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小说散文 >

八婆

发布: 2014-10-28 | 来源: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 | 编辑:轩宝A | 查看:

 

 

 

 八婆走了 ,这一走,走得是那么的安详,享年88岁。

 众人都已散去,三娃独自留在坟边,他说他想多陪陪八婆。

 今早送灵出门时,雨下得很大,大颗大颗的打在送葬人的身上,雨水混合着泪水,已分不清。做法事的先生说这下大雨是个好预兆,死者会保佑后代兴旺。三娃想,八婆你辛苦了大半辈子,连走了都还不忘操心子孙,您安息吧。

雨停了,天像是换了序幕,湛蓝湛蓝的,云朵已开始露出笑脸,从天边慢慢的飘过。三娃望着云朵,云朵映出了八婆的模样,八婆在对着他微笑,听说好人死后都是上天堂的,三娃想,娘,您此刻已经到天堂了吧!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三娃眺望着山那边,村口有棵大榕树,大榕树依然还在,而等待在榕树下的老人已不在。三娃似乎看到八婆了,八婆依旧静静地坐在榕树下的石板上,目光始终对着村口的路口,嘴角始终挂着微笑,却又总担心会错过什么,她只是想在第一时间到到儿孙们的到来。八婆她在等,从黎明等到太阳染红了天边,慢慢的,慢慢的,早霞退去,蓝空上场,白云似演员般不断变换着角色,像在演绎着八婆坎坷的一生。此时,三娃似乎看到,八婆转过头,对着山这边的他微微一笑。

八婆,三娃好想您。

 

三娃总喜欢窝在八婆的怀里,听八婆讲过去的事。八婆老了,脑袋也开始空了,事情总忘了这个忘了那个,唯独忘不了过去的事,于是就总拉着大娃二娃三娃讲从前啊,几个娃不听了,就拉着三娃家的小皮蛋讲,一遍又一遍。而此刻,三娃是多么希望八婆能跟他说说那过去的事情。

(一)

八婆其实姓刘,叫盼弟。生长在那混乱的抗战时期。那个时候是没有什么计划生育的,哪家不有七八个小孩的。八婆上面已经有一个哥哥七个姐姐了,但家里总还想再要个儿子,姐姐们的名字都含有花呀,丽呀多好听。可到八婆,听了算命先生的话,取的个“盼弟”,盼呀盼呀,后来真给盼了个弟弟。八婆不喜欢大家叫她盼弟,总觉得像个男人的名字,哭着闹着好多次,后来大家按着排行管他叫老八,嫁了人叫八婶,老了叫八婆。

八婆说,小时候家里人多,九个小孩,加上爸妈公婆太公太婆就十五个人了,那个乱世一年到头别说吃肉吃顿饱饭都难。每回跟着姐姐打红薯藤时总忍不住偷偷拔几个那刚长成大拇指样的小红薯,直接往身上擦擦就吃了,皮都舍不得吐,换来姐姐们一顿骂,但其实姐姐们还是比较宠这个妹妹的,吃的总会给她多留点。

后来,土匪横行。大山里山连山空旷得很,哪怕只是大声咳嗽一声,声音都会在山间回荡。八婆忘不了,有一次,姐妹几出门打猪菜,崩的一声,枪声震响了整个山谷,收起镰刀赶回家时,地上一大摊血,父亲腿上中了一枪倒在地上,身上都是被殴打的痕迹,母亲太公太婆都被捆住双手双脚吊在屋梁上。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锅碗瓢盆,只要值一点钱的都被土匪抢光了。钱抢了就抢了吧,幸而大家的小命还在,万幸几个姑娘当时都没在家,不然没准发生什么呢!有命总比什么都好啊!

诶,那个饥荒,兵荒马乱的时代!

