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魅力山城 > 古城轶事 >

阿春和阿凡

发布: 2017-04-25 | 来源: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 | 编辑:admin | 查看:

 做人要行善,不要有歹心,否则不会有好结果的。这个“阿春与阿凡”的故事......

 

岑正鹏作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农夫叫阿贞,父母早丧,自个儿勤俭做家,日日辛勤劳动,年过二十了还未有妻室。

一天,他到河边玉米地里锄草,天空突然黑了一阵,几声霹雳,一阵清雨下了起来。霎时,雨停了,一片阳光灿烂,大地一片清新。天边有一排七人仙女,身飘如纸,直飞到河边大树下,一个个更换衣裳,下河里洗澡,唱着欢歌,戏耍笑闹。阿贞躲在大树背后,偷偷地瞧着这七个仙女,心里暗惊:她们太美了,美极了!便趁着她们洗澡欢乐的时候,把一个仙女的长裙私藏了,并请求大树给他作媒。七位仙女洗完澡后,都在大树下更换衣裙,因为这衣裙是玉皇大帝特别给仙女的衣物,只要仙女一穿上,就能随意飘飞。六位仙女已换上裙衣,飞回天宫,七仙女却找不到自己的裙衣,不能飞回天宫了。她焦急地问大树公;“大树公,你知道我的衣裙在哪里吗?”

“七仙姑,不知你能不能给我老人家问句话?”大树公和气地问。  

“尽管说吧,大树公。”

“你喜爱人间吗?”

“大树公,这次我们都是偷下凡尘的,人间太美了。”

“七仙姑,那我就为你说媒,看你相中不相中罗?”大树公用手指着阿贞说。

 七仙女端详着阿贞,好一个壮汉,好一双画眉眼,宽大的肩膀,俊俏的模样。她脸红了,含羞地点了点头。于是两人同拜大树公结为夫妻。

 七仙女与阿贞夫妻恩爱渡过了七个春秋,生了两个男孩。大的取名叫阿春,小的取名叫阿凡,意思是天宫的仙女,在春天季节下凡,在人间所生的两个孩子。

 一天,父亲出外有事,交待两儿在家里玩,不要乱开父亲的箱子,因为箱子里藏着七年前所收的仙女裙衣。谁知,两小不懂事,打开了箱子。七仙女一见天宫的裙衣,觉得很美,自己虽然永不回天宫了,不妨穿上看看。刚拿裙衣穿上,突然听见天空中天巡官在喝喊:“七仙女,天皇圣旨;你偷下凡尘,私出天官,在上界是七天,在下界已是七年,命速回天庭治罪!”

 七仙女拥抱两儿,泪水汪汪,不愿离开这一年四季的人间。但有什么办法,谁违拗得玉帝的圣旨?她从头发上取下两颗玉珠,送给两儿,嘱咐两儿告诉父亲,母亲已回天宫。两儿哭着,七仙女向两儿扬手,身飘如纱,飞回天宫去了。

两儿各拿一颗玉珠,哭哭啼啼。哭过一阵,慢慢出外去玩,看见布洛陀(瑶族传说中开辟天地的始祖)在打铁,就去看了。布洛陀见他俩弟兄玩玉珠,说要看看,于是把两颗玉珠放在铁砧上用锤打碎了。

两颗玉珠被打碎,俩兄弟哭得很伤心:“布洛陀啊布洛陀,那是母亲送给我俩的。”

“那你们母亲去哪里了?”布洛陀问。“母亲今早已被天兵天将赶回天宫了,母亲说,日后要我们到天宫去找她,得凭这两颗玉珠呢。”两兄弟边说边哭。布洛陀可怜这孩子俩,便劝他俩说:“好,我拿两棵撑天树种赔你们,如果要去天官就念符语——吗啊(瑶语;长啊)吗啊,吗咧祝倒祝汞(瑶语意思是:长它登头登天。)”两兄弟得到撑天树种后,都各自栽种,弟弟阿凡依照布洛陀的话念了符语,果然灵验。哥哥阿春却想;我试试看,撑天树到半空会不会弯下来,他不按布洛陀所念的符语,自作聪明地念道:“啊吗,啊吗,吗咧呶当汞买姑夺(瑶语:意思是长呀,长到半空弯下来啊。)”真的,撑天树长到半空中就弯下来了。

话说七仙女飞回天宫这天晚上,丈夫阿贞回到家,听到两个儿子一说,便气死了。两儿哭哭啼啼,第二天,两人商量去天宫找母亲。由于阿春的树没长登天界,便同上阿凡种的撑天树。爬啊上啊,日复一日,好在抱着撑天树肚子自己会饱,整整爬了一年,才爬到了南天门。

