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魅力山城 > 古城轶事 >

解放初期凌云北路股匪活动及其覆灭

发布: 2015-03-06 | 来源: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 | 编辑:admin | 查看:

    凌云,地处桂西北,南邻百色,东接凤山,巴马(原万岗县),西毗田林,北界乐业,面积2053平方公里。境内山高林密,交通闭塞,形成了土匪结伙活动的有利条件。因地区风土人情习惯的原因,解放初期土匪暴乱大体分成两大体系:东、北、西三面的东荣、东和、逻楼、沙里、加尤、玉洪、利周等七个乡靠近乐业的黄昆山,成一大体系;而南大门的伶站乡则与百色的林德煊、武子英、韦定达等另成一个体系。本文专叙北路股匪的情况。

    1950年元月5日凌云城竖起了五星红旗,人民政府随即采取政治攻势促使逃往利周的岑建英率其所部四百余人枪于元月22日向人民政府缴械投诚。但其中约有两百多支长短枪是来自乡下的惯匪、恶霸任远达、肖合甫、曹世桂、姚昌荣、陈先华等,他们不受岑的约束,在半路各自逃回各自的老窝去了,这批人枪就成为日后他们组织暴乱的主要组成部份。

    据档案资料,1950年2月,有蒋帮派来的特务潘芳侠、陈一鸣和史良壁等三人到黔桂边区活动,派乐业县大地主大恶霸黄昆山为“黔桂人民反共救国军第五纵队”司令,惯匪隆飞鹏为副司令。隆当时有人枪百余,轻机枪两挺,在红河边界流窜活动。黄昆山当时有人枪约50,另外还有逻沙的黄彩芬人枪40,乐业覃士瑾人枪30,轻机枪一挺,绿维的杨继祥人枪30,归他指挥。于是,黄、隆两匪结合,在乐业、田林、凌云三县边界地带的浪平、百乐、雅长、幼朗一带活动。

    另外,解放前夕就有惯匪钟日山盘踞在乐业雅长乡百康村建立所谓的“卡瓦共和国”,并经常流窜于乐业、凌云、田林(原田西县)、百色等地活动。

    1950年农历2月下旬,有加尤案相村的祝远超到东荣牛峒的申景辉家召集任远达、申景?、肖祖类等开反共会议,组织暴乱。3月25日,祝远超偕同任远达、申景辉、戴正德、杨胜崇、张通保等到百乐会见黄昆山与隆飞鹏,黄昆山即委派任远达(时年30岁,历任国民党乡长、巡官、自卫分队长等职)为该匪“挺进第五纵队”第二独立营营长,叫他回凌云东荣乡组织反革命武装。

    5月8日,土匪们在杂福龙永煜家开会,到会的有任远达、申景辉、申圣建、龙永煜、杨光佐、杨光净、胡必选等,还有逻楼曹世桂派来的杨绍光、杨正安、杨正文、曹兆麟等,在这里组成匪的第二独立营,任远达为营长,曹世桂为副营长,申景?为营附,杨正安为副官,杨绍光为政工主任,龙永煜、杨光净为军需,李广为队长,姚昌荣、申景辉、杨正文为连长。

    农历五月二十五日,隆飞鹏率其股匪百余人枪窜到加尤罗振南家,由罗振南通知附近各路股匪到磨贤陇存杨其尧家开会。到会的有加尤罗振南、罗普清、赖锡勇及所部人枪20余,谐布韦仁谋、黄佳珠人枪10余、金牙班统绪、刘继杨人枪30、逻楼曹世桂、姚昌荣、罗昌文人枪30、东荣龙永煜、申景辉人枪10余、玉洪肖仕兴人枪10余、上伞刘应辉、杨景兰、杨胜杰人枪20余、磨贤杨其尧人枪20余、陇槐刘应权、向光芳、黎年刚人枪20、东和肖合浦、陈先华和沙里陈清业等都各自率其匪徒前来参加,还有乐业县的甘田、武称,田林县的浪平,百色市的龙川都有代表前来参加,凑成一个反革命暴乱军事会议的大杂烩,所有伙食全由杨其尧负责供应。

