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小说散文 >

冯艺:高山之上

发布: 2018-04-08 | 来源: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 | 编辑:admin | 查看:

作者简介:冯艺

   1983年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曾任广西民族出版社社长,广西作家协会主席,现任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广西文联副巡视员,广西作家协会名誉主席。曾任第五、第六、第七、第九、第十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评委,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评委。作品散见《人民文学》《钟山》《花城》《文艺报》等报刊,出版著作十余部。其中散文集《朱红色的沉思》《桂海苍茫》分别获第四届及第八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等多种奖项。



高山之上

作者:冯 艺

 

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就听说凌云出品的白毫茶很有名气了。那时,我二姐上山下乡,在桂南的一个茶场种茶,曾有机会坐着大货车,一路颠簸,上凌云取茶经。回家后,我问二姐,凌云是个怎样的地方?吐了一路的二姐说,哎呀,那里的山太高了。打那以后,在我的想象中,凌云在高山之上。

多少年来,凌云只留于我的心上,却从未举步。今年仲秋,我终于如愿。那天,车在南宁至百色的高速路上平稳行驶,很快到达百色,便转入平坦的二级公路,不久就抵达凌云县城。一场秋雨刚过,黄昏的泗城镇像透在山间的水墨,悬挂在桂西北的天上。凌霄山和迎晖山夹峙,青山为幔,山谷里不断生长浓浓的白雾,满目梦境般清幽,我好像钻进了雾海之中。

一条河流自北向南穿城而过,水流湍急,却清澈见底。水流淌有形与无形之间,因河床不同将野性和柔性结合在一起,偶有断层造成的高坎,则瀑飞石上,珠玉起舞,哗哗作响,清纯得让人心旷神怡。如今,城里尚有一条碧绿如茵、水质纯美的河流,已鲜见了。泗城人可以享用着不受人为干预过的滚滚清流,实在太有福气了,真让我欣喜和羡慕。凌云作家罗南告诉我,这条河叫泗水河,源头就在泗城北边很近的水源洞,它是珠江的源头之一。至此,我才恍然大悟,一直以来,我所用的水,相当部分出自于此,心情便多了几分郑重和感恩。

这是一种在现场才能体验的感受,以及内心的一份珍爱。

水是一种耐人寻味的文化意象。我从来对于水有一种别样的情愫,一种诗意的怀想。我不想把时间耗在主人盛情的杯盏中,加上这些年已养成饭后步行锻炼的习惯,匆匆地填饱了肚子,便怀揣着强烈的好奇,趁着天色还亮,从餐桌的热闹中悄然撤离,独自走到河边,溯水而上。沿着河走,便觉得人被无边的清凉气息所拥抱,它抵我足,抚我心,甚至觉得完全可以把它触摸。高大的山体与苍翠的植被生出了一种沁人心脾的味道,充满了每一个角落。北行不足两公里,便来到一座被植被覆盖的山脚,就听到水声轰隆如地下连续的雷霆,那般喧响,好不热烈。水声催我大步前往。果然,水源洞很快就呈现在我的眼前,大大的洞口涌出浩浩清泉和森凉的水气,有如天河泄漏,争涌激射,令我惊叹。真所谓:“岩幽通古泉,山灵通地脉。”我此刻与罅谷幽岩多么亲近,真是不知如何感谢上苍生出这口泉水。惊叹之余,也忽然觉得,大地之所以令我们感恩铭刻,是它的付出、蕴藏、包纳与收缴、催发、兼容。就像这眼泉水,不仅是一股出自山体的清水,而且是浩荡的河流。泗水河乃至世界上所有的河流,单个的泉水和雨雪是它们的前身和母体,最小的水滴也有无尽的梦想和奔流力量。

翌日,一路陪同我们的百色文联副主席向志文是凌云本地人,对于凌云的历史人文和自然地理十分稔熟。他对我说,县城附近还有龙溪、西溪和龙渊三条河流,在县城与泗水河交汇,泗城因此得名。哦,原来一个因水得名的地方,泗水河便成了一条宽容的不息的水脉,浸润着凌云的山骨。

这些年,不论去哪儿,我都会查阅当地的相关资料。凌云位于云贵高原的东南麓,平均海拔约1500~2000米之间,算是广西的高原了。相对的高差酝酿出纵横的沟壑,对峙又相依,从东南飘来的温润空气,被高峰阻隔后徘徊在天空,使之成为湿润气候区,高山充满了柔性,植物因而特别丰富。一路上,与我相视的就有香果树、马尾松、香樟、红椿、八角、油茶、酸枣等。尤其我看到长在云端里的一片片茶树更是青翠欲滴,煞是可心,竟忍不住摘上一枚毛茸茸的嫩芽,放置鼻尖,香远益清。这种茶称为白毫茶。俗话说“高山云雾出好茶”,这里空气纯净,常年云雾环绕,土壤有机质含量丰富,茶树朝夕饱受雾露的滋润,白天光照充足,光合作用制造较多的有机物,夜晚温度较低,细胞呼吸作用减弱,降低了有机物的消耗,因而芽叶肥壮,叶质柔软,白毫显露,香高味浓,属茶中极品,它成为了凌云的地理标志。