到了天界,两人急奔天宫,被天巡官抓获,拿到天宫内殿,由玉皇大帝审问。玉皇大帝问清是七仙女在人间所生的两子时,便说:“小孩,你俩母亲已被贬出官,由宫女贬为民女,想见你母亲,请天巡官带去吧。”两兄弟便跟着天巡官往天界的一个村庄走去。走了很久,终于看见母亲正坐在一家门前。

“娘、娘,”两儿叫喊着。七仙女感到惊奇,仔细一看,真的是两个亲生儿子已走到跟前,顿时母子三人抱成一团,泪水汪汪哭开了。

 这时,来了两位天将,他们睁眼鼓鼻,上身裸露,体魄健壮,手持武器,神态威严。俩孩子害怕极了。母亲安慰说;“别怕,这是哼哈二将,是你们的外祖父玉皇大帝派来的。”说着教两儿下跪拜叫:“神将………”哼哈二将自然高兴,他们本是守护庙门的两个神,是玉帝派来为难兄弟俩的。

兄弟俩在天界生活了两天,便想告辞母亲回往下界。可哼哈二将认为他俩总要牵挂七仙女的心,想害死他们,所以死死缠着不依:“两外孙,明天你两跟我上山开荒,开完才准你俩返人间。”阿春和阿凡答应了。

第二天,兄弟俩顺从哼哈二将的安排,要到大森林去开荒。可七仙女已知父亲内情,二将想趁开荒猛砍大树的机会,让大树压死兄弟俩。她暗中想了办法,找来两只铁三脚架,让两儿带上,嘱咐两儿说:“两儿,如大树压下,你俩就把头钻进三脚架下,以保生命。”果然,刚上山,二将让兄弟俩在后面跟着,他们迅速地跑上前,挥动大刀,砍了一排排大树,企图压死兄弟俩。可是,阿春和阿凡按照妈妈的嘱咐,立即架好三脚架,把头钻进当中,保住了性命,第一天的开荒总算躲过了。

第三天,阿春和阿凡又求哼哈二将说:“神将,今天我俩该回人间了。”二将又说:“还没完呢,今天得跟我往奇鸟山去捡小米子,捡完才准许回人间去。”阿春和阿凡不得不服从,去问妈妈想办法,妈妈说:“只要你俩学着鸟儿叫,鸟群自然会帮忙的。”兄弟俩往奇鸟山上去,啊,遍野遍山都撒有小米子,何时才能捡完呢。两兄弟便学着画眉叫,果然鸟群们帮忙用嘴叼来小米粒,半天的工夫捡完了。

第四天,一大早起来,两兄弟又对哼哈二将说:“按照二将的诺言,我俩该返人间了。”“不行,今天,你俩得跟我去打铁,打几把锄头留我开春用。打到我们满意才准许你们返回人间。”二将狡狯地说。没办法,两人只有暗里请妈妈帮忙,妈妈伤心地说:“这回,哼哈二将非锤死你俩不可。他俩想用你俩的头当铁砧打铁。不怕,我在天宫时有两根神针,你俩在他打铁时把它放在头上,以防万一。”两儿依母行事,果然二将要他俩的头作铁砧打。二将使尽平生力气,用铁锤锰打兄弟俩的头,可怎样也打不死这兄弟俩,他们惊奇地问:“喂,你俩感到痛吗?”“不痛,神将,舒服得很。”

哼哈二将对兄弟俩说:“今天是个什么日子,锤打也不痛,让我也试试吧!”说着,便让兄弟俩用力打他们的头,谁知,猛力两锤,哼哈二将已命丧黄泉。想暗害阿春和阿凡的二将终于自食其果。

第五天,阿春和阿凡,请求妈妈和他俩返回人间。七仙女为两儿准备了每人一只鹅,一只鸡,和一包午饭。阳光暖暖,母子三人踏上返程之路——撑天树返回人间都很高兴。可是刚下几步,七仙女己觉身体摇摇摆摆,眼花缭乱,手酸脚麻,自知回返人间不得了。她泪水汪汪,对着两儿说:“妈妈不能回返人间了,就送你俩到这里吧,你俩要听妈妈的话,千万别起歹心,各人保管好妈妈给的一只鹅一只鸡。路上,哪时鹅和鸡自己叫了,才能吃晌午饭。另外,在人间,不要作恶,路途看到芭蕉树不要乱砍,要跟清水河,别跟红水河,要多作好事……”嘱咐完,母子含泪告别了。