    会上,隆飞鹏宣布罗振南为该匪“挺进第五纵队第二团”团长,周鼎辉、肖洪规为副团长,刘应辉为团附,杨景兰为参谋,班统绪为第一营营长,任远达为第二营营长,曹世桂为副营长,刘应权为第三营营长,杨胜群为副营长,赖锡勇为第四营营长,肖仕兴为副营长。政权方面,隆匪自任凌云县县长,罗振南、闭耀南为副县长。会后,隆匪自率其匪徒回浪平去了,所有凌云县的军政事务概由罗振南一人主持。

    7月中旬,乐业县党政军迫于匪势猖獗,主动撤离乐业,到凌云集中,于是黄昆山匪帮得以进踞乐业,黄昆山自任匪县长,黄玉滨任匪副县长。

    7月下旬,东荣匪霸吴昌槐出大洋一千元请罗振南勾结隆飞鹏来攻打凌云县城,罗派赖锡勇去浪平请隆匪出兵。
  
    在我乐业党政主动撤退的形势下,隆匪也想乘机一鼓而下凌云,以实现就任凌云县长的黄粱美梦。8月3日,隆匪即率其匪徒三百余人枪(内有轻机枪两挺)启程到加尤,玉洪肖洪规匪股20余人枪亦随隆匪到加尤,当即汇集凌云凤山各匪股部署攻打凌云县城。按期到加尤集中的有加尤、百陇、群合等人枪30,由赖锡勇带队;陇槐人枪20由黎年刚、郭道稳带队;上伞人枪20由刘应辉、吴继坤带队;金牙人枪30余,由班统绪带队;力洪人枪10余,由牙锦昌带队;这边逻楼曹世桂派杨正文、杨正安、曹兆麟、邓安邦等率30余人,东和陈先华、肖合浦20多人枪,东荣任远达、肖祖炎、申景辉、申景?、龙永煜、杨正权、杨光佐等亦集中50多人枪在尾八陇河屯听候隆匪调遣。杨景兰则带一个班武装到加尤卡上罗振南家负责警卫,不参加攻城。

    8月4日,各路匪股不下六百人集中在东荣的官仓开军事会议,部署攻城任务。隆匪自任攻城总指挥,部署任远达率其本部及陈先华、杨正安等股共百余人,绕到后龙山坳,居高临下;周鼎辉率加尤、玉洪、金牙等股百余人攻打城北门;原计划由武子英率百色、惠林、伶站等股百余人攻打城南门;隆匪自率其精锐由石钟山坳进逼迎晖街,企图由镜澄桥冲入河东街区占领县人民政府。

    8月7日拂晓,激烈的战火震彻山城,土匪们万万也想不到,他们竟被我少量的守城部队一鼓而击溃,各自没命逃跑。经此一战,土匪们元气大伤,再也不敢梦想攻城了。随即乐业县的党政机关乘胜搬回乐业县,暂驻逻沙乡办公(凌云县城保卫战详情已在《百色文史》第一辑发表),但土匪们未甘失败,各自分散隐蔽在各乡活动,企图卷土重来。

    黄昆山原估计隆飞鹏能有他这样的鬼运气,轻易地打入凌云,也好作乐业的屏障。没想到这位能征惯战的山霸王,也经不起一击,惨败而归,不免兔死狐悲,不得不另寻出路。

    农历七月下旬,黄昆山应邀到百乐与匪“中国解放人民反共救国军第七集团军”总司令吴中坚(百色市人,原蒋军师长)会晤,商谈反共事宜,吴即当面委任黄昆山为该集团军第廿九军军长兼乐业县县长。

