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小说散文 >

美 丽 李 四

发布: 2015-06-25 | 来源: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 | 编辑:admin | 查看:

作者:遥

 

本文获凌云县“美丽凌云”乡村建设活动征文大赛获小说类二等奖

 

李满婆姓吴,嫁给李家的满公公,按照万家坡的称呼习惯,该叫她吴满婆才对,因为村子里屋上坎下,哪家有点口角言语,都喜欢找她评理,又因为她有一张铁夹一般的嘴,背地里又叫她铁林夹。万家坡的人说铁林夹就知道是李满婆,说李满婆就晓得是铁林夹,就是没有人知道她是吴四婆。

李满婆家坎上是大海妈家,屋上坎下,平时也是你来我往,关系还不错的,但是自从她家添了四个外孙子后,关系就有点僵了。李满婆嘴巴夹壳,手脚麻利,每天有个习惯,喜欢扫地,总是把房前屋后打扫得干干净净的。

一天,李满婆照例清扫房前屋后,她走到房子的后阳沟一看 ,哇,怎么有这么多垃圾啊,塑料袋,娃娃的尿不湿,抹屁股的纸啊,甚至还有两张女人的红丝巾,再翻翻,在一堆尿不湿里还有一双小鞋子,一看就晓得是坎上吴晓辉的

    李满婆越看越气愤,铲起那些垃圾就骂开了:是哪个背时鬼,断脚断手啦?垃圾都往我家后阳沟丢。说着就捡起那双小鞋子朝大海妈家的大门钉去。

“啪”的一声,把大海妈钉出来了。

呀,我家大门惹着你了?

我家后阳沟是你家垃圾场?你看,你看看,这些东西是哪个的?

那些东西不是我们丢的 ,是风吹下去的。要找你就找风吧。

找风啊,我看找你公。

说着李满婆就铲起那些垃圾往大海妈家大门口撒,嘴里一边骂:去找你公,去找你公。这些背时的烂妇人,屙尿屙血也不看方向,天打雷劈。

大海爸正在屋里抽烟,赶忙走出来,看见大门口满地的垃圾,有点气愤,但是仔细看看,都是他家外孙子的用品,也不好闹话了,只好悻悻地对老婆大海妈说:你看嘛,我讲叫你们不要乱丢,不要乱丢,你们就是不听。不要吵了,赶快把这些垃圾扫去烧了。

万家坡林多树大,百来号人有个老习惯,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习惯——屙野屎。各家各户都不整茅厮,即不建厕所,要是想解决问题就说:我去出个外前。猪、牛、鸡、鸭都是放敞,所以它们也跟着“出外前”,房前屋后,转角林边到处都是人畜“出外前”留下的战果。

李满婆家旁边有一大片白竹林,竹林中有一条水沟,发大水的时候,洪水把沟边的竹根冲得四处可现,干涸的时候就是万家坡人出外前的天然茅厮

天刚刚蒙蒙亮,李满婆又飞舞着一把长长的竹扫把在院子里扫地,沙沙沙的声音搅醒了大黄狗的梦,它跑到李满婆的脚边这边挨一下,那边擦一下,嘴里发出哼哼的撒娇声。突然,它两耳一立,龇牙咧齿地朝着竹林那边汪汪汪地大叫起来。

李满婆循着狗叫声望去,发现竹林里蹲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李满婆倾斜着身子,眼睛锁定目标,眯缝着眼皮张开了鼻孔,鼻子用力抽了抽,一股尿骚味趁机钻进了她的肺里。

呸!哪个背时鬼,大清早的来我竹林里屙他妈的痢巴子。她随手在地上拣起一颗石子向黑影打去。啪,黑影得一大惊,正在唰唰唰开水龙头一般的撒尿声嘎然而止。几秒钟后,那黑影猫着腰扯起半截裤子站起来,两两相望。

哦,是坎上的大海妈。

哦,是坎脚的李满婆。

打死你个烂妇人,屙痢屙到我家门前来了!

你个李老把把,管事管得啷宽啊。屙屎屙尿大道理,老天爷管天管地都不管人家屙屎放屁,要你这个老不死的来管啊?

