子。可是自己“站起来是一个,躺下来是一条”,连一个避雨的茅棚都没有。

他想到了“嫁人”,到别人家去当上门女婿。19岁那年,他“嫁”到弄号屯罗家,日子变成了“月子”,“月子”又变成了日子,渐渐地状况有了好转。于是,在25岁那年,罗文学带着妻儿回到了兰号屯重建家园。

罗文学结过两次婚,有过5男2女七个孩子。1922年出生的大儿子参加过黄宝山领导的革命队伍,可是1953年31岁的时候就英年早逝了;二儿子、三儿子都在10多岁时离他而去;1958年,第一任妻子病逝;大儿媳黄妈川带着一对女儿改嫁,今年已经82岁;大女儿嫁到凤山,今年76岁。

在第一任妻子病逝后的第三年,59岁的罗文学迎来了他的第二任伴侣,花甲之年他家又添了一女一儿,文革中出生的小儿子读书十分认真刻苦,现在在南宁工作。可是不幸的是,第二任伴侣1984年也先他而去了……

他这一生送走了太多的亲人、朋友。和他一道跑生意的朋友全不在了,和他一道赶马帮的还剩下的只有比他小27岁的那一个人。不幸中又有一幸,他身体特好。他的四儿子大贤说,父亲活了104年,没有住过一次医院,卫生院的登记簿上从来没有过他的名字。

 

捡回的小命

     经过一番努力,罗文学终于有了自己的家,但是无田无地无文化的他靠什么来养家呢?他首先想起了畜生。于是,他操刀走村串户做起了杀猪宰牛劏羊的生意,赚些辛苦钱养家糊口。

“我没有机会读书,连人字都不会写,只听大人讲过《三字经》,懂得"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的道理。我不懂记帐,做生意靠 “估眼”(估计),现金交易。反正杀猪卖有肉吃,还可以游广交朋友。”说起当年的日子罗文学滔滔不绝。

除了在凌云、百色、凤山、巴马一带做屠夫生意外,他还赶过几年马帮,不管做什么他都坚持“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的信条。他在长期颠沛流离中养成了一套良好的养生术:早吃饱,晚吃好,中午可不要;交朋友,脑清醒,喝酒一两不能超。

生意做了几十年,一直到九十多岁才收手,从来都是诚心薄利,脑子清醒从没受过骗吃过亏。但是,在他八十岁那年,他“失足”了。

 那一天,他骑着马准备到凤山去。路过凤山江洲,在路上买了两只羊正往前赶呢,突然从后面闯来一伙人,他刚想回头看个究竟,只听“叫你偷我的羊!”“嘣”的一声响,脑门子一震,红光一闪,当即翻下马来。

 躺在地上,他明白了:上当了,刚才买的羊是卖羊的人偷来的!好汉不吃眼前亏,跑?跑不了。装死吧,兴许能躲过一难。他运起了不知哪里学来的闭气功,那伙人上前一看打死了人,赶着羊急忙走了。感觉那伙人走远了,他挣扎着爬起来,额头砸破了,鲜血还在流。好在附近的人家他都比较熟,扶着马到村里求救,朋友用草药给他包扎,最后总算逃过了一劫,留下了小命,可是前额上留下了一个永久的记号――一条一寸长的疤痕。

 

修阴功的人

修阴功是民间的一种信仰习俗。认为一个人生前做些好事,死后可免受苦难,使来世命好。在山乡民间,人们往往省吃俭用,积些钱粮,用来做好事。如修路、架桥、做媒、主持公道等。有首歌谣《阴功歌》是这样唱的:“我是无果的老树,用什么留给秋天?我是无儿无女的老人,用什么留给人间?造座石桥留给后代,积份功德给人间,我活着能延年益寿,我死后能安息长眠。”

罗文学很实在,他并不相信轮回转世的迷信,而是为了造福别人,求得精神的净化。他修阴功的具体方式是做媒、正直、主持公道。

罗文学是一个经历了三个朝代的老人。清朝时尚年幼,民国时当过3年甲长(相当于现在的村民小组长),后来因为他没有文化,不真心为国民党办事被罢了“官”。说起国民党,老人还十分有气:“哼,动不动就抓兵,一进村就抢劫,他们摆酒摆肉请我,我不吃不喝,也不帮他们办事。”他向我们讲起了他当甲长的故事,在那三年中,每遇上要抓兵,他就事先暗示村里的青年男子逃走,一个也没被抓走。