    匪第七集团军下辖第廿五军军长兼百色县县长韦炳章,副军长韦吉祥,第廿七军军长杨登鸭、副军长梁天飞,第廿九军军长黄昆山,第卅一军军长卢桂才(兼剥隘县长),还有新一军军长何知良,新二军军长韦义英,吴中坚自兼新三军军长。

    黄昆山受命后,喜不自胜,即日率林啸天、黄国庆、姚兆祥、林肇祥、韦昌纯等文武随从10多人由百乐入黔,想去拉拢张光玮残部屠占廷到乐业当他的副军长,但屠占廷不买他的帐,他不相信吴中坚的组织,更不相信黄昆山能搞出什么气候,故不受拉拢,自带队上边阳去了。

    黄昆山撞了一脸灰,只好自回乐业组建军部,一面通知凌云、凤山、万岗及贵州边界匪股到乐业参加成立军部的仪式,并派隆飞鹏与林啸天到天峨去拉拢黄景芬和李仁良来当他的67、68两师师长。李仁良接受邀请,黄景芬则不受拉拢,自在天峨另组一个军,隶属夏威兵团。

    七月下旬,黄昆山在乐业召开成立匪第廿九军仪式,有凌云、乐业、凤山、万岗及贵州边界股匪以及早两年在雅长建立的所谓“卡瓦共和国”的钟日山股匪共二千余人参加,匪“第七集团军”副总司令林永晔参加了升旗仪式并讲了话,匪风可谓盛极一时。

    匪军部组织如下:少将副军长兼66师师长隆飞鹏,少将参谋长张剑飞、上校参谋处长林啸天、上校副官处长廖中华、上校政工处长吴君全、上校军法处长田景洲、上校参议姚兆祥、闭耀南、罗琴堂、韦恩宽、陈德雍……,军部特务营中校营长岑 权,该营有人枪50,内轻机两挺。

    时有伪总统府残部张秉忠率人枪80由贵州窜到乐业,黄昆山即以张秉忠为65师少将师长,李仁良为67师少将师长,罗寿山为68师少将师长。还有黄彩芬、杨继祥、覃士瑾为三个独立团上校团长。但天峨的李仁良师尚未组成,即被黄景芬吃掉。

    林永晔自参加黄昆山的军部成立仪式后,于农历8月中旬窜到加尤杨家峒罗普清家与罗振南晤面,帮助罗振南整顿组织。9月13日,罗振南以匪团长兼匪凌云县副县长身份在香草峒召开军政联席会议,有80多人参加,林永晔在会上讲话,鼓励匪首们坚决反共,后罗振南宣布在杨家峒设团部,以罗建功为团部咨议,设一个特务排作团部警卫,罗锦焕为排长,罗本固为独立连连长,班统绪为第一营营长,刘应辉为第二营营长,向光芳为第三营营长,赖锡勇为第四营营长,杨其尧为独立营营长,派韦清科为加尤乡乡长,向光芳、胡盛枢为副乡长,并委派各村正副村长,摊派各村购买甲枪(一甲一枪)来加强特务排装备,还摊派筹粮筹款,供应军需。

    逻楼这边,1950年农历5月下旬,姚昌荣和曹世桂应邀到百色惠林乡开会,受匪总司令吴中坚委派为该集团军新编第三军第十师正副师长,活动于逻楼、沙里一带。

    姚昌荣,时年39岁,逻楼介福村人,解放前历任伪村长,1949年8月曾伙同肖合浦攻打我革命游击队,10月又配合国民党330师袁建国营攻打我西山办事处。1950年5月,匪“黔桂边区人民反共救国军挺进第五纵队第二团”派他为该团第二营第三连连长。姚直接指挥的有39人,各种步枪21支,驳壳1支,其他手枪12支。