终于是平安的熬到了新中国解放。这时候的八婆也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按照老规矩,姑娘家小时候就被指婚了,就算知道对方家在哪都不得见面,哪怕你只是好奇心想要看看长得什么样都不行,不然被别人知道了,会被别人骂说不知廉耻,没有家教的。八婆也一样。八婆这辈子嫁了两个男人,其实都是好男人,可惜命短,都丢下八婆孤单单的一个人。

吾家有女初成长,17岁那年嫁给了指婚的张家二儿子。这张家呀,可是他们寨上的大户人家。八婆的丈夫小时在镇上上过学堂,后来在寨子上唯一的学校当了唯一的校长唯一的老师。八婆的名字是他教会的,八婆这辈子会的唯一三个字也就是她的名字。除了名字,八婆还学会了《送别》这首歌。八婆到现在还记得,那个时候,丈夫很疼自己。虽然只是在大山,但在大山里有着他们的幸福,夕阳下,丈夫会让八婆骑在牛背上,他牵着牛朝家的方向走,他会给她唱《送别》,“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生活很简单,却幸福,只因为有爱。

嫁到张家第二年,八婆给张家生了个大胖小子,本该继续幸福的,可是上天可能总见不太得别人的好。娃娃三岁那年出水痘就这样没了,八婆后头怀了两个又没保住。再接着,文革时期,社会依然动荡。不知是谁见不得张家,以地主后代的名义到县里举报,张家两兄弟就这样在批斗中被斗死了。很多被批的家庭家破了,散了,怕了,连自家亲人的尸首都没敢去领。八婆不怕,她说反正没儿没女的,就算她被拉去去批也不怕,已经没儿子给他男人送终了,总不能让他他死了还没个家回吧!八婆没钱请人去拉尸体了,八婆就自己去那一大堆乱尸中翻,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一个下午,这尸体已经放了两天开始有味了,八婆忍着臭味,天下着雨,已经分不清是汗水是泪水,就这样,终于在乱尸中找到了男人的尸体,没有了牛没有车八婆一个人把她男人的尸体慢慢背回家,没有丧事也不敢办丧事,但也找了块地方让男人安息了。

倒霉的事情没有消停,几个月后,公婆受不了白发送黑发的丧子之痛相续去了,而当时大伯被拉去斗时,大伯家的女人跑了,留下两个娃。寨上的人看着这本来很幸福的一家,如今家破人亡就只剩八婆一个女人和两个小娃崽都忍不住同情,可谁都不敢上前帮一把,担心一不小心,倒霉的事就搁到自家身上,自保的年代,谁又顾得了谁呢!  

当时,寨子上有人传言说八婆就是个剋星,之前是儿子,接着到她男人后来连她公婆,全是被她这断掌的女人给克死的。八婆没有心思去计较这些,刚开始八婆每天哭每天哭,想想跟着他们去算了。看着大伯家留下的两个娃,可是张家的根,如果自己走了,这娃怎么办?没爹没娘的。可怜这两娃,八婆决定以后就带着他俩一起过吧。

这两娃管八婆叫婶,八婆对他俩兄弟像自出。有一天,两娃说:“婶,以后,我们叫你作妈吧。虽然八婆很想他们叫她声娘,但她总觉得如果这两娃改口叫她做妈,对不起死去的大伯和娃的亲妈,如果哪天娃的亲妈来找他们了,怎么办?还是叫婶吧。

其实两个娃还在读小学的时候,娃的亲妈有来找过他们,听说她嫁到县城了,但是改嫁的男人本来就有娃娃,她不可能认两个娃仔。她回到老家也就想看看两娃好不好。她跪在八婆面前恳请八婆,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比较还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八婆能理解嫂子,跟她讲:“你放心,不管怎么讲,这两个娃是张家的孙,我会当我亲仔来养,你在城里好好过日子。”娃的娘走时还给八婆留了两百块,讲以后就当她死了,她不会来打扰他们的。

(二)

八婆这辈子再苦再累都没在孩子面前说过。她觉得吧,只要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还有希望。

 “婶,我读书去了。”

“婶,我放学了。”

“婶,我考一百分,得奖状了。”

“婶,我回来了。”

……

八婆没读过书,但她明白知识的重要性,再苦再累得让两娃读书。一个女人家带着两个娃娃,生活肯定好不到哪去,但是八婆总想着吧,就算苦但不能苦到娃。八婆除了要忙家里的农活,八婆就像个男人一样去打沙子捡矿石,别看他小小的个子,干起活路来很多男人未必比得上她。