有山必有水,山水总相依。这时的水无处不在,像人体内的血,在山间里涌动,或平行,或越涧。于山沟,于林间,于草丛,于房前,于屋后,清凉沁人。盘山而上,我看见在山崖沟壑,水有时被挤压成一条条银白的丝线,激越奔泻;有的轰鸣着翻腾起白浪。山沟里,有时还会看到瀑布,挂在峡谷两边的悬崖上,垂直跌下发出某些声音。

而相对宁静的则是那些水积的潭。最具代表性的要算躺在高山之腰的金保瑶寨了。转了几座山,便上了金保瑶寨。但见寨前一潭碧澄,潋滟波动,清凉透骨,纤尘未染。这是因为寨的后山古树盘崖,云雾缭绕,树下流水潺潺,在一个瀑下便形成了一个蓄水潭。沁凉的山风,夹着阵阵松香草香、虫鸣鸟叫在我耳鬓厮磨,我感觉张开双手就能拥翠抢绿了,真是个避暑纳凉的农家乐。据说,在夏天的周末或假期,许多城里人便偕眷结朋,蜂拥而至,到此品瑶家腊肉,喝农家甜酒,极眸凝望高山美景。罗南说,山上更多时候,雾化为云,在脚下形成云海,山随云涌,峰随雾移,自由而曼妙。若有日出,则朝霞满天,一轮太阳从云层中冒出,令人心醉。说真的,高山之上,好像一位藏在闺中人未识的女子,清纯,无论是看花、赏绿、品秋都另有一番情趣。我想,难怪你生活在这里,常常得山水滋润,写起散文便有了灵性。

此刻,我有理由充分相信,坐拥着这美好的生态,充满灵性的风景是看不尽的,它们都能让人产生联想,都能使人们流连忘返。我想,植物与人类天然就存在着一种深情厚意。这些美好的景致,源于高山之上涵养丰富水份的植被。这些植物造就了凌云的青泉、蒙泉、凤凰泉、榕泉、犀牛泉、磨刀泉……更催生了水源洞源源不断、生生不息的滚滚清波,与众多的河流一道,流进了我们的血管,滋润我们的心田,养育包括我在内的珠江水系亿万子民,那是多么的神圣!看到滋养自己的河流之源,便想起高山之上与这些植被厮守千百年的凌云人,水样的年华奉献给一片绿荫、一江清水;他们的付出有如高天白云化作的甘霖,自然干净,清醒亲切,让我心生敬意。这份敬意,不仅使它成为我精神上一座值得尊敬和仰望的高山,更使之成为我心灵上收获的一份美美润泽。

向志文说过,凌云这个名字,在民国版的《凌云县志》上说:“县曰凌云,得名于山,起自清初,以表其峻。”的确,意蕴契合;凌云,历史上也曾叫泗城府,又与水密切相关。可见,沐浴在山水里的泗城是多么神奇。我行走在河东的泗城府古城里,老宅庭院,砖墙灰瓦,阡陌小巷,古树绿意,依稀可以勾勒出它昔日的绰约风姿,呼吸到了历史年轮的气息。这些原本氤氲儒气的孔庙,浑厚庄严的中山纪念堂,威风凛凛的土司时代的建筑,在岁月的风尘里留存了曾经的辉煌。

面对这一切,忽然有一种悠远与沧桑的感觉。我一直这样想,大凡能吸引人的地方,必是一个极其清幽的所在,总是与一些美好的事物并排伫立在一起,或映衬着神秘的光晕,若能延续几百年,而依然不改当初,这里该是一种怎样美丽的仙境!而如今整齐而现代的建筑和古朴而有致的民居,以及穿行于河东河西山上山下的纯朴的人,总会把高山之上的美好传说留给一代又一代,让一代又一代人总看到青山,看见绿水,也给我们带来无尽的乡愁。站在河边,听着奔流的水声,我心如灵动流淌的水,瞬间接上了地气。

此时,泗城华灯初上,在这茶香盈盈、月色弥漫的秋夜,我的心轻盈而快乐,悠然如诗,灿然若花。我在想,高山之下,那些城市已是一片夜的繁华,街上人声鼎沸,车水马龙;而凌云,高山之上,清凉如水,澄澈似湖,没有喧嚣,定格了一种最好的祝愿给风景。得之耳目,感之于心,我感到了极大的满足,仿佛这些大自然的造化本为我所有,可以每天去享受它,占有它。天空如井,上下相映,又感觉似乎不在凌云了,而是一个奇特而又无与伦比的仙境。

也许,正是高山之上的享受,凌云给我的印象如此深刻。以至第二天赶回与家人中秋团圆,我的心也迟迟不能如期归来。

关键词:

本站推荐TODAY'S FOCUS

杨再礼的小小说《路口》

杨再礼的小小说《路口》

  作者:杨再礼 广西凌云人,《路口》获得2015年度广西〞德云杯〞小小说奖。 小编寄语: 杨...

药这种东西

药这种东西

  作者简介:罗南,广西凌云县人,有小说、散文发表在《广西文学》《作家》《民族文学》《红...

焦点图标题层

热门排行榜TOP

本周TOP10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