    曹世桂,时年36岁,逻楼陇村人,国民党干校毕业,历任伪乡、村长,县参议员、督练员,东和逻楼沙里联防办事处主任,积极反共,曾参与攻打西山办事处。解放后1950年4月到加尤与罗振南开反共会议,发展反革命武装,6月到磨贤杨其尧家参加反革命军事会议,被派为第二团第二营副营长,他有人枪30多。

    姚、曹受派为匪新三军第十师正副师长后,即脱离罗振南团,另起炉灶,把罗团的人马拉过去当他的团、营、连长,具体建制如下:参谋长廖中华(桂林人),参谋罗昌文,警卫营长杨正熙,连长余国珍。师辖两个团,1037团团长陈先华,副团长龙炳煊,1038团团长杨其尧,副团长刘继杨,团附夏应让。该两团虽属第十师队列,但各处一方,团与师之间缺乏联系,团与营之间也不相管属,师长与副师长之间也不相协调,各部自由行动,专以洗劫村屯、绑架勒索、杀人放火为业。如陈先华于1950年9月与肖合浦结伙去洗劫下甲乡的分洲、那瓦、敢羊等三屯,杨其尧则洗劫凤山更沙乡内里屯和凤山四区的才落村屯,姚昌荣则于8月间绑架沙里乡阁楼村的金佑、龚恩、龚承三人,勒索要法光108元,9月绑架逻楼朗村吕先福兄弟勒索要法光800元,11月又勒索瓢村胡玉梅要法光136元。8月姚、曹两匪又伙同凤山匪首田华芬、吴腾飞及东荣匪首吴必煊等率匪徒40人去洗劫上塘……

    9月初,曹世桂偕其参谋长廖中华率匪徒70多人到磨贤东亚活动,被我侦知后,黄青县长及郝全斗大队长即率县大队一个连以急行军追剿,由县城直插敏村,过陇村、降仰到杂福击毙匪副团长龙炳煊,又上陇槐直插磨贤追歼曹匪,击毙其参谋长廖中华等多人,使曹匪只剩10余名逃回其老巢。自此,匪军心震荡,姚昌荣见势不妙,就躲入深山,再不敢出来活动了。陈先华则于12月28日出来向人民政府投降自新,曹世桂势孤力竭,难以支持,10月初应黄昆山的邀请,率匪徒12人去乐业会见匪首黄昆山。

    10月初,凌云、乐业、凤山、万岗、田西、天峨及贵州边界等地匪首又集中乐业,黄昆山在乐业县政府召开军事会议,与会的有从各地来的营以上匪首20多人,还有吴中坚派来的联络编组领导人胡特中(百色人)、姚兆祥(宾阳)和凌云的林永晔也参加。黄昆山此时趾高气扬,筹划攻打驻扎逻沙的乐业县人民政府,会议中,匪参谋处长林啸天极力反对攻打,主张先稳定幼朗、西马两乡,以畅通背后的联络线,然后占领谐布、新化以通加尤,再绝断玉洪以连浪平,使逻沙处于孤立状态,不攻自破。但黄昆山认为,此时力量集中,可一战而吃掉逻沙的我乐业县党政军机构,机不可失。于是决定由钟日山(时有轻机3挺、步手枪40多支)、张秉忠(人枪80)、唐思贤(人枪40)做一路,由黄种、书香直插逻沙,另一路由任远达、曹世桂、班统绪等股约100人枪由武称方向正面进攻。但两次发动进攻,两次都受挫。于是黄昆山认为诸匪不尽力,对诸匪不满。诸匪亦对黄昆山的领导存有意见,决意离开黄匪,各奔前途去了。