三年甲长虽然没有为国民党办事,但却在乡亲们心中树立了很高的威信。村里谁有纠纷他都会到场解劝,他当中间人从来都是免费的。

 老人家另一个爱好就是做媒拉纤。浪伏茶业公司党组书记、今年54岁的韦宝松告诉笔者:“罗老在这生活很久了,打我记事的时候起,他就是年近花甲的人了。他可是个大好人,无论对谁,从不发脾气,从不生气,成天乐呵呵的。他一生有一个爱好,就是为人做媒,我的老婆就是他老人家在80岁的时候走8小时的山路,五趟到凤山平乐桑亭为我牵线撮合成的。他这一生牵线撮合的姻缘百对有余,浪伏村30到60岁的夫妻大部分是他老人家牵线撮合成的。”

百年的感觉

  见到罗文学老人时,是在凌云县沙里瑶族乡浪伏村弄哥山腰兰号屯他的家里,他正往火灶上架锅,准备自己动手炒菜。老人的房子还是桂西典型的民居,房子已显陈旧,前方是山坡梯田,田里的稻秧随风泛着绿波。房子的四周是山,山上树木茂盛,六来和六逢两条溪水淙淙从寨子左右流下,寨子对面就是浪伏茶业的有机茶园,这里空气清新,景色宜人,给人以田园诗般的感觉。

老人精神矍铄,说话声音洪亮,面色红润,没有老人斑,下巴光光的,没有想像中的山羊胡子,两鬓和头发只是花白,满嘴的牙尚在,看上去像八、九十岁的样子(其实之前我并没有见过超过一百岁的老人),只是耳朵不太好使,同他对话有些费劲。但他思维清晰,和我们侃侃而谈,他给笔者讲述了自己苦难的一生,还拄着拐杖到屋外和我们合影留念。老人生活能够自理,每天早上起床穿衣、洗脸、洗头,一日三餐都不需要别人照顾。

我们为老人的长寿迷惑不解,直言问他:“你老人家为什么那么长寿?”他坦然回答:“我有良心,懂得修阴功;能吃能睡,没有生过病;共产党好,后生(晚辈)照顾得好。”

问他活104岁的感觉。他笑笑,恢谑地说:“来世上那么久,都有点闷了。”“爹娘把我丢在世上,两个老婆走了,三个儿子也早早去了,那些和我一起做生意、赶马帮的兄弟们都不见了。送走那么多亲人、兄弟。今年眼睛有点朦了,耳朵有点背了,真的有点闷(因为失去那么多亲人、兄弟而产生的一种孤独感)了。”

目前,老人和他第二个妻子的儿子大贤及孙子、曾孙们住在一起,儿子、儿媳、孙儿女、曾孙儿女对他都很孝顺。在南宁工作的小儿子常给他捎来些“蜂王浆、百年乐”之类的补药,寄钱保证老人餐餐有肉吃。一家四代,生活虽不富裕,但其乐融融,很正常快乐:每天早睡早起,每餐一碗米饭,一两米酒,几片猪肉,几夹蔬菜,饭后一杯茶。

从小生活艰难,时常填不饱肚子,甭说吃肉,就连吃一碗细粮都是奢望,做屠夫生意后养成了一天两餐,粗粮为主,有酒有肉,细嚼慢咽,一两酒可以喝半小时的习惯。以前,他喜欢自己采摘浪伏百洞千年古茶,用魔罐煮着喝,浪伏茶场建成后,他又养成了饭后一杯浪伏有机茶的习惯。

经过与老人的交谈,我发现有几个词可以总结老人的生活:宽容乐观 ,与人为善;历尽艰辛,心态平和;会吃会息,少酒多茶;清心寡欲、诚实正直;晚辈孝顺,家庭和睦。这,也许就是老人百年不老的“养生秘诀”吧。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更多关于“古城轶事”的热门文章

爱美资讯

简介:爱美,是每一个女人的天性!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让您更健康、更美丽!

本站推荐TODAY'S FOCUS

清代泗城岑氏土司祠堂遗址

清代泗城岑氏土司祠堂遗址

  □杨光茂 文/图 博物馆展出的祠堂模型 清代泗城岑氏土司祠堂遗址位于凌云县城解放社区正东...

凌云县水源洞抗战石刻

凌云县水源洞抗战石刻

  凌云县水源洞抗战石刻 □杨光茂 文/图 凌云县水源洞位于该县城北部的百花山南麓,是一处著...

焦点图标题层

热门排行榜TOP

本周TOP10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