大娃也很争气,读书都读到县城中学了,八婆就更加卖力的生活。大娃爹妈不在时已经八九岁了,相对二娃而言大娃要懂事得多,也不让八婆怎么操心,懂得帮八婆干很多的活。八婆去做工时他会在家帮砍猪菜喂猪,喂鸡,照顾比他小四岁的弟弟。回回考试都能拿个第一,逗得八婆笑呵呵心里美滋滋的。

大娃考上了中学,还是县里最好的中学,可学费也要比镇上的贵。大娃考得县城中学的事一直都没跟八婆讲,眼看明天就要到学校报到了,大娃心里难受,但是他忍着。

“八婶,你家大娃真有出息,整个寨子就他考上了县重点中学,你真有福气啊!”隔壁杨婶在田埂上遇到正在干活的八婆。

如果不是杨婶,八婆想她恐怕会就这样一不小心就耽误了这娃。那天八婆提前回家,没见大娃,八婆到处找,最后在后山的山洞里找到大娃。这山洞是有回下大雨时,娘俩为了躲雨无意中发现的。八婆看着大娃那孤单的身子卷缩着,心里那个痛,她明白大娃是心疼她所以才没告诉她考上县中学的事。八婆抱着大娃,哭了。

回家后,八婆把家里生蛋的老母鸡杀了。自然,肉都给两个娃吃了,当大娃把肉夹给八婆时,八婆把肉又夹回给他说:“婶不吃,吃肉会卡牙齿,婶就爱吃鸡爪这样才能赚更多的钱。你跟老弟吃,吃了才读得书,你要好好读书才对得起你爹妈,晓得不?”大娃吃着,哭着,他懂。

八婆为了他两兄弟开始干更多的活。家里要养猪养鸡还要种包谷,外面还要到处打点零工,多赚一毛是一毛。八婆舍得把家里的鸡蛋给这两兄弟吃,自己却从来都没吃过,二娃问她:“婶,你怎么从不吃鸡蛋?”她说她闻不了鸡蛋那股味,头会晕。所以八婆这辈子都没胖过,永远是那么的瘦小,好吃的都留给娃娃了。

(四)

但二娃就不同了,寨子上的娃娃总笑他俩兄弟,笑他们老爹死了,老妈跑了,两个野崽没得人要。八婆不是他亲妈,二娃没把八婆当回事,在寨子上跟其他小孩一起野惯了,每回都被八婆拿着赶鸡的竹篙子在后面追,喊:“你这个卵仔,没卵听话滴,丢你到山头喂老巴(老虎)。”小屁孩像泥鳅一样,在山路上转转就不见人影了。二娃读书也不认真,天天逃学,从没有一天静下心来学习。每到期末考,八婆站在家门口,眼巴巴地望着两娃放学回家的路,看着邻家的孩子捧回一张张三好学生的奖状,心想着也不晓得这两娃考得咋样,大娃是不用担心了,就不懂二娃是不是又得个红鸡蛋回来。

上四年级第二学期期考时,二娃的数学考了个"大鸭蛋",语文也不及格。年级倒数第二,他觉得还有个倒数第一垫底,自己的不算什么。班主任老师害怕他拖了班里的后腿,劝他留级;平时逃课打架没少了他的份,回回考试都得寡鸡蛋,学校直接干脆勒令他不用去上学了,让八婆把人领回家得了。 二娃把学校的通知告诉八婆时,那晚八婆没有像往常一样拿着竹篙狠狠的揍他,一个人坐在堂屋待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八婆提着一篮子鸡蛋拽着二娃来到了校长家里,任凭八婆磨破嘴唇,可校长还是坚持让二娃退学。