说来也怪,两兄弟走到人间,却只用了一早晨的工夫。遥望故乡,原来到处有人居住,眼前却渺无人烟,大地已变一片荒原。兄弟俩商量了一下,便选了一条最大的河流,顺着河走,也许会回到人们居住的地方。将近中午,阿春饿了,就折了根小木条,用力戳给鹅和鸡叫:“呱呱”“喔啊”,“弟,妈不是说过吗?鹅鸡叫了该吃晌午饭了。”可阿凡不依:“哥,你这样做是不行的。”阿眷执意自己吃了,谁知一开午饭包,只有半包饭,半包却是黑黑的木炭。中午到了,阿凡的鹅和鸡叫了,阿凡才开午饭包来吃,包里一半是糯饭,一半是锃亮的黄金。吃了午饭后,两兄弟又走了一阵,可阿春硬说妈妈偏心,午饭给的都不一样,他不听妈妈的话了,路上用刀乱砍芭蕉树及一些树林,于是大河冒出红水,象血一样,这是阿春不遵从妈妈的嘱咐造成的。

弟弟阿凡看到哥哥为非作歹,说:“哥哥,你是为非作歹,不得乱来哩。”阿春不听劝告,反恶狠狠地说;“我走我的独木桥,你走你的阳关道。”说完自己走了。

阿春沿着血红的大河边走去。阿凡找到一条清清的河流才跟着走。走啊走啊,吃野果睡草窝,不觉走了一年的光景,才隐隐约约望见人家。这天晚上,走进了一个村庄,虽然有很多人家,人却毫无踪迹。他走进一家人户,屋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只大箱子。他又饿又累,全身酸痛,便坐在大箱子上休息。坐了一会儿,怎么,象有针刺了屁股一下,阿凡站了起来,什么也不见,刚坐下去,谁知针又猛刺上来“难道大箱子里有鬼?”说着要打开箱子。箱子却自己开了,有两个十七、八岁的姑娘伸出头来,悄声对阿凡说:“阿哥,你怎么走到这里来。这里不好了,有人熊吃人呢……”哭着诉说人熊吃人,把整个村庄的人都吃完了,唯一幸存的是她俩姐妹。阿凡说:“阿妹俩,我饿了,你俩舂点米煮给我吃吧!”“阿哥,不能,只要舂米声一响,人熊就会跑来吃掉我们的。”阿凡说:“不怕,妹俩,有我保护,怕他个啥。”

两姐妹提心吊胆地舂起米来。人熊凶恶地跑下山来了。两姐妹很怕,但阿凡劝她俩不要慌。当人熊凶狠地奸笑着奔来时,阿凡手拿大刀,猛砍人熊。眼见人熊头已落地,但人熊又用手捡起来接上,又猛扑过来。一连三次,都被阿凡砍断头,人熊才狼狈地跑回山上的洞里。两姐妹总算煮得饭给阿凡吃。饭后,阿凡苦思冥想,如何为民除这一吃人的祸害。他告诉两姐妹藏好,自己便趁着昏暗的月光,爬上山去。到洞口边探望,人熊在洞里点着一盏油灯,一面摸被砍断几次的头,一面说凉风话:“钢刀利刀杀我我不死,只有鸡屎染在五倍木尖上杀我,我才命丧。”一连唠唠叨叨地念了三次,阿凡终于得到了制服人熊的方法。

第二天大早,阿凡就砍了一根大五倍木(此木瑶族常用作药,治小儿退热,学名盐肤木),把它削成一柄大刀,用木炭染黑,刀口上拿鸡屎涂了厚厚一层。准备好了就叫那两姐妹舂米。人熊又来了,手中还拿着一根起死回生的神棍,这次来势更猛。阿凡很沉着,待人熊猛扑几次,看准了一刀砍去,人熊的头掉下了地。人熊捡头再接接不上,又拿神棍指着头,也接不上了,终于倒地而死。两姐妹兴奋得拥抱着阿凡,为阿凡除了大害而欢呼。阿凡捡了那根起死回生神棍,爬上山,去到人熊居住的窝,找到了装有很多人眼睛的锅子,把人眼睛和一大堆人骨放在一起,用起死回生神棍一点,果然全村庄老老少少都回生了。

帮助阿凡的两姐妹,姐姐叫阿风,美丽大方,阿妹叫阿秀,貌似仙人,姐妹俩都对阿凡产生了爱情。可父母都不愿意,征求几个老寿太婆也不同意,主要原因是嫌阿凡是个流浪汉。两妹终于想了个妙法,她们对反对她们婚事的人说:“如果不同意,也好,我们就去偷阿凡的起死回生棍,叫全村人又死回去吧。”这吓坏了全村人,逼得老人们都同意了。   

