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小说散文 >

凌云的年味

发布: 2018-02-23 | 来源: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 | 编辑:admin | 查看:

 

□覃艳兰
   

  凌云的年味透出来是在过年的前一个月。

  腊月初,对于城里人来说,离过年还早着呢。可在凌云,汉族同胞们已经磨刀霍霍,计划着杀年猪或已经正在杀年猪。每年的腊月,凌云冷得很不像话。凌云人只能一门心思考虑如何取暖,美不美的不是首要看顾。这时穿呢子面料的大衣只会让你在风中瑟瑟发抖,羽绒服或加绒的棉服才是保暖的首选。棉服加身若是不行,人们还会想尽各种办法取暖,烧火的烧火,烧碳的烧碳,电取暖器单面或多面地开着。闲着的人佝着身子在火盆边不想动,像猫儿伏在火塘边。做生意的人,摊边备着一个小火笼,卖货的赶着出手,待客人转身,立马就蜷着身子坐在火笼边,平伸双掌于火上,烤一会搓一会,哼哼哈哈:“呜呜,冷死!冷死!”上班族呢,到了腊月,上班越发困难,早晨闹钟响了N遍,还是舍不得离开那张温暖的大床。在床上赖到再不起身就要迟到的点才万般不舍地离窝。尽管如此,在严寒里,我们凌云的汉族兄弟还不忘记杀年猪这件繁琐的事。吃年猪肉是高兴的,肉质甘美,大饱口福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图吃年猪肉的气氛,团圆之喜,其乐融融。村寨的人家比的是谁家的年猪大,谁家的客人多。受邀请去吃年猪肉的人,几块标准的巴掌大的五花肉下肚,块把拳头大的熬骨啃完,再碰杯的碰杯,独饮的独饮,几杯酒之后,嘴就像抹了蜜一样,祝福主人家明年年猪养得更大,外出挣钱挣得更多,说得主人家心花怒放。可是您可曾知道,为完成年关杀年猪这项必需功课,他们的工作除开用红薯藤,玉米粉喂养半年以上的辛劳不说,单是杀年猪前后三天的活就让人筋疲力尽。

  杀年猪前一天,呼朋唤友,过去翻坳去请的,电话通知的,现在微信群发,方便很多,但为显诚意,在发信息至亲友群后,主人家还会亲自打电话给尊贵的客人,热情得让人难以推却。

  杀年猪当天,天刚蒙蒙亮,主人就早早起床烧开一大锅水,等待来帮忙杀猪的亲戚,这时,杀猪用的长条高凳、刀具、盆、桶等都要备齐。叮叮咚咚的器具碰撞声,叽叽喳喳的说话声、狗叫声、鸡叫声、猪叫声汇聚到一起,平时的冷清不见了,房前屋后,家里家外生出几分热闹来。火苗在锅底扭着身子,哧哧地笑。几个壮实的大汉挤进猪圈,一个扯着猪的耳朵,两个拉着猪的前蹄,好几个推着猪的屁股,势要将猪押赴“刑场”。猪哪肯乖乖就范,它后蹄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