"这孩子学习太差,又野,我们学校管不得这个娃了。"校长有点不耐烦的说,劝他们回去。

 “婶,回家了。”二娃脾气上来拉着八婆往外走。

这时, "扑通"一声八婆突然跪下,不断的磕着头流着泪说:"校长,您就看在我这张老脸的份上,将我这娃留下吧!这娃没爹没妈的,怪我,没文化教不好他,如果下学期他拿不到三好学生奖状您再开除他行吗? "  八婆这一"壮举",吓到了校长和二娃。后来二娃免遭到转学的厄运,但是八婆下跪的事很快就像长了翅膀,传遍整个校园,二娃成了人们嘲笑的"跪读生",二娃却像变了个人似得,发了疯似地认真学习。下个学期果真给八婆拿了张奖状回家,之后每个学期都给八婆带回了三好学生奖状。

八婆后来回忆说,只要娃好了,就算下跪算个什么,多跪几次那有怎样?这跪跪得值了。

(四)

两个娃上初中后,八婆嫁给了镇上的一个姓刘的男人。这男人家穷,总娶不到老婆,四十岁好不容易讨了个老婆吧,老婆半年前生娃难产死了,丢下个男娃崽,一个家没得个把女人,公鸡带仔的日子并不好过,经人介绍认识了八婆,两人看着还行就凑合着过日子了,只要勤快点饿不死。八婆又多了个儿子。

这个时候,国家开始实行计划生育,算起来,八婆已经有三个小孩了,虽然没有一个是她亲生的,但按照国家规定,是不能再要小孩了。刚开始男人和八婆也商量着再要个娃,一个她们自己的小孩,但想想,都快四十的人了,算了,养得起这三个娃就不错了,也知足了。

八婆和男人为了这个家努力的工作,认真的生活着。八婆和男人商量后把两娃的户口也上到了他们的户口上,两娃还是管八婆叫婶,管男人叫叔,虽然他们心中早已经将他们当爹妈了。而男人跟前妻的儿子-----三娃, 因为从小是八婆一手带大的,,管八婆叫娘。

大娃二娃读书都读到县城去了,需要更多的钱。男人到外面打工赚钱,就留三娃和八婆在家。

八婆教不了识字,但她会好多儿歌。她会边纳鞋底边教三娃唱:“排排坐,吃果果,果果香,买干姜,干姜辣,买枇杷,枇杷烂,买鸭蛋,鸭蛋苦,抱鸡母,鸡母觜壳尖,抱上天,天又高,好买刀,刀又快,好切菜,菜有盐,好过年........年又丑,好买狗,狗又花,好看家,家又大 ,看不下,家又小,看不到.....

八婆的男人平时在沙厂打沙,辛辛苦苦就赚点血汗钱来养活这一家五口人。九几年,县里来人了说要收购矿石。做了大半辈子的山里人,没文化的,人家城里人说了,咱们路边平时看不起眼的是石头竟然是矿石,而且听说而且还蛮值钱的。两人就商量着干脆去买匹马用马车拖矿石,没准还能多赚点钱。

又一天雨下得特大,男人像往常一样去拉矿石。马蹄打滑,车翻了把人也给摔了下来,石头全压在男人身上,送到医院时男人快不行了。

“八婶,你家男人拉矿石马车翻了,听说挺严重的,让人送医院了,你快去看看吧!”一起干活的王楞子跑到八婆家说。

八婆带着三娃赶到医院,见了男人最后一面,男人拉着八婆的手说:“我走了,就剩你一个照顾这三娃不容易,你还年轻,找个好男人照顾你们我也放心点。原来讲好我们一起活到百岁,看来只能我在奈何桥等你了,对不起,答应你好好照顾你的……”说完,手一撒走了。

八婆坐在坟前,想着这几年和男人一起过的日子。虽说没什么钱,但男人给了她一个家,一个可以安心的家。两夫妻平平淡淡的,男人对她是不错的。男人走了,以后下雨天时就没人帮八婆拿药酒擦脚了;就没得人在她吃鱼时帮她剔鱼刺了;就没得人闲是跟她对山歌……很多事很多事,诶,以后就她一个了。看着旁边跪着的三个娃,还好,还有三个娃陪着她呢。

后来,也有人给八婆介绍对象,八婆都没接受,她觉得吧,这辈子嫁了两个男人,两个男人都对她好,可是都早早就走了,这没准啊,真像寨子上说的,她就是个剋星,她男人都是被她给剋死的,算了!