春光暖暖,照在绿色的大道上,阿凡出于对阿凤的爱,带着她俩姐妹谋生去了。三人同行,行了半年,到了一条河边,碰见一只老母猴正在河边洗衣服。母猴一看见阿风和阿秀穿着鲜艳的衣服,一跳起来就扑到她们身上乱撕,阿凡很气恼,一脚把母猴踢下河去了。三人又往河岸上的一个村走去。想不到碰见了哥哥阿春,兄弟相逢,真是高兴,阿春问:“阿弟,你过河看见你大嫂没有?”“没有。曾看见一只母猴在河边洗衣服,它撕人的衣服,我踢了它一脚,跌下河去了。”“啊,你闯下大祸了,那正是你大嫂子哩!”阿春本想和弟弟反脸,但一见他背后的两个美丽的姑娘,马上又笑着,热情地欢迎他们了。他们跟哥哥住了下来。

一天,阿春特邀弟弟出外聊天,他说:“阿弟,你大嫂死生不理她了。我倒看见有个地方有财宝,我俩合力就能够要得来,有了钱财,我再找个姑娘得了,只怕你不肯帮忙。”

“哪里有财宝?我们马上去找吧。”

“在那边,有个银钱坑。”阿春用手指着前面的一个坑说。

于是两兄弟徘徊在深坑边,阿凡什么也看不见,说;“哥,什么也没有见。”阿春狡猾地说;“你耍趴下来才能看见呢。”当阿凡趴下伸头往坑下望时,阿春乘机抱住阿凡的双腿,把弟弟丢下坑去了。

把弟弟丢下坑后,阿春马上回家要强占阿凤和阿秀为妻,但遭到了坚决的拒绝和反抗。阿凡的妻子带着妹妹到河边独立生活,幸遇打鱼郎阿广的照顾,妹妹阿秀和阿广产生了爱情,结了婚。姐姐就跟妹妹、妹夫过活。

自从阿春暗害弟弟后,天空突然闪出奇光,飞出一条天狗,来到他家中堂。天狗一一这正是七仙女的化身。阿春以为这是天赐之宝,天天喂点残食给它吃。天狗天天到坑边徘徊,还飞下洞去看,不时叼点东西给阿凡吃。阿凡感觉到母亲的慈爱。他对天狗说:“在坑里长住总不是办法,只要你如何想办法得把尖刀和一些竹子来给我,我便有办法回到地面上了。”天狗点了点头,于是回到阿春的房里,可尖刀却挂在墙壁上。见着阿春回来,它便“汪汪汪”地对着尖刀叫,阿春认为天狗是看玩的,便取下放在地上,可天狗又“狂汪汪”地领着阿春在一片竹林里叫,意思叫他砍竹子,阿春也砍了一片竹子,天狗用嘴示意着,又要他砍为一节一节的竹筒。

晚上,月光皎洁,天狗勤快地叼着尖刀,放下坑口,然后叼着很多竹子一节一节的拿来放下坑口。阿凡在坑下,用了三天三夜的时间,削制了很多乐器:箫、竹笛、萨……等等,瑶族的乐器传说都是他刨制的。不久,坑口发出悠悠的箫声。越吹越动听,越吹越婉转,引来了森林里的禽兽,特别是老虎,狮子、猴子。野兽们在坑口大声向坑下叫喊:“如你分给我们乐器,我们宁愿舍生下坑救你。”“可以,只要你们救嘛。”阿凡在坑下回应说。野兽们都紧张地要跳下坑,可是又都害怕出不来。最后是百丈长尾鸡把长尾放下深坑,救出了阿凡。阿凡刚上到坑口,野兽们呼地都来争抢竹乐器。阿凡只剩手中的箫管,其它都被抢光了。老虎一样都抢不得,便央求阿凡把箫给它。阿凡不给,老虎想吃他,阿凡便拿个竹筒给老虎。老虎跑回森林里,高兴地吹,但吹不响,从此,老虎和人结了冤仇,只要人们一吹箫,它听到就要下山来吃人。   

阿凡回到地面那天,天狗也返上天界。天空突然一阵雷鸣电闪,把阿春闪死了。第二天,阿凡找到了妻子,夫妻又团聚了。阿凡和阿风,阿广和阿秀,享受着冲破黑暗而换来的幸福生活。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农夫叫阿贞,父母早丧,自个儿勤俭做家,日日辛勤劳动,年过二十了还未有妻室。