    农历11月初8,隆飞鹏、钟日山、张秉忠等股离开乐业向百乐旧州方向流窜,林永晔亦随他们去旧州当吴中坚的副总司令(后在1951年5月在贵州望漠山上被解放军炮击毙命),林啸天自请调任66师副师长,率任远达、曹世桂、班统绪、唐思贤等离开乐业到加尤另谋出路。此次隆飞鹏分出一挺轻机给林啸天,林把机枪交给任远达带回东荣担任前哨。黄昆山的警卫营长岑权与乐业县自卫大队长金文峰两股匪约100人枪也离开乐业到西马、幼朗、雅长一带掠食。黄昆山的所谓盛极一时的匪势,只不过是昙花一现,顿时分崩离析,他独自一人,势孤力竭,已无力抵档来自逻沙方面的人民武装的进击,便于11月12日被迫带他的几名亲随夹着尾巴退出乐业,向雅长方向逃去,与岑权、金文峰汇合。

    乐业县人民政府顺利地光复乐业。

    林啸天,原名林兆年,凌云县城人,时年42岁,大学文化,解放前历任国民党中央军校广西分校中校教官,柳州补给分区上校组长,凌云县自卫总队上校副总队长,解放后参匪。此时他率凌云、凤山几股匪徒回加尤后,在杨家峒设师部,由杨景陶为参谋主任,张岳为军需主任,吴明晖为军法主任,林乃滨为政工主任,杨象祺为秘书……。因隆飞鹏不来,66师的全部责任全为他代理,他调整部队,把姚昌荣的部属又拉回来,编为加尤、逻楼、东荣三个团,罗振南为239团团长,周鼎辉为副团长,曹世桂为240团团长,杨正文为团附,任远达为241团团长,申景?为副团长,杨其尧为独立营营长;班统绪、刘应晖、向光芳、赖锡勇仍做罗南部的营长。另外,林又派人与凤山的65师238团的唐思贤及万岗新一师的杨昌相加强联系,以壮声援。

    11月中旬,在加尤召开各村村长会议,摊派钱粮,供应军需。

    12月18日,林啸天在磨贤召开凌云、乐业、凤山、万岗四县反共联席会议,万岗有时任匪廿五军新一师师长杨昌相及黄东洋参加,凤山有时任匪65师238团团长唐思贤及陆森林参加,凌云有任远达、曹世桂等20多人参加。会议讨论决定成立“四县反共指挥部”,由林啸天任总指挥,杨昌相、黄东洋任副指挥。但散会后不久,黄东洋、杨昌相即改变主意,决心去天峨投靠黄景芬,“四县反共指挥部”即宣告瓦解。黄东洋、杨昌相去天峨,半路听说黄景芬已被解放军围剿,于是又折回加尤。

    逻楼这边,曹世桂纠集唐思贤、任远达、肖合浦等匪股共二百多人枪于1951年农历二月初二凌晨围攻我逻楼区人民政府,时驻逻楼的区政府干部、区武装中队民兵共40多人枪,各人坚守岗位,沉着应战,专等敌人来得较近才开枪。匪占据三面山顶居高临下,向我各个据点疯狂扫射,打得砖飞瓦散,但都不敢前进一步。我方借着敌人喷射的火光,集中两支枪向火光处射击,果然把一个匪徒击毙在山脚下。天开亮,战斗更加激烈,住在两个群众家的民兵,被东家驱使开门冲出突围,被敌人集中火力射击,16位民兵一个个倒地牺牲,中队及区政府干部只剩下20多人了,仍继续坚守阵地,勇敢地迎击敌人。

    战斗已持续7个小时,敌人无所进展,枪声突然沉静下来,这预示着敌人的阴谋的开始,果然,敌人改用火攻,他们纵火焚烧了靠近区中队住地的民房和圩亭,企图把我们困在烈火中活活烧死,并乘着火势发动冲锋,却被我方一一打退,并把一名前来点火的匪徒打死,他们始终无法靠近。我方一直坚守到天黑,才巧妙地撤出阵地,向祥福方向撤退。

    战前逻楼区政府已派人送信向县大队求援,但送信人半途失误,故县大队的援兵于第二天早上才赶到,土匪们已经散去,县大队只好跟踪进剿哥顶村陇尤屯的匪副团长杨光琼的老巢,匪猝不及防,被击毙8名,俘63名,而我方亦牺牲战士1名。

