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小说散文 >

杨再礼的小小说《路口》

发布: 2016-12-12 | 来源: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 | 编辑:admin | 查看:

  作者:杨再礼

广西凌云人,《路口》获得2015年度广西〞德云杯〞小小说奖。

 

小编寄语:   

    杨再礼的小小说小而精巧,以在“小”字上苦心经营,具有典型意义和概括力的某个场景、某个细节、某个侧面,或者是生活中的一帧速写,一幅剪影,一个镜头,几段妙趣横生的对话,把故事的悬念挖出所谓的“一粒沙里见世界,半瓣花上说人情”。以独特的眼光挖掘以小见大,言有尽而意无穷。

 

 

吃过晚饭,她又去到路口,坐到那水泥凳子上。这已经好像成为她近半年来的一个规律,每天晚上都要去那里坐坐。她是没有目的去的,她只是去看着那些来来往往的人,她也不认识这些人,也不知道他们从何处来,要往何处去,她只能从他们的匆匆忙忙的身影里感觉到他们在忙碌,他们在奔波。倒好,他们至少不像我,一天到晚无所事事,不知要去做什么,心里闷得慌。她心里说。

 

             

身后的工地上,机械轰隆声仍然在大声喧哗,这让她有些受不了,虽然几个月来她一直努力想去适应这种喧嚣,但事实证明,人在这种机械喧嚣的声音面前,根本就不值得一提。这工地开工二个多月来,她就同这种声音抗争了二个多月,她知道自己快要失败了,但因为儿子,她得努力坚持下来。一直到儿子满意为止。她对自己说。

 

       儿子昨晚来电了,告诉她的还是那句话:“要守在家里,哪里都不能去,就算是去亲戚家串门也不行,如果有人来问话,你不能自己做主,什么都要由我回去说了才算”。所以,为了儿子的话,她必须得守在这里,住在这里。但她不知道她还能支撑多久,心里揣着一句想对儿子说的话:“儿子,快回来把这事处理了吧,我快顶不住了”。

 

       回头就能看见她所住的房子。这可是她和老伴居住了近二十多年的房子,用青砖和黑瓦盖建的,几十年过去了,这屋子木制的窗户已经腐蚀,开始一块一块的剥落,坚硬的青砖上,除了被雨水浸泡的痕迹,还有是那一处处可以看到的青苔,一些地方甚至长上了野草,用破烂来形容这座房子也不为过。院子里原有一棵桂花树,已经长得老大,她的二个儿女是一天到晚围着这棵桂花树转圈而长大的,可惜那天,她上街回来时已经被人挖走了。她觉得很可惜,都相伴那么多年了,走的时候都没看到它最后一眼。她心里有些酸,怎么这棵桂花树的命运就像自己的老伴一样,说没就没了呢。

 

       老伴去世时,她没能陪在他的身边,那一年之前的事了,她一个人在这里守屋子,而他则随儿子住在一起,等她见到他时,他已经冰冷地闭着眼躺在棺材里。女儿出嫁后,儿子在省城打工,有了媳妇也有了孙子,并在那里安了家,老伴就是去省城带孙子,结果在省城就没了。看着那用小木盒子装着老伴的骨灰,她对儿子说:我不会去你们城里过日子。

 

       房子四周已经被挖了一转,就像剃头一样在修剪着。今天早上,老伴原来的单位又来人了,劝她尽快搬出去,不要影响单位的施工。她还是那句话:“要等儿子回来才说”。来人就说:“那叫你儿子快些回来,把这事情处理好”。她说:“你们自己去找他,我不知道他住哪里”。这让那两个人很不高兴,嘴里唠叨;“没见过你们这家人,叫你们搬走你们不搬,说要补偿,那叫你们去局里把事情搞清楚,你们就说没空,把钱打过来就行了。事情不搞清楚怎么打钱给你们?她没理会:不高兴就不高兴了,反正儿子就是这么交待的。

 

       来人有些气恼:“不是看在你们家属原来是单位的老职工,早就下手拆这房子了,再怎么样,你们也不能乱开口,乱喊价,要以事实为准嘛”。

 

       这话她已经听过很多遍了,每一次听到耳里都是一种羞愧。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老伴退休时领没领取那几百元的安家费,如果领取,她就觉得这样赖在这里不走是不对的,如果不领取,哪又怎么说得清楚?老伴虽然是有单位的,但现在他走了,各种补助金都给了,在老伴过世时,单位还来慰问她。老伴没了,离开这间单位提供的住房也是应该的。但儿子不这样认为,如果父亲领取了退休金,那么他肯定签有字,但现在单位拿不出他父亲签字的凭据,就算是有父亲签字的凭据,但那区区几百元又值多少?现在每个退休人员的安家费何止才几百元?最少也要几万元吧。前几个月,单位的人拿着他老伴签字的安家费收据给她看,她说她不认识字,让儿子来处理这些事。但儿子对单位的人采取避而不见,却打电话给她,要她不承认那是父亲签的字,并叫她住在老房里,不得到合理补偿,哪里都不去。

 

       这事让她迷茫着,她不知道怎么办。她就像来到一个十字路口,不知道应该往哪里走?

 

       电话又响了,又是儿子打来的。话的内容还是前面他所交待的,叫她哪里都不能去,她哦哦应了几声后就显得不耐烦了,冲着手机大声说:“你说什么,我这里听不清楚,吵杂得很”。

 

       说罢她挂了电话,脸上已是两行泪痕。

 

 

关键词:

本站推荐TODAY'S FOCUS

杨再礼的小小说《路口》

杨再礼的小小说《路口》

  作者:杨再礼 广西凌云人,《路口》获得2015年度广西〞德云杯〞小小说奖。 小编寄语: 杨...

药这种东西

药这种东西

  作者简介:罗南,广西凌云县人,有小说、散文发表在《广西文学》《作家》《民族文学》《红...

焦点图标题层

热门排行榜TOP

本周TOP10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