一天,他到河边玉米地里锄草,天空突然黑了一阵,几声霹雳,一阵清雨下了起来。霎时,雨停了,一片阳光灿烂,大地一片清新。天边有一排七人仙女,身飘如纸,直飞到河边大树下,一个个更换衣裳,下河里洗澡,唱着欢歌,戏耍笑闹。阿贞躲在大树背后,偷偷地瞧着这七个仙女,心里暗惊:她们太美了,美极了!便趁着她们洗澡欢乐的时候,把一个仙女的长裙私藏了,并请求大树给他作媒。七位仙女洗完澡后,都在大树下更换衣裙,因为这衣裙是玉皇大帝特别给仙女的衣物,只要仙女一穿上,就能随意飘飞。六位仙女已换上裙衣,飞回天宫,七仙女却找不到自己的裙衣,不能飞回天宫了。她焦急地问大树公;“大树公,你知道我的衣裙在哪里吗?”

“七仙姑,不知你能不能给我老人家问句话?”大树公和气地问。  

“尽管说吧,大树公。”

“你喜爱人间吗?”

“大树公,这次我们都是偷下凡尘的,人间太美了。”

“七仙姑,那我就为你说媒,看你相中不相中罗?”大树公用手指着阿贞说。

 七仙女端详着阿贞,好一个壮汉,好一双画眉眼,宽大的肩膀,俊俏的模样。她脸红了,含羞地点了点头。于是两人同拜大树公结为夫妻。

 七仙女与阿贞夫妻恩爱渡过了七个春秋,生了两个男孩。大的取名叫阿春,小的取名叫阿凡,意思是天宫的仙女,在春天季节下凡,在人间所生的两个孩子。

 一天,父亲出外有事,交待两儿在家里玩,不要乱开父亲的箱子,因为箱子里藏着七年前所收的仙女裙衣。谁知,两小不懂事,打开了箱子。七仙女一见天宫的裙衣,觉得很美,自己虽然永不回天宫了,不妨穿上看看。刚拿裙衣穿上,突然听见天空中天巡官在喝喊:“七仙女,天皇圣旨;你偷下凡尘,私出天官,在上界是七天,在下界已是七年,命速回天庭治罪!”

 七仙女拥抱两儿,泪水汪汪,不愿离开这一年四季的人间。但有什么办法,谁违拗得玉帝的圣旨?她从头发上取下两颗玉珠,送给两儿,嘱咐两儿告诉父亲,母亲已回天宫。两儿哭着,七仙女向两儿扬手,身飘如纱,飞回天宫去了。

两儿各拿一颗玉珠,哭哭啼啼。哭过一阵,慢慢出外去玩,看见布洛陀(瑶族传说中开辟天地的始祖)在打铁,就去看了。布洛陀见他俩弟兄玩玉珠,说要看看,于是把两颗玉珠放在铁砧上用锤打碎了。

两颗玉珠被打碎,俩兄弟哭得很伤心:“布洛陀啊布洛陀,那是母亲送给我俩的。”

“那你们母亲去哪里了?”布洛陀问。“母亲今早已被天兵天将赶回天宫了,母亲说,日后要我们到天宫去找她,得凭这两颗玉珠呢。”两兄弟边说边哭。布洛陀可怜这孩子俩,便劝他俩说:“好,我拿两棵撑天树种赔你们,如果要去天官就念符语——吗啊(瑶语;长啊)吗啊,吗咧祝倒祝汞(瑶语意思是:长它登头登天。)”两兄弟得到撑天树种后,都各自栽种,弟弟阿凡依照布洛陀的话念了符语,果然灵验。哥哥阿春却想;我试试看,撑天树到半空会不会弯下来,他不按布洛陀所念的符语,自作聪明地念道:“啊吗,啊吗,吗咧呶当汞买姑夺(瑶语:意思是长呀,长到半空弯下来啊。)”真的,撑天树长到半空中就弯下来了。

话说七仙女飞回天宫这天晚上,丈夫阿贞回到家,听到两个儿子一说,便气死了。两儿哭哭啼啼,第二天,两人商量去天宫找母亲。由于阿春的树没长登天界,便同上阿凡种的撑天树。爬啊上啊,日复一日,好在抱着撑天树肚子自己会饱,整整爬了一年,才爬到了南天门。

到了天界,两人急奔天宫,被天巡官抓获,拿到天宫内殿,由玉皇大帝审问。玉皇大帝问清是七仙女在人间所生的两子时,便说:“小孩,你俩母亲已被贬出官,由宫女贬为民女,想见你母亲,请天巡官带去吧。”两兄弟便跟着天巡官往天界的一个村庄走去。走了很久,终于看见母亲正坐在一家门前。

