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魅力山城 > 古城轶事 >

一代名将百色起 ——白崇禧在左右江(下)

发布: 2016-01-29 | 来源: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 | 编辑:admin | 查看:

 

文:独隐龙
 

      匪、烟、赌是广西三大害,凡能治者就是最大政绩。匪既肃清,赌是第二害,但小白只是连长,官卑职小,无权禁止(以后有权的时候,会搞,果然十年后小白与老李(宗仁),小黄(绍竑)统治广西后即下令,即禁赌且开展破四旧活动,把寺庙全砸了!)剩下能立功的地方便是禁烟。接下来的三年里(一九二〇年---一九二二年)小白将在百色这个小舞台上再次崭露头角。
    吸烟有害,众所周知,可烟又无法禁,因人权自由,但香烟不可禁,大烟是该禁的,这大烟便是鸦片。鸦片是用罂粟果的汁烘干制成,公元前五世纪左右,希腊人把罂粟的花或果榨汁入药,发现它有安神、镇痛、止泻、忘忧的功效,后作为药材从印度传入中国。从医学角度看,鸦片是好药,能治好多好多病,可是它有成瘾性和副作用。西方国家大力倾销鸦片到中国,逆转对中贸易逆差,把中国人的黄金白银都外流了!这些鸦片让许多中国人成为东亚病夫。从清到民国,政府对外皆明令禁烟,然而滇黔两省又允许人民种烟,故运输经广西出广东、香港者为数不少。政府从中可以抽取巨额税金,所以也不能彻底禁止人民吸食。在民国初年,百色的烟税收入竟占到了广西财政收入的百分之六十,民国二年,广西财政收入三千万元,百色烟税收入占一千八百万元。(谁他娘的敢啾不起百色,说咱们是老少边山穷?)


 

     当时,滇黔两省烟土进入广西之途径以“左右江-浔江-广州”,“龙州-钦廉-广州”两途为主。(哈哈,一百年过去了,今天的鸦片已升级为冰毒,但交通路线却一脉相承地保留下来,你只要常看新闻,常看到左右江的崇左、百色、龙州、钦州公安机关经常有立功表现。)
    广西那么穷,老百姓再吸食大烟,个个憔悴不堪,到时民穷又要变成匪。但世道变了,匪又不能如从前变成军,如此下去,天下还不大乱?!广西军区的谭司令(督军)鉴于长久如此,将“无可用之兵”,他见模范营剿匪有功,年轻而又有朝气,于是将模范营调到百色驻防。
    部队抵达百色后,马营长召集全营高级领导干部会议,转达谭督军禁烟之意,要大家努力禁烟,为桑梓造福,为社会造福!
    小白当时还是连长,驻防于通云南之剥隘河流域(今右江区阳圩地界)。上自罗村口,下至禄丰圩为白连防地,小白的连部在禄丰,派一排驻罗村口与云南之剥隘圩相对,该处居剥隘上游,为滇烟运往广西方面之屯积地。白之一连是原模范营第1连,火力配备很强,有马匹、轻机枪等。
黔省烟土运入之途径,由黄绍竑负责查缉,黄部驻于田西附近之黄蓝逻里一带。黔烟多由骡马千百成群运至百色,换取食盐、棉纱等物。
    滇烟之量与质比黔烟多而且好,不少商人向小白活动,望小白稍予以方便,皆为小白回绝。烟商见小白不为利所动,转而活动百色市委第一书记(右江道尹)黄诚槁。黄是武鸣人,因与陆老帅同乡,故颇有声势。黄向马营长游说,马营长向小白转达黄之意思,小白以本营曾在百色会议中宣布奉谭督军之命禁烟而婉拒之,仍不许滇烟入广西。(真不识趣,领导要发财,连这点面子都不给?何况领导喝了汤,还不会给你块骨头啃?小白你还想不想混了?!)黄见马营长向小白说也无效,乃令其公安局局长(警备队长)黄得志私带道尹公署(政府)封条至云南剥隘由烟商购买之烟土,伪装为道尹公署所查封运回百色。(黄书记想发财想疯了!)途经罗村口,为白部下早已探听清楚,电告小白详情,白知其必经禄丰,沿途河岸架设机枪。在禄丰以上五里内设五道卡,无论什么船只都要听令检查,若其不听,第一、二道卡可向天鸣枪警告。第三四五闯卡可开枪射击,白还命令在第三、第四道卡架设机关枪,若对方敢于还击,则用机关枪把船打沉。黄局长见此也只好停船接受检查。黄得志拿出道尹公署封条,说是他代表道尹公署警备队长带兵,滇桂边境缉私查获,并非私烟。小白说:“这批烟土明明于剥隘所购置,何故谓为查获所得?且云南允许种烟,何能谓之查获?退而言之,百色道尹之警备队长有何权至云南省境内查缉烟土?”该队长知小白已悉详情,向小白下跪求饶。小白没收其烟土,放还其人员枪支,并分电谭司令督军、马营长、黄道尹书记说明办理之经过。所以电黄者,为的是减少牵连,因此事若根本揭穿,马营长亦有关系。所没收之烟土由小白派专人送至百色,丝毫未动。
烟贩们见白崇禧如此坚决,又气又急。若是白部长期在此处驻扎,将断送他们财路。于是想出更为毒辣的一招:瓦解白部,打击白的威信,最终将白撵出去。
     因为查缉烟土是一优差,据说历任驻禄丰者未有不满载而归,少者大洋数万,多则十数万。当时广西通用小洋,1元大洋价值于小洋10元或5元者。烟商总是与滇黔所用大洋居多,因此关系,带给白许多麻烦。黄绍竑于桂黔边界又禁之不严,传闻其部属常常受烟商之惠,更增加小白治理部队之困难。黄绍竑这个鸟仔,能文能武,吃喝嫖赌抽一样不缺,诗词歌赋,样样都会,以后我再专文写他。