你恶,你恶,你屁眼有花,屙屎香嘎,你自己屙到你家大鼎罐头,几娘妈炖扒吃

好,好,好,我就来屙放你家大鼎罐头给你几娘母吃

你来喂,你来喂,我几大棒闷死你。李满婆说着扬起手中的扫把。

 

大海妈捡起一根竹杆,几大步窜到李满婆面前。两个女人你扯我头发,我抓你耳朵,打打骂骂地扭做一团。

那天正好是国际劳动节,大海妈家的小儿子吴大海带着女朋友第一次到家里来,他女朋友叫李四,是“美丽凌云,清洁乡村”办公室主任,她亲切可人,把美丽事业开展得如火如荼,人们干脆叫她美丽李四。大海和李四还在被窝里暖和和,听见外面吵吵闹闹的,赶紧起来,一看 ,是老妈和坎脚李满婆干起来了。

呀,你们两个老人家丢不丢脸啊?还为了这么点事情也打起来,丑死了。都回自己的屋里去。大海压着火气吼。

两个老妇人,你瞪瞪我 ,我瞪瞪你,还想再吵几句,看见大海的女朋友一言不发地盯着她们,有点尴尬,扯扯衣角,各自进屋里去了。大海妈低头走过美丽李四的身边,垮着脸,眼皮都不抬。

大海妈家住的还是老房子,三间两厢的木瓦房,她的家婆尚在,住在伙间后那间屋里。我们都叫她三太婆。将近九十岁的人了,除了腿脚有点不灵便,其他零件都还正常运转,尤其是耳朵特别好使,哪个想讲她的坏话,她隔着板壁都能听得见。三太婆有件宝贝,常年四季收藏在床头柜子边的角角里,你想知道是什么吗?嘿嘿,尿桶,莫笑,你们城里人文雅一点,把那个东西叫做夜壶而已,其实装的都是一样的货—肥水。

中午的时候,大海爸坐在火铺上拿着水烟筒烧烟,大海在火铺前炒菜,美丽李四在帮忙洗菜打下手,大海妈抱了一抱柴火进来烧火。突然,板壁背后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水声送来一股浓烈的尿骚味。

妈,你大白天的不晓得去出外前吗?就撒在房间里,比牛还屙得响。大海妈扫了美丽李四一眼,扭头朝屋里喊了一声。

啷个?我是在积肥呢,肥水不流外人田,你看,你们天天吃的菜,哪棵不是我的尿淋过的?三太婆理直气壮。

大海爸连忙低下头,闷着抽烟,大海偷偷看了一眼李四,只见她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傍晚时分,大海带着美丽李四绕着小路爬上村边的小山,站在高高的岩石上面俯视村庄,整个村子尽收眼底,楼房漂亮工整,瓦房古朴典雅,在绿树掩映中各有风采。大海指着李满婆家旁边那棵桃树说:你看,满婆家那棵桃树,结的桃果最好吃,桃果成熟的时候我们天天吊在树上,满婆看见了就喊:猴子胆胆,抓稳点啊 ,载下来没得哪个帮你们找药哦。

美丽李四说,这个村子真美,可惜,这里的卫生状况也太差了。

吴大海知道她触动了心事,村子里的状况让她联想到工作上的事了。清洁乡村对村民来说还是个新鲜事物,大家都在观望,美丽李四的工作很难顺利开展。

大海不想在这种时候败了美丽李四的兴,就笑嘿嘿地说,农村就是这样啦,没有大粪臭,哪来五谷香?

恶心死啦!美丽李四白了吴大海一眼,亏你还读过大学呢!

吴大海又嘿嘿笑,他想,读大学又能怎么样,这里人的卫生习惯都已经积上千百年了,他一个大学生能挺什么用?他连他自己的老妈的坏习惯都改变不了。

美丽李四又白了吴大海一眼,说,我偏不信这个邪!就不信改变不了这个村的卫生习惯!你得帮我!

吴大海学着电视里的动作,双臂在胸前交相一扫,说,遵命!娘娘!美丽李四“哧”地笑出声来。

 

半夜里,夜深人静,小两口还在卿卿我我。突然,从李满婆家的后阳沟传来唰唰唰的声音。

大海,大海,外面下大雨了。美丽李四侧耳聆听。大海也跟着侧着耳朵,他很快便知道那是什么声音了。

哎呀,我爱你。大海一个翻身顺手蒙住了美丽李四的耳朵,我的小乖乖,莫听了,哪有雨啊,快睡觉!

呵呵,我晓得坎脚李满婆为哪样经常和你妈干架了。美丽李四推推吴大海,轻轻地笑出声来。

吴大海叹了一口气,说,说实在的,我们这个地方是不错的,就是这个卫生习惯难以改变,垃圾到处都是,这里一堆,那里一地,臭气熏天。左邻右舍经常为屙屎屙尿吵架。别的不说,我老妈就已经够让我烦了,还有我婆。唉!

别丧气,我有的是办法!美丽李四狡黠地说。

美丽李四回单位后就马不停蹄地开展工作。首先利用网络媒体进行大规模的宣传教育,制定村规民约,让“清洁乡村,人人有责”的内容深入人心,使清洁活动成为人人的自觉自愿行为。

其次修建生活垃圾焚烧池,告诉人们把垃圾丢在垃圾池里,集中烧掉;起房子要搞化粪池,建卫生间,让遍地横流的脏水有处可去,让漫地飘撒的垃圾有地可归。

美丽李四带领干部到村里来帮群众清扫垃圾,清除杂物,清洁房屋。特别聘请李满婆为村里的义务卫生监督员,监督各家各户,不准乱堆乱放乱倒垃圾杂物。要始终保持村屯房屋、庭院清洁卫生,保护好饮用水源,处理好生活污水和畜禽粪便,回收废弃农药、化肥包装物及农用塑料薄膜、秧盘等农业生产废弃物,科学使用农药、化肥等等。

一天,美丽李四气冲冲跑到大海的办公室:吴大海,看你这么光鲜,其实是从垃圾堆里滚出的一颗马屎疙瘩,皮面光!