“娘、娘,”两儿叫喊着。七仙女感到惊奇,仔细一看,真的是两个亲生儿子已走到跟前,顿时母子三人抱成一团,泪水汪汪哭开了。

 这时,来了两位天将,他们睁眼鼓鼻,上身裸露,体魄健壮,手持武器,神态威严。俩孩子害怕极了。母亲安慰说;“别怕,这是哼哈二将,是你们的外祖父玉皇大帝派来的。”说着教两儿下跪拜叫:“神将………”哼哈二将自然高兴,他们本是守护庙门的两个神,是玉帝派来为难兄弟俩的。

兄弟俩在天界生活了两天,便想告辞母亲回往下界。可哼哈二将认为他俩总要牵挂七仙女的心,想害死他们,所以死死缠着不依:“两外孙,明天你两跟我上山开荒,开完才准你俩返人间。”阿春和阿凡答应了。

第二天,兄弟俩顺从哼哈二将的安排,要到大森林去开荒。可七仙女已知父亲内情,二将想趁开荒猛砍大树的机会,让大树压死兄弟俩。她暗中想了办法,找来两只铁三脚架,让两儿带上,嘱咐两儿说:“两儿,如大树压下,你俩就把头钻进三脚架下,以保生命。”果然,刚上山,二将让兄弟俩在后面跟着,他们迅速地跑上前,挥动大刀,砍了一排排大树,企图压死兄弟俩。可是,阿春和阿凡按照妈妈的嘱咐,立即架好三脚架,把头钻进当中,保住了性命,第一天的开荒总算躲过了。

第三天,阿春和阿凡又求哼哈二将说:“神将,今天我俩该回人间了。”二将又说:“还没完呢,今天得跟我往奇鸟山去捡小米子,捡完才准许回人间去。”阿春和阿凡不得不服从,去问妈妈想办法,妈妈说:“只要你俩学着鸟儿叫,鸟群自然会帮忙的。”兄弟俩往奇鸟山上去,啊,遍野遍山都撒有小米子,何时才能捡完呢。两兄弟便学着画眉叫,果然鸟群们帮忙用嘴叼来小米粒,半天的工夫捡完了。

第四天,一大早起来,两兄弟又对哼哈二将说:“按照二将的诺言,我俩该返人间了。”“不行,今天,你俩得跟我去打铁,打几把锄头留我开春用。打到我们满意才准许你们返回人间。”二将狡狯地说。没办法,两人只有暗里请妈妈帮忙,妈妈伤心地说:“这回,哼哈二将非锤死你俩不可。他俩想用你俩的头当铁砧打铁。不怕,我在天宫时有两根神针,你俩在他打铁时把它放在头上,以防万一。”两儿依母行事,果然二将要他俩的头作铁砧打。二将使尽平生力气,用铁锤锰打兄弟俩的头,可怎样也打不死这兄弟俩,他们惊奇地问:“喂,你俩感到痛吗?”“不痛,神将,舒服得很。”

哼哈二将对兄弟俩说:“今天是个什么日子,锤打也不痛,让我也试试吧!”说着,便让兄弟俩用力打他们的头,谁知,猛力两锤,哼哈二将已命丧黄泉。想暗害阿春和阿凡的二将终于自食其果。

第五天,阿春和阿凡,请求妈妈和他俩返回人间。七仙女为两儿准备了每人一只鹅,一只鸡,和一包午饭。阳光暖暖,母子三人踏上返程之路——撑天树返回人间都很高兴。可是刚下几步,七仙女己觉身体摇摇摆摆,眼花缭乱,手酸脚麻,自知回返人间不得了。她泪水汪汪,对着两儿说:“妈妈不能回返人间了,就送你俩到这里吧,你俩要听妈妈的话,千万别起歹心,各人保管好妈妈给的一只鹅一只鸡。路上,哪时鹅和鸡自己叫了,才能吃晌午饭。另外,在人间,不要作恶,路途看到芭蕉树不要乱砍,要跟清水河,别跟红水河,要多作好事……”嘱咐完,母子含泪告别了。

说来也怪,两兄弟走到人间,却只用了一早晨的工夫。遥望故乡,原来到处有人居住,眼前却渺无人烟,大地已变一片荒原。兄弟俩商量了一下,便选了一条最大的河流,顺着河走,也许会回到人们居住的地方。将近中午,阿春饿了,就折了根小木条,用力戳给鹅和鸡叫:“呱呱”“喔啊”,“弟,妈不是说过吗?鹅鸡叫了该吃晌午饭了。”可阿凡不依:“哥,你这样做是不行的。”阿眷执意自己吃了,谁知一开午饭包,只有半包饭,半包却是黑黑的木炭。中午到了,阿凡的鹅和鸡叫了,阿凡才开午饭包来吃,包里一半是糯饭,一半是锃亮的黄金。吃了午饭后,两兄弟又走了一阵,可阿春硬说妈妈偏心,午饭给的都不一样,他不听妈妈的话了,路上用刀乱砍芭蕉树及一些树林,于是大河冒出红水,象血一样,这是阿春不遵从妈妈的嘱咐造成的。