(五)

“三娃,***都下葬了,你怎么还在这啊?”隔壁的张婆牵着孙儿的手从坟边走过。

“哦,我陪陪我妈。”三娃答到。

三娃看着张婆祖孙二人,想起,曾经八婆也是这样牵着他的手走过田埂。

“娘,你唱首歌给我听,好不好?”

“好啊,你想听什么歌呢?”

“你给我唱首山歌呗,你唱山歌特好听了!”

“今天真是好时候,山歌唱进主家门;唱得青山团团转,唱得大家笑盈盈……”

皮蛋抬起头,看着天空,“娘,我给你唱你最爱的《送别》,你听得到吗?”

皮蛋想,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一定把这几年忙于做生意的时间好好对八婆,想八婆待他一般如此待她,可惜,可惜再也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因为,没有时光机!

(六)

八婆一个人咬着牙勒紧裤袋,从汗水总挤出钱来用心的养着这三个娃崽。

转眼间,二十年过去了,三个娃都长成大小伙了。大娃在医院当了医生,二娃进了单位做公务员,三娃做生意当起了老板。虽说这三娃不是一个妈生了,但八婆对他们的好他们都知道,在他们心中八婆就是亲妈,他们就是亲兄弟,这跟血缘无关。如今三哥俩都娶了媳妇生了娃在城里买了房,商量着是不是把八婆给接到城里,看她愿意跟谁住就跟谁住,三家轮流也行,只要她老人家高兴。

八婆老了,本来就小小的个子,现在背坨了,辛苦了大半辈子就没肥起来过,弯着腰,看起来更小。八婆是不愿意去城里住的,城里哪能跟咱乡下比,空气没乡下好,还热的要命;水没山泉水甜,城里水都被污染了。三个娃想尽了法子,磨破了嘴皮子好不容易把八婆给请到了县城。

八婆就轮流在三家住,一家四个月。在大娃和二娃家住都还好,两个崽和媳妇白天都要上班,孙娃也大了上中学不需要他看了,媳妇中午回来煮饭给八婆吃,晚上得空就带八婆去散步。两个媳妇对八婆也很贴心,把八婆伺候得好好的。八婆穿惯了旧衣服,那些衣服都不晓得多少年,反正个子都不长了,穿着合身都舍不得扔掉。破了就补,补了再穿,她总说,这衣服啊,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再三年,这都多少年。来到县城,媳妇们都给她买新衣服,她都说让媳妇不要浪费钱,嘴里唠叨着心里却美着。

儿子媳妇舍不得也不让八婆干一点活。其实她心里也明白,娃娃和媳妇孝顺她舍不得她累,可是八婆劳碌了一辈子,突然一下子闲了下来总感觉身上不舒服,心里总是空空的,有时想跟娃娃们聊聊天又不知道聊什么,总聊过去的事,都说上十几二十遍了,连孙子都讲:“婆,你讲滴我都背得了。”聊其他的吧,这县城她人生地不熟的,一个老巴巴跟几个年轻人这代沟都代了好几个沟了。八婆心里的空虚,不忍心跟娃娃们说,只能继续闷在心里吧。

(七)

三娃做生意赚了点小钱娶了个县城姑娘住起了小洋房,三媳妇家庭条件蛮不错的,父母都是政府干部,从小是过着娇小姐的生活。三娃赚的钱足够养得起家,他舍不得让老婆丫妞累,丫妞就安安心心做起了家庭主妇,平时除了看好娃娃,没事就逛逛街打点麻将。八婆到三娃家住时,八婆心里是高兴的,只因为孙子皮蛋还小,心想着有孙娃看,至少白天在家时有人陪着她不至于那么寂寞。

