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魅力山城 > 古城轶事 >

沧桑满眼是回归

发布: 2017-09-13 | 来源: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 | 编辑:admin | 查看:

 

——岑云汉诗《和父<题汾洲钓鱼矶>》解析
□戴道华
   

  十载离家今复归,溪云山月冷荆扉。 

  苔连曲径无人到,草偃长堤有鸟飞。

  院里松荫空寂寂,江头柳色尚依依。

  秋风独自持竿至,重扫先人旧钓矶。

  这是岑云汉于明朝熹宗天启元年(公元1621年)题刻于下甲汾洲钓鱼矶石壁的诗。作者岑云汉生于明朝神宗万历六年(公元1578年),卒于明崇祯年间(公元1644年),葬于迎晖山北崖“啸天龙”洞(今坟尚存)。岑云汉是岑绍勋嫡长子,乳名端,官名云汉,字天章,号中黄。明万历四十年(公元1612年),34岁的岑云汉袭父土知州职,成为古泗城土州第十三任土知州。天启初年(公元1621~1622年)赴海南参加镇压琼崖王豹等行动,被朝廷授以广西都司佥书,加衔援黔副总兵(无品级)。天启二年(公元1622年)传知州位给长子岑兆祯。

  这首诗可以翻译如下:被迫离家、流落在外十几年,今天我终于又回来了。静静的溪水倒映着朵朵白云,青青的远山悬挂着一轮明月,荆条围成的院门冷冷清清,没有一点热闹的气息。这条弯曲的小路有多久没人走过了啊,青苔都爬到路面上来了。那长长的河堤盖满了杂草,鸟在其间自由自在地飞来飞去。走进院里,只见松荫下空空的,一个人都没有。但是放眼望去,河边的垂柳却舒展着柔柔的枝条,长得那么翠绿!萧瑟秋风里,我把先父的钓鱼矶清扫干净,拿起钓竿独自垂钓起来。

  在这首壁刻诗后面有一段附言:“余遭家多难间离,奔走徒湘漓,将二十载,羽若飘蓬,戊午得归,则物换时移,凄凉并含,非昔囊比,慨而听诗,聊以自赏云耳。时天启元年(公元1621年)寒秋望前一日,天章岑云汉识。”

  这段附言为我们解读这首诗提供了一把钥匙,让我们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切入点。从这段附言我们可以获得关于这首诗及其作者以下几方面的信息:离家原因——家多难间离(家庭矛盾,兄弟相残);流落地域——湘漓(湖南、桂林一带);在外时间——将二十载(将近二十年);漂泊生活——羽若飘蓬(孤单寂寞,漂泊无依);归家时间——戊午得归(戊午年即万历四十六年,就是到公元1618年才回归泗城);归家心情——凄凉并含(既凄清又悲凉);和诗缘由——慨而听诗,聊以自赏(品先父诗而生感慨,和诗而给自己以鼓励);题刻时间——天启元年(公元1621年)寒秋望前一日(明熹宗天启元年秋月十五的前一天)。

  综合以上信息可知,在这首诗里,作者记述了自己被迫离家在外浪迹近二十年之后重返家园的所见所闻所感,表现了作者的得归之喜和睹物之悲,表达了作者对先父的缅怀之情和自己的隐逸之意。整首诗流露的思想情感是比较复杂的。

  首联,“十载离家今复归,溪云山月冷荆扉。”前句写离家之久,根据上述附言“奔走徒湘漓,将二十载”和五指山摩崖石刻关于岑云汉“自癸卯岁(公元1063年)家中别离,游遍湘漓,暨乎江左,癸丑(公元1613年)归边州。戊午(公元1618年)公先大夫薨,乃归州……”事迹的记述,“十载离家”不是一个确数,不应理解为十年,而实际上是十五年,算到他题刻这首诗的时间已经是十八年了,可见,作者岑云汉离家的时日可谓久矣。那么,是什么原因致使他那么长时间有家不能归呢?是土司统治集团内部的争权夺利导致的兄弟不睦甚至骨肉相残。据《凌云县志》载,岑云汉袭知州职后,同父异母之弟岑雷汉不服,勾结头目黄玛起兵夺职,焚劫岑云汉全家,岑云汉被迫流落邕州。可以想象,岑云汉流落异地的无奈和艰辛,所以虽然只是一句轻轻的“今复归”,也足见他的得归之喜。不过记忆是那么沉重,现实又是那么不堪目睹,回归之喜很快被“物换时移”的“凄凉”覆盖,后句中的一个“冷”字传递了睹物之悲这一信息,也奠定了整首诗凄清悲凉的基调。