弟弟阿凡看到哥哥为非作歹,说:“哥哥,你是为非作歹,不得乱来哩。”阿春不听劝告,反恶狠狠地说;“我走我的独木桥,你走你的阳关道。”说完自己走了。

阿春沿着血红的大河边走去。阿凡找到一条清清的河流才跟着走。走啊走啊,吃野果睡草窝,不觉走了一年的光景,才隐隐约约望见人家。这天晚上,走进了一个村庄,虽然有很多人家,人却毫无踪迹。他走进一家人户,屋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只大箱子。他又饿又累,全身酸痛,便坐在大箱子上休息。坐了一会儿,怎么,象有针刺了屁股一下,阿凡站了起来,什么也不见,刚坐下去,谁知针又猛刺上来“难道大箱子里有鬼?”说着要打开箱子。箱子却自己开了,有两个十七、八岁的姑娘伸出头来,悄声对阿凡说:“阿哥,你怎么走到这里来。这里不好了,有人熊吃人呢……”哭着诉说人熊吃人,把整个村庄的人都吃完了,唯一幸存的是她俩姐妹。阿凡说:“阿妹俩,我饿了,你俩舂点米煮给我吃吧!”“阿哥,不能,只要舂米声一响,人熊就会跑来吃掉我们的。”阿凡说:“不怕,妹俩,有我保护,怕他个啥。”

两姐妹提心吊胆地舂起米来。人熊凶恶地跑下山来了。两姐妹很怕,但阿凡劝她俩不要慌。当人熊凶狠地奸笑着奔来时,阿凡手拿大刀,猛砍人熊。眼见人熊头已落地,但人熊又用手捡起来接上,又猛扑过来。一连三次,都被阿凡砍断头,人熊才狼狈地跑回山上的洞里。两姐妹总算煮得饭给阿凡吃。饭后,阿凡苦思冥想,如何为民除这一吃人的祸害。他告诉两姐妹藏好,自己便趁着昏暗的月光,爬上山去。到洞口边探望,人熊在洞里点着一盏油灯,一面摸被砍断几次的头,一面说凉风话:“钢刀利刀杀我我不死,只有鸡屎染在五倍木尖上杀我,我才命丧。”一连唠唠叨叨地念了三次,阿凡终于得到了制服人熊的方法。

第二天大早,阿凡就砍了一根大五倍木(此木瑶族常用作药,治小儿退热,学名盐肤木),把它削成一柄大刀,用木炭染黑,刀口上拿鸡屎涂了厚厚一层。准备好了就叫那两姐妹舂米。人熊又来了,手中还拿着一根起死回生的神棍,这次来势更猛。阿凡很沉着,待人熊猛扑几次,看准了一刀砍去,人熊的头掉下了地。人熊捡头再接接不上,又拿神棍指着头,也接不上了,终于倒地而死。两姐妹兴奋得拥抱着阿凡,为阿凡除了大害而欢呼。阿凡捡了那根起死回生神棍,爬上山,去到人熊居住的窝,找到了装有很多人眼睛的锅子,把人眼睛和一大堆人骨放在一起,用起死回生神棍一点,果然全村庄老老少少都回生了。

帮助阿凡的两姐妹,姐姐叫阿风,美丽大方,阿妹叫阿秀,貌似仙人,姐妹俩都对阿凡产生了爱情。可父母都不愿意,征求几个老寿太婆也不同意,主要原因是嫌阿凡是个流浪汉。两妹终于想了个妙法,她们对反对她们婚事的人说:“如果不同意,也好,我们就去偷阿凡的起死回生棍,叫全村人又死回去吧。”这吓坏了全村人,逼得老人们都同意了。   