    小白你要与时俱进,开拓创新,像绍竑兄那样才能发财丫!不!正义在我心中!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注定要用它来寻找光明,组织上给我权力,我要用好它执政为民!
    白之连分为步兵三排,另有轻机枪一排,其中有一排是马团长亲至容县他的家乡招募而成,分子甚为复杂,其中土匪出身者数名。他们见小白禁烟严厉,无利可图,于是萌有异心,某日禄丰附近所藏匿之匪徒乘白至百色团部开会,与本连住禄丰训练之新兵一排勾结,以不能做烟土而发财来攻击白,诱惑那些新兵叛变。他们里应外合,打死了排长任廷伟,胁迫了连中新兵,枪械以及白最心爱而于全省赛中跑最快黄色马一匹,悉为压迫而去。白的勤务兵韦忠廷逃至百色告诉白兵变之事,白闻之大惊,因为在军队中兵变非同小可,轻则入牢,重则枪毙。白报告马营长后,昼夜调回分散附近查巡之二排兵力赶至禄丰,经三昼夜追至云桂交界之八角山仍不见匪迹,白心中甚为焦急,盘问附近居民皆说曾见如此一批人。白见士兵多有倦容,乃令之休息后再事搜索。白用望远镜向四周瞭望,突见于半山腰发现白所坐之黄马。白知道匪徒一定藏在附近之山谷中。白将二排士兵疏开成战斗队形,吩咐他们见了叛兵不可先开枪,要先高呼“白连长来了”。然后开枪。士兵们照白的命令行事,匪徒听闻白来了,皆仓惶而逃。新兵原来被迫叛变的,自不愿随匪而去。白不但找回所失之部队、枪械与马匹,且获匪之枪支与物品不少。归来后,白电陈马营长请求处分,自以为轻则入监,重则难以想象。幸而马营长待白很好,电报向谭督军司令说明叛变是他所招募的,与白无关,并陈诉白剿匪之功,治军之严,禁烟之认真,而且已追回了叛兵,请从轻处罚。不久马营长接奉谭之复电,云“此次兵变,该连长追剿办理妥捷,殊堪嘉奖”等语。接到电令真是喜出望外,真是感谢谭督军之宽厚,马营长之爱护。
    成长有经历,大领导都是从小干起的。宰相必起于州县,将军必兴于卒伍。别慌,小白,生活在考验你!百色这片热土在给你机会锻炼成长!
    兵变后,有人对白说:“黄季宽(绍竑)禁烟很宽,你禁烟太严,这是兵变之主要原因。”劝白不妨从宽。白大不以为然,因为白氏出自回族,信奉伊斯兰教,遵从教规,不涉毒品,而且白氏父亲是因为染上鸦片瘾而中年亡故,并造成家道衰落的。因而白对烟土鸦片很痛恨,坚持严厉禁烟。黄绍竑后来在回忆录中说:“白崇禧在这个阶段里,可以说对鸦片烟土没有什么沾染。”白说如果因噎废食,则国家、社会岂有安宁之日?白仍然严禁滇烟进入广西。小白,你知道吗?这样搞,广西的税源要断了哦?
    一九二一年,广西的天开始变了。变成了广东军政府的天,其实民国的天常变,先介绍下民国初期的形势吧!