    在这一时间里,林啸天接黄昆山信息,即率同杨昌相、贺运超、任远达等匪股共二百多人枪向浪平方向行进,2月12日下午到玉洪,就杀害我玉里村农会主席莫少武,当晚继续向那乐行进,在半路又拦劫乐业客商驮马两匹及8担货物,并杀害五人。

    二月十七日,黄昆山在夹洞口召开军事会议,除林啸天等人外,还有隆飞鹏派来的代表罗鉴舟及匪66师参谋长侯志超等人参加会议,当时黄昆山即派杨昌相为匪廿九军六十五师副师长。会中,罗鉴舟代表隆匪意见,要求黄昆山和林啸天攻打乐业,隆匪自率其匪徒自雅长运赖直指乐业,两路夹攻,企图重复盘踞乐业,但杨昌相和任远达都说,因弹药缺乏,不主张攻坚,黄昆山又出示匪首吴中坚近日给他的信,该匪的总部已在旧州集中三千人枪,准备于农历二月廿六日南下攻打田西县城,要廿九军从利周协同进攻。待攻下田西后,再转攻凌云、乐业。于是,廿九军军部和六十六师林啸天部、六十五师杨昌相部,还有六十五师二三五团黄茂才(利周乡人)部都集中于浪平待命。

    因浪平左侧是玉洪乡的那祥村,是浪平通往玉洪的要道,这里有我玉洪区中队的廿多人枪驻守,它可以注视浪平与玉洪土匪的活动情况,并可以随时出击,是敌人的一颗眼中钉,敌人很急需拔掉这颗钉子,以除后顾之忧,2月21日,黄昆山部署重兵,分两路夹击那祥,由林啸天率任远达从正面进攻,杨昌相率肖大聪由那乐迂回翻山包抄夹击,但杨昌相翻过老山迟迟未到,任远达孤军被我驻那祥的区中队发现后,即从侧面山占领制高点,发挥火力,毙伤任匪数人,任匪料难取胜,经唐哈坪撤回浪平。

    约定攻打田西县的期限将到,但未见旧州方面的吴中坚有什么行动的迹象。据情报,旧州方面已被解放军围剿。

    黄昆山等数百人在浪平多日,一来给养发生问题,二是目标太大,恐被解放军盯住,于是又决定化整为零,林啸天自率任远达、杨昌相等二百多人于二月廿七日离开浪平回加尤。

    此时黄昆山又接到吴中坚的一道命令,升他做凌乐地区司令官,要他把廿九军军长兼乐业县县长的职务移交给隆飞鹏。名为升官,实则剥夺了他指挥实权,他心中很不自在。

    农历二月廿九日是玉洪圩日,林匪等人由浪平到达玉洪。趁圩中,任匪的一名连长抓来两名青年妇女,把其中一名杀了,据说是报私仇,中午时候,任远达和申景辉又抓得两名凌云街上的生意人黄日槐和黄景宽,也把这两人杀了,把他的货物抢了,闹得赶街人惊慌乱跑。

    三月初一,林匪回到加尤杨家峒,任远达自回东荣,杨昌相、贺运超仍回凤山、万岗边界流窜,肖大聪留在玉洪。不久,杨家峒被我县大队进剿,匪师部人员四散逃窜。

    此时宜山军分区也派出部队向天峨、凤山、万岗一带进剿,迫使这一带股匪又纷纷向凌云、乐业方面逃窜,解放军174师警卫营穷追逃敌,于3月下旬从万岗、凤山过逻楼到陇槐、磨贤跟踪追剿,因此,这一帮土匪已不能在此地立足。于是,林匪又集中杨昌相、陆森林、黄东洋、班统绪、唐思贤、曹世桂、任远达、周鼎辉等共八百多人枪(内轻机枪五挺)从玉洪小路向浪平逃窜,准备靠拢吴中坚。