丫妞是爱三娃的,谈恋爱时,三娃总给她讲以前八婆是怎样辛苦照顾他们哥三的;讲八婆给校长下跪的事;讲八婆走十几里路到学校给他们几兄弟送鸡蛋的事;三娃跟丫妞讲这辈子除了丫妞,他最爱的女人就是八婆。不是亲妈但比亲妈还亲,丫妞心里是尊敬八婆的。但真正让八婆到家里跟他们住,心里又不愿了。虽然心里不怎么喜欢让老人家跟着一起住,但也没说什么。三娃的娃才两岁,小名叫皮蛋。大家都宠着皮蛋,很多娇贵的坏习惯都学完了。

大家都很忙,没有人陪八婆说话,八婆就抱着皮蛋讲过去的事,讲着讲着又开始重复的讲述着以前,可能是人老了,回忆也开始定格了,或许连她也记不得自己到底把这些往事讲了多少遍,为什么回忆总定格在从前,是不是人老了,记忆也不在了,留下的也不多了。难怪人们都说,人老了就开始慢慢回到小时候,像个小孩似的。脑袋已经开始空了,只能一遍又一遍的说着说着那些事,也只剩那些事了。

八婆在农村待久了身上总有一股味,丫妞嫌八婆臭但也没说出来,关键是丫妞又怕八婆带不好皮蛋不喜欢让八婆带。有时她要去打麻将另可把皮蛋拿到外婆家也不愿留在家里给八婆看。

八婆又开始闲了。八婆这一天到晚吧,不像在老家,隔壁邻舍那么多人,晚上一大群老人聚在一块,大家聊聊天唱唱山歌。可到了县城没几个认得的人,而且家里电视讲的都是什么普通话,老巴巴哪里听得懂啊。还有那厕所跟老家一点都不像,以前在家大便都拉在猪圈的,哪还用冲什么厕所。刚来时什么都不懂,没冲厕所被媳妇埋怨了一天。还有那个叫浴缸东西,哪会用,每回放那一大缸的水多浪费。

三娃成天忙生意不在家,媳妇带着皮蛋也不爱在家呆着。八婆本以为有皮蛋陪着她,可还是剩她一个人,心更空了。

一天思索着干点什么。于是每天就到家附近的广场溜达着,看到些瓶瓶罐罐的就捡了收着,刚开始她把捡到的瓶子都放在楼梯下,丫妞见了很不高兴也说了她几回,特别是有一回,八婆带着皮蛋一起去捡瓶罐,皮蛋没经历过这些事,一路上指着问着问那,别提那高兴劲了,俩婆孙回到家时,小皮蛋已经成了个小花猫。丫妞看到皮蛋那样不高兴了,脾气顿时上来,冲着八婆吼了几句,还说什么以后不让八婆带皮蛋了。八婆见三娃在一旁没说什么,什么也没说进屋了。

八婆再也没敢再带皮蛋出去了,也没把那些叮叮当当的东西带回家了。她每回捡完后就直接拿到收购店里去卖,哪怕只是几块钱。八婆把钱收着久不久给皮蛋买几颗糖吃。

八婆是寂寞的,也无奈的。在农村生活了大半辈子,都没得过几场病,来到三娃家没几个月后终于生病了,连床都起不来了。其实呀,这都是心病,心里压抑久了得的抑郁病。八婆在屋里趟了几天都没出大门,丫妞也只是以为八婆就感冒没怎么在意。有天八婆刚准备出来吃晚饭,“蹦。”的一声,八婆晕倒了,吓坏了三娃和丫妞。

丫妞看着生病的八婆,心里别提有多内疚了。

(八)

大娃,二娃一听八婆生病了,带着媳妇娃仔来到三娃家看八婆。每个人指责丫妞照顾不好,丫妞一听就不愿了,生气得很:“你们觉得我照顾不好,好,那你们自己接回去,你们家照顾啊!反正又不是我妈。”三娃一听恼火得很,“啪”的一声打到丫妞脸上。丫妞拉着皮蛋就跑回了娘家。

三娃跪在八婆床前自责,都怪自己忙生意忽略了八婆。其实大娃和二娃心里也是内疚的,如果大家都能多花点时间陪她老人家,哪怕只是散散步说说话,八婆也就不会一个人那么寂寞,就不会有这场病了。谁都不敢想象如果八婆真的不在他们身边了,那将会是多么的痛。