     辛亥革命后,帝制被推翻,中国分裂成以北洋系为根底的中央政府,各省大体保持独立,后来冒出了国民党,在广州开府,号称广东军政府,广东国民政府。如此,中国至少有三种政府形态,隶属不同主人管理。两广省区由武鸣烂仔,土匪头陆荣廷任两广巡阅使(即两广总督)统治。其实别把广东想得那么厉害,再早一点,我们百色西林的官二代子弟岑春煊也做过两广总督的角色。老陆在广东大概是压榨过狠,弄得官民怨声载道,而且老给孙大炮(临时大总统,总理)下拌子,不配合革命,孙大炮就派了弟子陈炯明来讨伐(当时孙、陈两人还未反脸)。后来孙操之过急,逼陈北伐,筹款筹粮。陈氏不从,奋起反抗,炮轰总统府,致国母庆龄流产。蒋介石上了中山舰侍卫平叛,后以中山传人自居,此系后话不提。)陈打出粤人治粤口号,很快把老陆从广东花花大世界打回老家武鸣。这还不算,粤军一把火还烧了陆老帅的老巢——宁武庄园。粤军击溃老桂系部队后,陆的老部又分化成几股势力:沈鸿英盘踞柳州一带,刘日福盘踞左右江,成立自治军,所谓自治就是自己管自己了,不要政府,不要爹娘管了!反正有枪就是爹,有炮就是娘!就想复辟。而马晓军则见机行事,投靠了广东军政府派来广西的光杆省长----马君武(曾任广西大学的校长,请注意,不是创办人,创办人是黄绍竑),马君武只有主义,信仰,无根基,无实力,有人来投靠,何乐而不为?反正就是一顶官帽,谁愿戴就送谁。就委任马为田南警备司令(管百色十几个县呢)相当于军分区司令,正师级干部。马晓军一下子从营长跳到了师长,实现了惊险的一跳!但马的部队也就千把人,势单力薄。民国十年(即一九二一年),刘永福纠集了八千人围攻百色。刘永福是博白仔,后来统治了百色好多年,以后有空我再写他。
    一日,刘之自治军于拂晓之际,包围马之司令部,小白因公也在司令部,众人虽事先有所警觉,惟缺乏经验,以致刘、陆等人缴了驻防百色之部队的枪械,而又包围司令部。马晓军司令被逮捕。小白见形势危急,坠城墙而逃出,而召集夏威之一营与小白驻扎禄丰之部队(黄绍竑之一营已全被自治军解决),由逻里旧州、坡脚渡红水河至贵州之南龙(今贵州安龙)求援于黔军刘莘园、陆荫楫等人。刘、陆是白保定的同学,昔日广西打陆荣廷与白相处甚欢,后来他们退回贵州时,部队多患恶性疟疾,白又派兵护送。因为有此关系,所以小白才敢效法申包胥哭师秦廷。
   至南龙,刘、陆善待白部,卖烟土相助(请注意,这句话很平淡,内涵极其丰富),又派兵巡守红河,以防自治军渡河追击。白部既得粮饷,又得刘、陆之支持,稍事休息之后,由坡脚渡河攻打西隆(今隆林县)。当与自治军隔河相峙时,小白于夜间查勤巡战线,行至一山坡上,高约10余丈,在坡脚之北(今安龙县坡脚乡)。因对岸是敌机关枪阵地,当晚天雨而黑暗,行到山坡时随从燃手电筒引起对面敌之扫射,因将电筒熄灭,路滑而跌落于山坡之下,折断左腿胫骨,昏迷约十数分钟,醒来不能行动。白崇禧感觉部队不能因他受伤而停止攻击,乃将全军(仅三百多人)交由夏威指挥,不幸部队前进西隆(今隆林县),沿红河之某山顶受挫,死伤了十余人。白见情势非常不利,不得已第二天卧在担架上指挥部队进攻。事前白告谕官兵此次重回广西,乃胜败存亡之事,望大家戳力同心。白睡在担架上若攻击失败,白决与之同死不退。官兵甚受感动,一鼓作气,击败刘日福、陆云高等人之自治军,乘胜追至百色。马司令至此方被释放并逃往南宁。白因亟须赴广州就医,遂打算将兵权交给马司令,不料事情却起了意外,有人起了篡夺军权之心,这个人便是手下营长,容县猛仔黄绍竑。后来问题又是如何解决了呢?从两个江湖超级大佬的对话中可还原当年历史。