  颔联,“苔连曲径无人到,草偃长堤有鸟飞。”这一联承接首联展现“冷”:“苔连曲径”,说明人迹已经罕至——冷清;“草偃鸟飞”,说明鸟因无人而不惊——冷清。作者回到家,所见的都是兄弟内斗争权而导致的家境败落的景象。描摹的是冷清的自然景象,传达的却是凄凉的心境。

  颈联,继续展现“冷”,视角转移,观察点由外而内,又由内而外。“院里松荫空寂寂”,这句写父亲离世后,人去室空,“别业”无人打理、一派冷清寂静的情景。“江头柳色尚依依”,江头杨柳,不知人情世故,不管人间炎凉,仍然色翠枝柔,随风而舞。这句用一个“尚”字反衬一个“冷”字。

  中间这两联极力渲染、突出一种冷寂悲凄的氛围,为下文归结全诗主旨做铺垫。

  尾联,“秋风独自持竿至,重扫先人旧钓矶。”这联写秋风持钓竿、扫钓矶,其实是借秋风之手显作者主观之心曲。从尾联中我们可以明显地感觉得出作者对现实已心生倦意,在对先父的缅怀中流露出强烈的退隐之意。从归家到归隐,为什么会这样呢?岑云汉可是古泗城土司中少有的文武全才啊,这一点有五指山摩崖石刻为证:“岑天章敏而好学,四岁读书,七岁能飞马,弓刀熟娴,早随先大夫走柳,因试武艺,场中喝采称奇,九岁属文,十二进思恩学府……习尚书诗礼易,春秋经史,诸子百家星相律例,地理天文无不穷究,尤工诗对,心体武略,粤楚蜀黔,多诛不臣,最有功于国者也。”这是广西等处提督按察司副使兼布政司监军分守左江道林梦琦监军泗城时于公元1621年题刻在五指山石崖上的。这样的人理应大展一番宏图才对,为什么正当壮年(44岁)却如此消极?林梦琦的另一番记述似乎给了我们答案:“十三母死,鸡骨鹤立,门客俱哀。自癸卯岁家中别离,游遍湘漓,暨乎江左,癸丑归边州,戊午公先大夫薨,乃归州……逢春秋每思父母,辍泪流涕,衣襟潦倒……”原来,就是特殊的身世经历,复杂的人生况味决定了历尽沧桑的岑云汉生命的方向。

  岑云汉的诗留存至今的并不多,笔者读到的除这首《和父<题汾洲钓鱼矶>》外,还有《游东湖听小弟霄汉吹笛即赋》《渔家诗》(组诗四首)和《江上吟》。这些诗都写得既清新俊朗、闲适淡泊,又在沉郁低回之间透出一种强烈的沧桑之感和隐逸之意。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更多关于“古城轶事”的热门文章

爱美资讯

简介:爱美,是每一个女人的天性!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让您更健康、更美丽!

本站推荐TODAY'S FOCUS

凌云官民百年抗涝录

凌云官民百年抗涝录

  陆照德 文/图 张炳纯指示当年奋斗过数年的弄林排洪隧道 加屯对面的白灰字 在过去的一百多...

桂系将领李宗仁夫人的凌云县往事

桂系将领李宗仁夫人的凌云县往

  小编按:多年以后,李宗仁原配大夫人李秀文估计万万没有想到,她在抗战期间流落百色凌云期...

焦点图标题层

热门排行榜TOP

本周TOP10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