    到浪平附近的甲朗后,又被解放军从西林、西隆过旧州直插浪平追剿,他们又无法在浪平驻足了,四月初,申景辉、吴必堂、向光芳、赖锡勇、刘应辉、刘应权、蒙文辉、刘继杨、杨其尧、杨景兰、班统绪、肖大聪、罗普清、罗锦焕、周鼎辉、罗建功等各路大小股匪共四、五百人又窜回加尤。

    在浪平马兰屯,任远达与肖合浦发生内讧,四月初九夜,任远达派人以换岗的机会,缴了肖合浦两个儿子的枪后,把肖合浦三父子杀了。

    此时,龙川的韦定达亦率其残部20多人,从西林被打散逃回浪平,四月十一日,任远达、唐思贤、陆森林、黄东洋、杨昌相、曹世桂及韦定达等共率各自的残部最后又折回加尤。林啸天感到四面楚歌,已无能为力,再也鼓不起勇气,就不再跟他们回加尤了,自个儿留在浪平甲朗姚本山家躲避,农历五月廿四日,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在浪平向人民解放军投降。周鼎辉与罗建功回加尤后,就在下谋周鼎辉家躲避,五月初九日出来自新,黄昆山则躲入玉洪乡乐里村附近的一个秘密岩洞里,至九月才被我民兵发现抓获,解押到凌云处决。

    四月上旬,乐业县公安局在审讯俘虏时获悉,匪首隆飞鹏股尚有百多人枪龟缩在雅长的板塘屯,即将此消息特告剿匪部队轻装奔袭。匪徒们受到突然袭击,晕头转向,被击毙80多名,俘60多名,缴获步枪80多支,隆匪亦被俘获,在乐业处决。

    加尤这边,众匪回来后,因群龙无首,为统一指挥,又聚集在杂福弄庄屯开军事会议,组织临时指挥部,推韦定达为指挥,曹世桂、陆森林为副指挥。农历四月十日,韦定达、杨昌相、唐思贤、黄东洋,陆森林、班统绪、任远达、曹世桂等股匪共四百多人枪(内有轻机枪五挺)集结在杂福与降仰交界的车家湾,被我县大队侦知后,即出动县大队的两个连及逻楼区中队快速行进追剿。匪人数虽多,毕竟是乌合之众,又到处挨打,丧魂失魄,缺乏斗志。且历经多次战斗,弹药缺乏,因此不敢坚持太久,就各自窜逃去了。此次战斗,当场击毙匪营长贺运超以下多人。经此一战,他们再没有集中的机会,各自躲入各自的老窝,苟且残喘。

    1951年4月,广西军区决定,以凌云、乐业为重点进剿,派出解放军某部454团和649团进驻凌云,划片包干清剿,把各股匪就地消灭干净。

    到这里再分头叙述关于进剿陇捧岩洞的情况:1951年5月初,野战部队从周围邻县追歼土匪,使一部份残余土匪被迫从窜扰作乱到躲入岩洞。凤山匪首夏应让当时逃窜到凌云东荣乡,伙同当地匪霸肖祖炎、吴昌槐共41人枪躲进陇浩村的陇捧岩洞。此岩洞距地面高约80米,洞口悬梯峭壁,不易攀登。174师警卫营追歼土匪到凌云,暂留凌云协同进剿陇捧之残匪,部队以火力掩护战斗员冲上山坡,爬上准备好的悬崖向洞内喊话时,不提防匪徒从暗处射击,我部排长刘运成、战士李明亮中弹牺牲,因此暂停攻击。不久454团到凌云后,又继续进剿陇捧洞,此次采取军事进剿与政治瓦解相结合,由县人民政府安排一名已向我自新的匪首刘辅臣到洞口喊话,说明当前形势及人民政府的宽严政策,规劝他们缴械投降。此法果然奏效,龟缩在洞内的匪徒41人枪及家属鱼贯而出,向我缴械投降。