     A:广西有几位留学日本士官的学生?
     B:只有马晓军一人,此人曾任广西模范营营长,白崇禧在那儿当过连长。
     A:此人为人,能力如何?白当时表现怎样?
     B:马晓军看钱极重而胆子极小,一听见枪声便神经紧张,手足颤动,每逢军情紧急,即借故离开部队躲往安全地区,部队统率即交由黄绍竑,白崇禧,夏威等几个营长全权处理。危险期一过,马氏又回来做主官。如是者,颇为官兵所轻视。一九二一年,百色防地为刘日福自治军所袭,部队都逃往黔边。马氏个人却逃往南宁,到刘部被驱离百色后,马氏又要归队,这时黄绍竑,夏威等都主张拍一电报给他,请其不必回营。独白氏坚持不可,他认为这样做,无异于犯上作乱,于做人的道义有亏。从这个例子看,以马晓军这样的人,白氏对他尚且忠心耿耿,其为人的正直忠厚可知。
     A:“唔,唔,白崇禧是行,但是和我总是合不来,我不知道为什么不喜欢他……”别以为这只是一段普通人的对话。这A便是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中正,这B便是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总司令李宗仁。(此段对话见自史学大师唐徳刚先生所著《李宗仁回忆录》上册343页)马统帅部队由陆路开往南宁。当时,马君武先生因缺乏支持,征得李宗仁将军(当时李是定桂军旅长)之同意,与小白同船至南宁转往广州。
别了百色!别了,模范营的兄弟们!我会再回来的!也相信百色这片土地会有更牛b的人出现(果不其然,九年之后,来了个比白更年轻,更牛b的矮个四川小伙子,一出手,便是两个军的总政委,想杀谁杀谁!)至广州,住院治疗,照X光相片,始知左腿胫骨折断,因时日过久,已长了假骨,无法再施手术。休养一年后,虽左脚稍短,一生的行动尚称方便。
     白崇禧,字剑生,自此之后改为健生!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更多关于“古城轶事”的热门文章

爱美资讯

简介:爱美,是每一个女人的天性!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让您更健康、更美丽!

本站推荐TODAY'S FOCUS

探秘|凌云那么多的古钱币从何而来?

探秘|凌云那么多的古钱币从何

  通讯员米儒聪 在凌云县民族历史博物馆里的一角的三个展柜,陈列着许多大大小小的方孔铜钱...

探秘|凌云那么多的古钱币从何而来?

探秘|凌云那么多的古钱币从何

  通讯员米儒聪 在凌云县民族历史博物馆里的一角的三个展柜,陈列着许多大大小小的方孔铜钱...

焦点图标题层

热门排行榜TOP

本周TOP10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