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魅力山城 > 古城轶事 >

红八军一纵队凌云彩架突围纪实

发布: 2015-03-06 | 来源: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 | 编辑:admin | 查看:

     红八军第一纵队在凌云彩村英勇突围的战斗历程,是广西左右江军事史上重要的事件。解放前凌云有误传为张云逸部队与岑建英团队的战斗过程。解放初,岑建英在凌云县城向县人民政府及县大队投诚缴械后,1950年2月下旬,奉命到百色军分区接受改编,后到广西文史馆工作,据此有人说是“岑建英在彩村包围红八军一纵队时故意放走张云逸部队而得到安排的”;1987年又有人在县党史上说:“红八军一纵队约五百余人到彩村投宿发生战斗持续8小时,一纵作战牺牲9人,被民团袭击阵亡1人,负伤30余人”等等。这些说法都不是真实情况。据《广西革命回忆录》中袁也烈将军的“苦战七千里”的遗作,其中写在彩村突围的战斗非常真实感人,看后觉得是我县文史资料中可资去伪存真的好文章。

    彩村山?有着高山流水的秀美,自古流传着赶牛群过河,牛蹄还能夹得鱼上岸的鱼米之乡的传说。往昔因常有水灾,古人说:如果没有水灾,连母猪都可以戴耳环的趣说。

    解放以来,彩村大力兴修水利,多次修建改建公路,洪水灾害现象少了,村屯上的楼房多了,农民生产生活提高了,彩村已成为我县旅游开发的新景点之一了。至于红军在彩村英勇突围的故事,是有着含英咀华般引人的旅游分量。特摘录袁也烈遗作如下:

    1930年2月1日,龙州起义的胜利,使反革命势力胆战心惊,2月下旬反动当局立即组织数倍重兵进行反扑,造成红八军部战斗失利,龙州失守。红八军第一纵队正开赴靖西追剿郑超匪股。一纵司令何家荣(陆川人)、参谋长袁也烈(湖南人)、政治部主任潘思文(北流人)、军需钟福祥参谋潘邦享(凌云人)下辖三个营、共1000余人马,战斗力较强。

    三月初,邓小平总政委从上海回来经越南回广西到靖西和红八第一纵队在一起,叛匪郑超在县城已被围困,3月9日,邓政委要离开靖西时,亲自批示一纵的领导人何家荣、袁也烈、潘思文等,并公开向非党的纵队司令何家荣交代,要建立纵队党委,要切实尊重党委的领导,并批示纵队要尽快结束靖西战斗,开回龙州以应付意外事变。纵队党委书记由袁也烈负责,他1925年加入中共党员,参加过北伐战争和南昌起义。当天一纵领导送走邓政委后,又继续指挥部队围攻靖西县城,击毙了国民党县长邓大谋。

    3月16日,红八一纵与军部联系突然中断,判定龙州事发,便决定撤出靖西战斗,回援龙州。19日一纵进到雷平,击溃下雷土司李绍匪部,得知红八军部及二纵队去向不明,只好向左江转移。考虑正面向右江前进会陷于前方四面受敌,必须绕道中越和滇桂边境进击,这些边境虽有法国兵及越滇边境小部队的交火,尽管枪声不断,反而得到较好的休息,从中又取得越南革命党的联系,然后经靖西的龙邦、葛麻和镇边的平孟,再到云南的富宁、剥隘。

    在剥隘半路我侦察尖兵截获了敌人一封十万火急的密件,知反动派计划组织民团来阻击一纵,红军当晚急行军,一夜走120里,第二天拂晓就进驻了剥隘,敌正规营及民团百余人,早就四散逃走了。剥隘是滇桂交通咽喉,商业较繁荣,商人们善于应酬军队,以江湖义气对待红军,自动拿出酒肉、部分鞋袜衣服,筹集银元慰劳一纵指战员,每人光洋3元,解决一纵的给养问题,当时无异于雪中送炭了,驻此三天便整装向右江进发了。途中又打听到百色已被敌占领了,红七军去向不明,一纵便决定去东兰韦拔群革命根据地休整,路程必须经凌云的乐里、利周(今属田林),再过下甲、沙里才通万、凤边到达东兰。当行军到乐里时已发现敌团跟踪到乐里以南十里宿营,他们看到一纵到处问路,即派人充当带路人,把一纵从利周、蒙作(今朝里)引到下甲,使人摆着大米卖给一纵,再引到一个地形十分险要的地方?彩村时已是黄昏时分。带路人就逃跑了,村里的人害怕也跑得精光,家中粮食及一切生活资料一无所有,这是敌人选好的战场,四面都是高山,村寨处在一个狭小的山谷,一道小河当中流过,山下一片水田,约半公里宽、一公里长,隔河有个大石山叫“八仙岩”,不远即到沙里能找到可靠的向导。