半个月后八婆病恢复些了,她心里其实并不怪丫妞也不怪三个娃,毕竟三个娃都长大了都有了各自的家,八婆不想成为娃娃们的牵挂。这半个月三娃都没去接丫妞回家,他说一个对***不好的女人过不了一辈子。这样的女人不要也罢,这婚非离了不可。大家都劝三娃不要冲动。

丫妞在娘家等,多等一天心就越着急,她是爱三娃的,她怕三娃真的会跟自己离婚,回想起这段时间来八婆在他们家的日子,其实八婆对他们是多么的好,每天会早早的起来扫地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她说在人老了睡不得久起来锻炼锻炼;她会帮丫妞每天买会的菜理好好的,放起等丫妞回来煮,她说如果不是她们家没火灶她肯定会煮好饭菜等他们一回家就得吃;她会把卖瓶子得的钱给皮蛋买糖吃自己舍不得吃,她说皮蛋像极了小时候的三娃……丫妞才明白,八婆这是爱屋及乌啊,这三个娃可是她用生命在爱着的 ,而自己还说是接受过高等教育,怎能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

丫妞带着皮蛋去医院看八婆。三娃没给她好脸色看,八婆倒是想得通,心里也没怪丫妞,反过来骂了三娃一顿,责备三娃忙着生意却把家里大大小小的事物全丢给丫妞一个人打理,以后就算生意再忙要多抽点时间陪丫妞和皮蛋。

八婆拉着丫妞的手和三娃的手告诉他们:“做夫妻的讲究是缘分两个字,一个锅配一个盖,娘没文化不懂讲什么大道理,但是两夫妻讲的是相互理解,再大的事都要想到娃娃,皮蛋还那么小。你们也舍得让他没爹没妈?听娘一句劝,好好做家,家和万事兴啊!“

夫妻俩在八婆的撮合下,最终还是和好了。丫妞哭着要八婆原谅自己,是内疚也是感激。她告诉自己以后要对八婆一定像亲娘一样。

(九)

八婆出院时,三个娃都想把八婆接到自家,八婆哪都不想去。

 “其实我知道你们都对我好,可是这县城我是真的住不惯,我还是想回到那大山里。都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落叶总要归根的。我回到老家有隔壁的杨婶、王婶陪我唱唱歌、讲讲话,我现在也不做什么重活了,老了也做不得了,有空我在门前的院子里种些青菜养几只鸡,你们回来有得吃,这些都比你们在县城吃的要好吃得多。更何况你们那么孝训,平时给我的零用钱都都存起来够我用了,有空的时候放假了过年了带起孙娃来看看我这个老人家就好了嘛。”八婆微笑着对大家说。

最后大家商量一致后,决定依八婆送她回老家,她老人家高兴了比什么都重要。说好了以后除了重要节日,每个月都回家看忘她老人家。

 “婶!“

“娘!”

“奶奶!”

“我们回来了。”

八婆看着儿孙们朝自己走来,那画面是多美!

(十)

“三娃,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家了!”丫妞在山下朝着山上的三娃喊到。

“哦!”三娃应了声。

“娘,我回去了,有时间再来看您!”三娃朝八婆的坟前深深地鞠了三躬。

晚霞挂在天边,好似八婆的笑脸!

编外话: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请多花些时间关注我们可爱的老人,他们辛苦了大半辈子,不要求你们太多的回报,只希望你们过得好;不要求你们天天陪着他们,只希望你们有空时回家看看;不需要你们赚很多的钱,只希望你们健康!可怜天下父母心,请爱我们的父母!

关键词: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推荐此文】 【我要挑错

本站推荐TODAY'S FOCUS

杨再礼的小小说《路口》

杨再礼的小小说《路口》

  作者:杨再礼 广西凌云人,《路口》获得2015年度广西〞德云杯〞小小说奖。 小编寄语: 杨...

药这种东西

药这种东西

  作者简介:罗南,广西凌云县人,有小说、散文发表在《广西文学》《作家》《民族文学》《红...

焦点图标题层

热门排行榜TOP

本周TOP10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