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小说散文 >

玉 娘

发布: 2015-01-13 | 来源: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 | 编辑:admin | 查看:

 作者 :杨再礼

 

山村里的故事醒得早。

天刚露出鱼肚,玉娘就背着满满的一篓东西从地里回来了,进了屋子后,她放下背篓,麻利的从屋角找来一把干杂草放进火塘里,然后划了一根火柴,“嗞”的一声点燃了杂草,屋子顿时明亮了起来。玉娘拿起身边的干柴,慢慢添加上去,火塘里的火大了一些。然后她转身,把一口铁锅抬到火塘里的“三脚”上,往铁锅里加了两瓢水,接着她把背篓里的东西全倒下来,开始清理自己从地里带回来的东西。背篓里除了有人吃的菜,还有猪和牛吃的野菜和野草。玉娘将它们菜是菜,草是草归类好,然后把人吃的菜进行清理,去掉那些多余的老茎和黄叶。做完这些活儿时,铁锅里的水就开了。她找来热水壶,将开水装了进去,装得满满的。然后又往铁锅里放些水,取些米放进去,理了理柴禾,让火燃烧得旺一些。便转过身来,找来菜刀,哚哚哚地砍起猪菜来。

  猪菜砍完时,天也亮了。里屋的门响了一下,一个老人走了出来。她的手不停摸抚着周围的东西,好像要找一个依靠,老人是瞎子,看不见眼前的东西。玉娘看见老人起床了,便上前拉着老人的手,把她引到火坑前的椅子上坐好。她找来一个脸盆,从先前烧好的茶壶里倒出些开水,用手试了一下水温,可能是水温太高,便到屋外打来一瓢冷水掺合了进去,用手再试,觉得水温适合了,找来一条毛巾,放在老人的手上。做这些工时,玉娘都没说话,她像是一个哑巴,默然做着事情。

   老人也不说话,当她接过毛巾,在脸盆沾了水,拧干,在脸上抹了一把,放下毛巾时,嘴里说出了一句话:

  “你今天要去给辉寄钱了吧?”

  “是。”

  玉娘回答时声音很大。也许是为了增加吐气力度,“是的”后面那个“的”字都没有说出来。老人听到了,嘴里“哦”了一声。老人已经很老了,眼睛已看不到东西,耳朵也背了,说小声就根本听不到。

  辉是老人的孙子,在县城读高中,今天已是月底了,按时间来算得给他寄生活费了。别看老人眼瞎耳背,但掐时间却是明白得很。

    “怎么又是你去给辉寄钱?叫阿全寄就行了,家里那么多工要做,你还跑到镇上去寄钱,哪里忙得过来嘛。”老人说到阿全这两个字时, 玉娘身子哆嗦一下,她大声说:“他在外打工,也忙着呢,哪有时间给你孙子寄钱?”阿全是老人的儿子,玉娘的男人,辉的父亲。

“忙、忙、有什么工作忙的?平时忙不能回家就算了,可是逢年过节也不回来,他快有二年没回来了吧?他到底是去哪里做什么工作?。”

“我说妈,你老提你仔做什么?他是有事才不能回来的,逢年过节时,不是有你孙仔辉陪你吗?”玉娘大声地说,是为了给老人听到 。

但老人好像没有听到玉娘的话,而是在自言自语:

  “都两年不懂回家了,难道找钱连家都不要了? ”

  “妈,你说那么多做什么嘛,我在家也没亏待你呀,老想你仔做什么?”

但老人根本没听她的话,而是顺着原来的思维说下去:“你今天去给辉寄钱时,顺路也给阿全打个电话,叫他回来看我,娘老了,都不晓得活得过明天没有,他出去两年都没回来看我了。”

  玉娘又哆嗦一下,说:“他心里哪时都记得起娘的,前些天还打电话回来,问你好不好呢,他是忙,家里送孩子读书要用很多钱,所以没得回来看你。”

 “这个仔,记不得娘啰,真是的。”老人又在自言自语,根本没听到玉娘在说些什么。

玉娘看到老人洗好脸了,便把那脸盆收拾好,忙着煮饭菜——老人就蹲在火塘边上,一动不动,像一尊菩萨。等老人吃好后,已是早上九点多。她麻利地给圈里的猪喂了潲,然后扯一把草给牛。做完这些后,就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沿着那条山路向镇上走去。为了节省几个钱,她从不坐车,几十里的山路,来回也就三个小时,她舍不得那来回的十块钱车费。

   下午回来时,除了给老人买的几个水果外,她还特意买了一斤猪肉,因为今天是她男人的生日。煮好饭菜后,她给老人装饭夹菜。老人吃到了肉,便问:“怎么还有猪肉吃?”玉香就笑了说:“妈,你忘记了,今天是你仔的生日呀”。玉娘的声音仍是那么大声。“哦,是嘛,我倒忘记了,今年阿全是四十一岁了,呵呵。”“ 嗯。”玉娘回答时,这次的声音很低,老人根本就没听到。

  等老人吃好饭后,玉娘收拾好碗筷,对老人说要上地里要些柴草,然后背着背篓就出了门。玉娘来到屯后的一个山坳,那里有一座新坟,玉娘从背篓里拿出肉和酒,摆放好,点了一柱香,她一边摆饭菜,一边嘴里一阵痛快的大骂:“你这个狗日的,一个人倒去享清福了,留我一个人受苦,帮你养仔,帮你养妈,你说我苦不苦?”说着说着,玉娘就像一头受伤的母狼,伏在土堆前嚎啕大哭。

土堆里,埋的是她已死去一年多的男人——阿全。

 

关键词:

本站推荐TODAY'S FOCUS

药这种东西

药这种东西

  作者简介:罗南,广西凌云县人,有小说、散文发表在《广西文学》《作家》《民族文学》《红...

她是谁

她是谁

  我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偷窥欧林的秘密! 那天,我正在写一个约稿,欧林让我在他的手提里...

焦点图标题层

热门排行榜TOP

本周TOP10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