    “八仙岩”地势险要,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可通沙里,具有“一夫当关、万人莫敌”之势。可是长途行军,战士非常困,入夜只得草率吞吃些自备的干粮,风餐露宿,但大家决心很大,抱定明早必须越过“八仙岩”才能脱险。拂晓,队伍正向“八仙岩”前进,政治部主任潘思文骑马赶上前头,敌伏兵第一枪就将他打下马。同时,从下甲平陆过来的百色警卫团四个连已主攻到达彩村边,后岑建英又急调该团原驻凌云的第一连,共五个连投入战斗。一纵开头只派两个排在村边,抵挡不住,再派一个连才把敌堵住,战斗在二里狭长的山谷中,一纵不容易打出去,敌人也不容易攻进来。局势很紧张,纵队领导立刻作出紧急措施:一、由二营营长杨廷献担当堵住下甲来的桂系警备团的进攻;二、由参谋长袁也烈亲率一营突破八仙岩,打开一条出路。战士们情绪非常高涨,誓死要完成任务。

    参谋长袁也烈首先率一营秘密渡河冲到八仙岩下,山上四面都有敌伏兵居高临下,听枪声象是靠近不得,一营有个班的勇士拼死仰攻前进,利用绳索和脚绑带缠身爬上八仙岩的最高点,立即以猛烈的火力向敌阵反击。真是破釜沉舟、碧血崖红的奋勇冲杀,体现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历代军事家的名言。怕死的敌人一直等到一纵占领山口控制高地,冲出包围之后,白军才占领彩村的阵地。战斗自黎明直到天黑,双方都精疲力尽。但白军追击红军,此地是一片重山峻岭,山越爬越高,路越走越小,小到人马都不能通过,入夜天气突变,迅雷之后一阵狂风暴雨,人马服装尽湿,行动不得,只有站着或坐在路边等待天亮,行军缓慢得一日只走十多里,这是在彩村战斗的第一个日夜。

    第二天,一纵在原山路上再走,除山上仍有少数民团打冷枪,造成红军一些伤亡外,没有发生大战斗,追击红军的白军也可能迷失方向,是日白天酷热,入夜又狂风暴雨,路途泥泞,红军细查周围情况,发现队伍还停留在昨天迷路的地方,原来是在盘陀路上打转,群山中找不到一个群众问路,不知哪里有出口。

    第三天,一纵还是盲目地乱打转,一方面为了摆脱敌人的追击,一方面可以寻找失散的人员,官兵几天没有开火了,干粮也吃光了,肚子饿得慌,大家边走边在山上找野杨梅吃,在山林中突然发现一个脖子挂红带的人,大家都说一定是红七军派人来联络了,快把他请来,但是,他见人就跑,请不来,最后派人围住抓回来,大家高兴极了,认为不管他是什么人,他总会认得盘陀路,带我们出去就行,但这人不说一句话,你问他,他不答,不摇头,也不点头,红军好话都说尽了,毫无所得,只好带着他走,走到一条单边路上,他猛地将身滚下山底就不见了。大家议论纷纷,有人说这一定是敌人的侦探,有人说这可能是个傻瓜,有人说是来联络的人可能性大。因一纵还穿着广西警备五大队的旧军装,他没见过因而不敢相认,他究竟是什么人?征途中始终是个不解的迷。(注:1980年凌云县民政局组成优抚普查工作组到沙里作重点普查。笔者曾访问过当时赤卫军营长李秀三的号兵卢家能,他反映:岑团在八仙岩与红军发生激烈战斗时,曾惊动沙里及龙川赤卫队,两地各派出赤卫队数十人枪来支援红军。到现场已傍晚,战斗已转移到群山丛林,远处还有枪声,赤卫队在山中搜索得红军十多人枪后,连夜送往李秀三处,后又转送到东兰韦拔群处收容。在彩村山中挂红带子的人,确是沙里赤卫军的部下,因是老实的瑶族人,听不懂红八军口音,有顾虑而中途滚山逃走。)

    第四天,一纵在盘陀路又转了半天,才摸索出山路来。离原来突围的地方不远,也还听到枪声,这是失散的一纵战士还在抗击敌人的搜捕。一纵领导想到去东兰、凤山的道路可能被白军封锁了,为防止出现第二个彩村的情况,于是走回利周向田西县的百乐靠近黔桂边暂作休整。

    彩村的战斗是红八军第一纵队千多人成立以来首次的失利,伤亡失踪三百余人。政治部主任潘思文脚部重伤,掉队被俘后,解押到百色,红七军打下百色后才获得释放。

    在百乐休整之后即横渡南盘江,就在南北盘江走廊上进行游击活动,这里是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土匪很多,这些土匪及当地反动武装向来就怕红军,他们还听说这支几百人的小红军,曾走过几千里路,在左江突破重围,在中越边境和法国兵交过火,在云南畅行无阻,反动派吓得更不敢轻举妄动,只好让红八军第一纵队在这一带平安地度过几个月的休整。