春光暖暖,照在绿色的大道上,阿凡出于对阿凤的爱,带着她俩姐妹谋生去了。三人同行,行了半年,到了一条河边,碰见一只老母猴正在河边洗衣服。母猴一看见阿风和阿秀穿着鲜艳的衣服,一跳起来就扑到她们身上乱撕,阿凡很气恼,一脚把母猴踢下河去了。三人又往河岸上的一个村走去。想不到碰见了哥哥阿春,兄弟相逢,真是高兴,阿春问:“阿弟,你过河看见你大嫂没有?”“没有。曾看见一只母猴在河边洗衣服,它撕人的衣服,我踢了它一脚,跌下河去了。”“啊,你闯下大祸了,那正是你大嫂子哩!”阿春本想和弟弟反脸,但一见他背后的两个美丽的姑娘,马上又笑着,热情地欢迎他们了。他们跟哥哥住了下来。

一天,阿春特邀弟弟出外聊天,他说:“阿弟,你大嫂死生不理她了。我倒看见有个地方有财宝,我俩合力就能够要得来,有了钱财,我再找个姑娘得了,只怕你不肯帮忙。”

“哪里有财宝?我们马上去找吧。”

“在那边,有个银钱坑。”阿春用手指着前面的一个坑说。

于是两兄弟徘徊在深坑边,阿凡什么也看不见,说;“哥,什么也没有见。”阿春狡猾地说;“你耍趴下来才能看见呢。”当阿凡趴下伸头往坑下望时,阿春乘机抱住阿凡的双腿,把弟弟丢下坑去了。

把弟弟丢下坑后,阿春马上回家要强占阿凤和阿秀为妻,但遭到了坚决的拒绝和反抗。阿凡的妻子带着妹妹到河边独立生活,幸遇打鱼郎阿广的照顾,妹妹阿秀和阿广产生了爱情,结了婚。姐姐就跟妹妹、妹夫过活。

自从阿春暗害弟弟后,天空突然闪出奇光,飞出一条天狗,来到他家中堂。天狗一一这正是七仙女的化身。阿春以为这是天赐之宝,天天喂点残食给它吃。天狗天天到坑边徘徊,还飞下洞去看,不时叼点东西给阿凡吃。阿凡感觉到母亲的慈爱。他对天狗说:“在坑里长住总不是办法,只要你如何想办法得把尖刀和一些竹子来给我,我便有办法回到地面上了。”天狗点了点头,于是回到阿春的房里,可尖刀却挂在墙壁上。见着阿春回来,它便“汪汪汪”地对着尖刀叫,阿春认为天狗是看玩的,便取下放在地上,可天狗又“狂汪汪”地领着阿春在一片竹林里叫,意思叫他砍竹子,阿春也砍了一片竹子,天狗用嘴示意着,又要他砍为一节一节的竹筒。

晚上,月光皎洁,天狗勤快地叼着尖刀,放下坑口,然后叼着很多竹子一节一节的拿来放下坑口。阿凡在坑下,用了三天三夜的时间,削制了很多乐器:箫、竹笛、萨……等等,瑶族的乐器传说都是他刨制的。不久,坑口发出悠悠的箫声。越吹越动听,越吹越婉转,引来了森林里的禽兽,特别是老虎,狮子、猴子。野兽们在坑口大声向坑下叫喊:“如你分给我们乐器,我们宁愿舍生下坑救你。”“可以,只要你们救嘛。”阿凡在坑下回应说。野兽们都紧张地要跳下坑,可是又都害怕出不来。最后是百丈长尾鸡把长尾放下深坑,救出了阿凡。阿凡刚上到坑口,野兽们呼地都来争抢竹乐器。阿凡只剩手中的箫管,其它都被抢光了。老虎一样都抢不得,便央求阿凡把箫给它。阿凡不给,老虎想吃他,阿凡便拿个竹筒给老虎。老虎跑回森林里,高兴地吹,但吹不响,从此,老虎和人结了冤仇,只要人们一吹箫,它听到就要下山来吃人。   

阿凡回到地面那天,天狗也返上天界。天空突然一阵雷鸣电闪,把阿春闪死了。第二天,阿凡找到了妻子,夫妻又团聚了。阿凡和阿风,阿广和阿秀,享受着冲破黑暗而换来的幸福生活。

收集整理:韦永瑭

       插图:岑正鹏

       编辑:祝明思

       监制:覃艳兰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更多关于“古城轶事”的热门文章

爱美资讯

简介:爱美,是每一个女人的天性!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让您更健康、更美丽!

本站推荐TODAY'S FOCUS

阿春和阿凡

阿春和阿凡

  做人要行善,不要有歹心,否则不会有好结果的。这个阿春与阿凡的故事 ...... 岑正鹏作 很...

阿春和阿凡

阿春和阿凡

  做人要行善,不要有歹心,否则不会有好结果的。这个阿春与阿凡的故事 ...... 岑正鹏作 很...

焦点图标题层

热门排行榜TOP

本周TOP10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