    6月15日,解放军649团以一个营兵力以拉网式围剿加尤残匪,共歼匪177名,匪首陆森林被俘,匪239团团长罗振南及其第四营营长赖锡勇开枪自杀,加尤平息。6月12日,我454团的一个加强排进驻东荣追剿任远达匪股,以炮击匪徒的老窝岗湾峒,迫使任远达向我军缴械投降。与此同时,逻楼匪首曹世桂、杨光琼亦相继出来投降自新。

    这里再回头叙述任远达匪股在东荣的活动情况:任匪为巩固他的盘踞基地,采取军事与政治相辅相成的策略。自攻打县城失败后,龟缩在他的老窝周围,继续加强他的军政组织,1950年农历8月初10,在伟八村小弄酸屯召开反共会议,到会的有姚昌荣、罗昌文、杨胜杰、杨胜流、陈先华、刘世贤、申景辉、申景?、龙祖成、廖梁勇、倪登汉、杜印瑞、肖祖炎、饶德惠等大小匪首共30多人,会议决定成立“东荣乡反共临时办事处”作为东荣乡的军政领导机构。推选龙炳煊为办事处主任,倪登汉为副主任,吴荣楷为秘书,下设民政、财政、社会、军事四个股,聘请任远达、杨昌权为行政指导员,办公地点设在陇雅村的加甲屯,自农历8月16日开始办公。办事处人员编制20人,每月规定食米900斤,办公及副食费每月法光13.5元。另外还选出龙祖用为东荣乡长,杜印瑞、万如清为副乡长,并选派各村村长。

    第二次会议于农历8月21日上午10时在加甲屯召开,这次会议把原“东荣乡反共临时办事处”改为“凌云县反共临时办事处”,推选刘辅臣为该办事处处长,杨再崇为副处长,杨昌权为候补副处长,吴荣楷为秘书,办公地点设在敏村上半屯,自8月26日开始办公。办事处人员规定25人,每月食米1150斤,副食和办公费每月法光75元,由加尤乡负担15元,东荣东和两乡各负担30元,会议开到下午8时才散。

    8月29日下午7时在敏村村公所召开第三次会议,出席人员有来自东荣、东和、加尤、逻楼四个乡的大小匪首,另加一名叫张继先的桂林人。刘辅臣主持会议,会议内容是摊派甲枪任务,买不到枪的要交代金法光60元;其次是筹措粮食,规定匪徒每人每天食米2斤。

    9月9日下午7时,在“凌云县反共临时办事处”召开第四次会议,会议规定匪徒每到村按每人每天支给白米2斤及付食品,要写收据注明番号,以凭结算。

    任匪就采取这套办法来稳定他的后方,使其匪徒日用补给供应无缺。另外,四出劫掠,绑架勒索,以满足匪徒们的财欲。据粗略统计,任远达匪股共劫掠人民财物一百多次,杀害我干部、民兵、农民、商人98名,轮奸妇女刘田氏等十多人,烧毁民房一百多间,真是奸淫烧杀,无恶不作,后来,这些罪大恶极的匪首都被交与法庭审判,处以极刑。

    注:本文资料采自公安档案。□覃兆柏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更多关于“古城轶事”的热门文章

爱美资讯

简介:爱美,是每一个女人的天性!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让您更健康、更美丽!

本站推荐TODAY'S FOCUS

探秘|凌云那么多的古钱币从何而来?

探秘|凌云那么多的古钱币从何

  通讯员米儒聪 在凌云县民族历史博物馆里的一角的三个展柜,陈列着许多大大小小的方孔铜钱...

探秘|凌云那么多的古钱币从何而来?

探秘|凌云那么多的古钱币从何

  通讯员米儒聪 在凌云县民族历史博物馆里的一角的三个展柜,陈列着许多大大小小的方孔铜钱...

焦点图标题层

热门排行榜TOP

本周TOP10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