我又怎么得罪你了,我的大美女?

我去你们村做工作,喊他们讲究卫生,不乱丢垃圾,村里其他人都自觉遵守了,就你家是个老疙瘩,垃圾还是往李满婆家的后阳沟丢,我下村碰见她一回,李满婆就向我告状一回。你再不回去叫你家的老老小小讲究卫生,把垃圾收拾好,你就不要来见我了,我也再不踏进你家门了。

看着眼前这个气歪了的美丽李四,大海感觉到问题有点严重,他太清楚他自己的母亲了,她与李满婆简直是针尖对麦芒,美丽李四不让她当义务卫生监督员就算了,还偏偏让她的死对头李满婆当,她会听从李满婆才怪呢。看到美丽李四生气的样子,吴大海就知道李四不是闹着玩的,这事如果处理不好,看样子,他们的事就真要黄了。

吴大海急忙回家召开家庭紧急会议。半命令半撒娇地要求全家人遵守村约,讲究卫生。不能戴邋遢老疙瘩的帽子。吴大海是家里的独子,是大海妈的宝贝心肝,他一动真格发火大海妈的气势就萎了下来。况且,大海妈也很喜欢美丽李四这个准儿媳,这姑娘模样生得好,脾气温顺,一口一个娘的喊得她心头酥软。现在这么温顺有礼的女孩子还去哪里找呀!要是因为与李满婆斗气丢掉一个好媳妇,那实在是太不划算了。

大海爸把水烟筒堋在大火铺角角,对大海妈说:赶快喊全家人都帮忙,一起把房前屋后的垃圾清理干净,明天赶场买两个垃圾桶来,叫几个娃娃把垃圾丢在桶里,不要乱丢。我们今年也起栋楼房,楼房里整卫生间,那就又方便又干净了。现在这个房子不够住了,老的老,小的都大了,连个房间都没有。

晓得啦晓得啦!李老巴巴给你们吃那样药了,个个帮她讲话?大海妈嘴里不服气地嘟嘟嚷嚷,身子却麻利地站起来安排全家人工作了。她想到大海爸刚才说起洋楼的事,心里就乐开了花,想到起好了楼房,美丽李四就正正式式嫁进他们家来,成他们家的人,就更乐得笑出声来。

大海爸说,现在国家政策也好,我们去争取点危房改造资金,起个三层半的楼房,我们也像城里人那样,房间里整个厕所,把尿桶换成马桶。

三太婆听到尿桶换马桶,就问,马桶比尿桶大吧?全家人就笑哈哈地说,大得多啦!婆!三太婆满意地匝匝干瘪的嘴,说,那才好哦!

很快,一栋小洋楼拔地而起,墙壁刷得白亮亮的,每个房间真的都有马桶。三太婆摸着滑溜溜,亮铮铮的马桶困惑地说:这个马桶大是大了,就是积的肥都到哪堂子去了?大海妈笑眯眯地说,妈,莫想你那些肥啦!你讲讲马桶是不是比原来那个尿桶好用嘛?

好用是好用,也没得那个气气了。三太婆说。大海妈便呵呵地笑。她看看干净整洁的家,再看看窗外干净整洁的村子,说,还是我们家媳妇讲得对呀,讲究卫生,人是舒服点。她看见李满婆站在村旁的垃圾桶边指指点点,撇了撇嘴,说,有哪样了不起,给我当我也懂得指挥!她盘算着,现在她不是邋遢老疙瘩了,等李四回来,她要跟李四提要求,她也要当义务卫生监督员。

 

万家坡的楼房像雨后春笋比赛似的从地里冒出来,这里一栋,那里一幢,楼房里都建了卫生间,人们都在家里出外前,猪、牛、鸡、鸭也听话,不乱出来跟着出外前了。

每天清晨,狗,不朝着竹林叫了。

关键词: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推荐此文】 【我要挑错

本站推荐TODAY'S FOCUS

杨再礼的小小说《路口》

杨再礼的小小说《路口》

  作者:杨再礼 广西凌云人,《路口》获得2015年度广西〞德云杯〞小小说奖。 小编寄语: 杨...

药这种东西

药这种东西

  作者简介:罗南,广西凌云县人,有小说、散文发表在《广西文学》《作家》《民族文学》《红...

焦点图标题层

热门排行榜TOP

本周TOP10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