    正是秋高马肥的时节,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挺进贵州东南的红七军已回到右江,一纵正准备行装出发时,红七军长张云逸、政委邓小平的指示来了,一纵立即渡过南盘江,向指定的地点凌云县属地区(现天峨县境)进发,这真是人人欢喜,我们这支红军刚一诞生,就失掉了上级领导,正象一个小孩远离父母兄弟。一纵已有纵队党委,那就是力量,右江有红七军,我们并不孤立,想起红七军就在前面,就增加了勇气和力量。在纵队党委的领导下,转战七千里,历时七个多月,终于实现了和红七军汇合的愿望。从此编入红七军的序列。

    以上是袁也烈将军《转战七千里》的遗作摘要的内容。

    为了证实一纵在彩村突围前后的真情,笔者还看到《望谟革命斗争史》载:‘红八军第一纵队转战千里,于1930年4中旬北渡南盘江到望谟县蔗香、板陈一带休整,进行了一系列的革命活动,给望谟的各族人民较大的影响,谱写了望谟县党史光辉的第一页。

    “争取王海平同情革命。(王海平是贵州开明的地方势力人士)”

    “消灭望谟县督察军,收缴杨瑜亮残部枪支。”

    “寻找党组织会合红七军。”

    其中记述“1930年8月红八军一纵领导召开秘密会议决定,袁也烈参谋长率七名党员去江西寻找党组织汇报工作,同时找红七军联系。留何家荣在王海平外甥女家入赘,何家荣不同意。”

    “会后不久,一纵卖两条长枪得400块光洋,留下大部分作一纵经费,余下由何家荣前往香港作路费。是年九月七日,何用20块光洋雇一条船带病登程,至罗甸经柳州、大苗山于十月转到香港。留下袁也烈则派一名排长带两名战士到百色、东兰等地去找红七军,终于在东兰与红七军取得联系。十月十七日,一纵以练兵为名,扣了十多条过往船只,把队伍渡到南岸,秘密撤离望谟,和王海平不辞而别,当晚在江边露宿,次日凌晨五点开始行军,五天后,即10月23日下午4时与红七军在乐业县城附近的上岗村胜利会师。”

    又据1993年10月出版的《中共百色市党史大事记》载:“1930年4月初,红八军一纵队从田林转战到彩村被岑建英部阻击,龙川赤卫队闻讯前往参战解围,突围成功后有20多名伤病员撤至龙川区和平乡苏维埃政府医伤治病,归队前送枪8支给和平乡赤卫队使用”。

    又据1994年10月出版《广西通志.军事志》载:“1930年3月28日红八军第一纵队从雷平出发到靖西岳圩,当晚向越南边境突进,从龙邦附近回到中国境内,经葛麻到平孟,入云南,在当地群众武装的支援下,顺利到达剥隘,得知百色已为桂系军队占领,一纵便决定去东兰。4月初进入田林县,敌军4个连尾追,在凌云彩村被敌军夹击,一纵伤亡一百多人,政治部主任潘思文重伤被俘,一纵冲出彩村后经板干到百乐暂住休整,4月中旬渡过南盘江,在贵州地方势力王海平的掩护下,于望谟蔗香圩集训五个多月,10月中旬获知红七军的消息,袁也烈便率队渡江,在凌云县讲肥(今乐业县上岗村)与红七军派来迎接的队伍相逢,一同到河池,11月7日在河池整编,红八军剩下的400人编为红七军二十一师五十九团,袁振武(也烈)任团长,红八军番号到此结束“。

    近读我县有关一纵在彩村突围的资料,有的乱写“红八军一纵队于1930年4月28日在彩村战斗。”怎么把4月初的事情乱写为4月28日内,这不是变成红八军一纵队4月中旬已在望谟蔗香休整后才到彩村进行突围吗?笔者觉得有些不真实和误传的现象,故收集以上具有真实性、权威性和历史定论性的文章,以供读者和领导参考指正。□杨相朝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更多关于“古城轶事”的热门文章

爱美资讯

简介:爱美,是每一个女人的天性!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让您更健康、更美丽!

本站推荐TODAY'S FOCUS

探秘|凌云那么多的古钱币从何而来?

探秘|凌云那么多的古钱币从何

  通讯员米儒聪 在凌云县民族历史博物馆里的一角的三个展柜,陈列着许多大大小小的方孔铜钱...

探秘|凌云那么多的古钱币从何而来?

探秘|凌云那么多的古钱币从何

  通讯员米儒聪 在凌云县民族历史博物馆里的一角的三个展柜,陈列着许多大大小小的方孔铜钱...

焦点图标题层

热门排行榜TOP

本周TOP10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