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小说散文 >

回到爱开始的地方

发布: 2018-03-27 | 来源: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 | 编辑:admin | 查看:

 □韦 轩

    好久没有回去了,那充满爱的小山村在脑子里魂牵梦绕,点点滴滴像昨天夜场的电影一样记忆犹新,今天带上旧时的行囊,回到生我养我的老家汤洞屯。

   儿时进寨的石板路,在时代发展的步伐中,已经变成宽敞的水泥路。路,太熟悉了。记得儿时的一件事,那时候我突发疾病,当时农村的交通、医疗条件不方便,父亲在这条路上,拿背带背着我从家往公社的医院跑,母亲手里揣着一个鸡蛋,在后面一边叫我的名字,一边小跑跟上。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已经躺在医院的床上,床边站着满脸汗水的父亲和满脸挂着泪水的母亲,还有我最熟悉的族人……这条路,太熟悉了。

   走进寨子,一栋栋崭新楼房错落有致,现在只能穿过记忆的城墙才看得到往昔木瓦、吊脚楼的影子和炊烟绕缭的古朴。来到寨子中间,昔日留下给大家休息聊天的坝子,现在已经铺好水泥地板,一张大水泥桌子静静占有一角,旁边树着有几杆太阳能路灯。

   记得在1995年以前,我们屯水电路还没有通,晚上是火油灯照亮,吃水靠人挑马驼,种养出来的农产品只能靠人力外运,年代造就了族人勤劳勇敢的“萨脚板”,在通往小镇的路上,撒下他们多少的汗和泪。

   就是在这个公用的大坝上,大家晚上点火油灯,亮火把,在这里开了一次又一次的会议,摆政策,说发展,讲困难,随后大家用两年的时间,把两公里的公路修通,三公里的电接上,建成一个750立方的蓄水池。在香港回归的那年,我们终于可以看上了电视直播;那年,水特别甜,灯特别亮,年猪肉特别香。以前猜码靠江湖技术猜赢的五叔,那年在亮灿灿的电灯下,猜码的水平一落千丈。通电的那个晚上,他在猜码声中,在说笑声中,第一次酒醉了。

   走进熟悉的老屋,生锈的铁门肃静站在大门坎边,锈迹斑斑的“铁将军”牵着他的手,欢迎久违的主人回到。厨房门口边的老古董石水缸,还是我儿时的那个年代颜色,水依然装得满满的,走到水缸边,看着平静的水面,把头探过水的镜子,看到我那成长岁月和时间印记的脸,用手轻轻推开水面,这时候已经找不到儿时的面容,心里在感叹,感谢父母,感谢家人,我已经长大了。

   走进老屋,客厅的八仙桌已经灰尘沾满,旁边的木椅还是在老位置,太熟悉,我就是和弟弟妹妹在这张桌子上吃父母煮好的饭菜慢慢长大的。厨房的火铺,门背后的镰刀,儿时的陀螺,菜园里的桃树、李子树,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傍晚,我从老屋出来,走到那公共大坝上,那里已经聚满我熟悉的每一个人;我迎了上去,一声招呼融进人群里去。大婆、二婶、三嫂们围着水泥桌“拖拉机”开起来;成哥、将弟象棋围起来,大哥、燕弟们在旁边比手划脚指挥:下相,过马,进车,将军……好不热闹。

   在大坝的南角,寨上最年长的满公和伯父坐在小石墩上,一边拿水烟筒吸着,一边聊天,我迎面走了过去,坐在他们的身边,聊起来。满公吸了一口,把头稍稍往上扬,一连串的烟圈从他的嘴里飞出,由小变大慢慢散上天空。他用右手在水烟筒口左右转动擦拭,左手把水烟筒递过来笑着说:“才,来一口我们的‘原生态’,这是‘汤洞造’。”我轻身站起来,双手婉言谢绝,在起身那一瞬间,我发现满公手里的水烟筒油亮泛金光,在烟筒口旁边亮有“水电路”三个模糊但可辩的刀刻字。我好奇地问:“满公,您的这个水烟筒好别致,在哪里买的?”

   “这个水烟筒是无价之宝,市场上没有卖的,他已经陪我20多年了,他有特殊意义。”满公说,“‘三通大战’知道不?我们男同志大部分都是老烟枪了,自己种的烤烟比较香、合味,在开会时,吸一口这个水烟筒,慢慢考虑问题;在工地上战天斗地时,搞一口,提神醒脑。”

   满公说,在公路大会战中,这个水烟筒还立功一次。那年冬天,他记得是腊月初五,路坎上的危岩坍塌,他当时就在下面做工,发现情况不妙,立即把旁边的大伯和满弟推开,一起往安全的地方跑。他们刚跑出两米左右,满公被乱石绊倒,脚被滚下的碎石滑开一个口子,血流如注。大家马上跑过来,把满公抬到安全的地方,满山去找百花草止血。懂得一点医术的大伯公立刻把这个水烟筒拿来,用里面的烟筒水和烟筒里的烟渣为伤口止血,然后进行简单包扎。大家用铁锹木棍,山上的野藤条,还有他们穿在身上的衣服做成简易担架,把满公送到医院救治。“我对这个水烟筒特别有感情,所以在寨子水电路通后,我把‘水电路’三个字刻在这个水烟筒上。”满公说。

   听着满公的话,我默默从他的手里拿过烟筒,从他的烟袋抓一小撮烟丝,捏紧,塞到烟筒嘴里,擦燃火机,有模有样学着吸起来,但烟雾进到嘴里时,我不自然地咳嗽起来。满公看着我笑哈哈说,你们年轻人没有这个功力。

   夜幕降临,太阳能路灯亮起来,这时候,越来越多的人聚到这里,多了几桌“拖拉机”、象棋。一大群孩子围着大人们追逐嬉戏,不亦乐乎。我和满公聊了许久,便起身告别赶回镇里。

   当我走到坳上,停驻回头再看一眼这个小山村,那灯火处,是爱开始的地方。

关键词: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推荐此文】 【我要挑错

本站推荐TODAY'S FOCUS

杨再礼的小小说《路口》

杨再礼的小小说《路口》

  作者:杨再礼 广西凌云人,《路口》获得2015年度广西〞德云杯〞小小说奖。 小编寄语: 杨...

药这种东西

药这种东西

  作者简介:罗南,广西凌云县人,有小说、散文发表在《广西文学》《作家》《民族文学》《红...

焦点图标题层

热门排行榜TOP

本周TOP10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