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杂文随笔 >

沙里的秋天

发布: 2017-01-03 | 来源: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 | 编辑:admin | 查看:

作者:黄宁

展开地图,云贵高原末端,桂西北凌云、巴马、凤山三县及百色市龙川镇的交汇处,有一个沙里乡,乡政府所在地——沙里村大概是方圆100公里内面积最大的一处盆地,这处盆地自古以来养育了几百户人家,也养育了我。这个秋天,母亲大病初愈,我想着,该停一停脚步,好好聆听母亲的心声、故乡的呼吸了。

从南宁驱车200多公里后,过浩坤湖景区,爬上弄福公路,到达山顶“八仙岩”石林,再往前,便是一幅一幅山门在次第展开、后移、展开、后移。染色的山景、微微的稻香,让人不知不觉进入了沙里的秋意中。下坡进入村口,几千亩金色稻浪从脚底铺开,一直延伸到远远对面的山脚,田间道路被规划得笔直,湛蓝色的天空下,正好一行白鹭在飞翔。再近一点,跳跃的稻穗像在弹奏着音符,被稻浪包围着的村庄,悠悠传来了山歌声;村民,也三三两两在路边点头招手了;将近老家,母亲和兄弟姐妹们已经在院里摆好了农家饭菜。

少年时代,秋季的晨雾常常迷糊我的上学小路,小伙伴们上山采摘野果时常看着雾海发呆,想象着孙悟空在云上翻筋斗……30多年过去,那秋雾还经常出现在梦境里。这一次,为了观雾,我们选了很好的时间和位置,早上8点,从山脚驱车穿过大雾,有如坐飞机爬升穿越云层,到达浪柳山顶,只见眼前一片开阔,云层从脚下各种不知名的野花丛中伸展开去,直到远方的山肩,云层之上绵绵不断的山尖从左右两边向正对面聚集,百鸟朝凤般围合成一个巨大的圆圈,巨型圆圈之内,云雾满满地铺着,象巨毯,象棉花,很厚实。我在泰山顶上等待过日出,也曾在张家界观赏过云雾,这些著名的景点,雾霭变幻无穷,各种奇观需要游人去捕捉、去想象,稍纵即逝;而我眼前的这片云海,就静静地在你眼前、在你脚下,让人忍不住要一脚踩上去,或是伸手掬上一捧。云层上有黛绿色的一线山尖,一线山尖上是纯蓝的天,色彩层次鲜明、稳定。草地上、花瓣上、树叶上挂满了剔透的露珠,树丛里偶尔挂着一小片细密白净的蜘蛛网,各种颜色的鸟儿已经聚集在不远处的溪边密林里,吱吱喳喳不停,树丫上忽然窜出两只松鼠,惊飞了几只小鸟。

9点钟的光景,太阳终于钻出了山顶,阳光携裹着水汽弥漫了天宇,洒在云海上、山峦上,云层、山峰全都明亮了起来,阳光透过身后的树林,在树叶、野花、草地的露珠上折射出五彩斑斓的颜色,整个天地仿佛弹奏起了光影交响乐,热闹了起来。一会儿,云层在阳光下渐渐稀薄,由棉花变成了轻纱,透过轻纱,已经可以看见金黄色的稻海,以及镶嵌其中的黑白色民居。眼前的这幅画,底端多了一层稻黄为主的色带,往上的云层变薄了,再往上的山尖变成了青绿色,再往上的天空,还是湛蓝湛蓝的。再过会儿,轻纱变成了朵朵白云,这片乡村盆地的全景展现眼底。

这个盆地,西、北面被石山环抱,壮语名叫“哒豪”(意为“白色山崖”),十分险峻,山尖的轮廓犹如一条巨龙和一只凤凰相向飞舞。山崖的那边,地图直线20余公里处便是凌云县城,但是因为山崖群的阻隔,至今没法就近修建由此通往县城的道路。石崖上常年跳跃着一群猕猴,每当秋季来临,山脚的玉米成熟时,胆大的猴子会结对下山偷吃玉米,所以村民得排兵布阵、轮流看守,与猴群上演斗智斗勇的戏码。崖壁上有一个巨型山洞,壮语名叫“敢雅优”(意为“情人洞”),洞口倒悬,四周陡峭如削,人们自古难以企及,但却流传着一个“梁山伯与祝英台”般美丽哀婉的爱情故事──传说有一年发大水,盆地被淹没,水位直涨到“敢雅优”,一对恋人因为逃避包办婚姻,撑着木筏避进洞中,待水位降落,二人待在洞中与世隔绝,最终化作两尊石头永世相依。山脚两个消水洞,张开大嘴分别吸纳两条来自盆地田野的河流——沙湾河、那汉河,洞口处乱石穿空,河水撞击乱石发出的巨响回荡山间,水流在地下潜行数十公里后重见天日并汇入澄碧河,成为珠江水系的一个源头。如遇水灾,地下河消不下水量,洞口就会堵塞成湖,如雨水持续,湖面不断上升,可以淹没几千亩田野,乃至村庄。近年来政府派出地质工程队伍入洞疏浚,效果很好,已经很少出现“平湖出盆地”的现象了。

目光往南回移,西南方向赫然贮立着一座巨大的金字塔形石山,壮语名叫“卜白浪”,传说是美女的化身,山脚有一汪清泉,形成“美女照镜”一景。“卜白浪”的南麓,一条乡村公路蜿蜒而上,这就是我们来时的道路,通往县城。公路至今没法穿越西北面石壁的封锁,无奈地改绕西南方向,使沙里到县城的公路距离达到45公里,绕到弄福公路又形成下降高度900米的“十二回弯”,这“十二回弯”是全国著名的“艰苦创业教育基地”,基地宏扬新时期下的愚公移山精神。因与县城距离远,且道路险峻,外来客商很少,使得沙里历来成为相对封闭的“世外桃源”,仍然保持着最为纯朴的乡土气息。

再往南,谷严山后,是连绵不断、青翠接天的土山脉,这片山脉绵延几十公里后与百色市龙川镇相连。山谷间无数溪流在密林深处若隐若现。童年的秋天,这片山野就是小伙伴们的天然大乐园,聪明的孩子们放牛时把牛栓在山腰的草坪上,结伴顺着溪流而上,就能找到几十种既解馋又果腹的野生食物,树上有无花果、拐枣、金樱子、野芭蕉、蕃石榴……地上有覆盆子、地稔、地枇杷、野荸荠……水里有小鱼、小虾、螃蟹、石蛙,吃饱了玩够了,再扛一根大腿粗的柴木把牛赶下山,算是完成了当天的任务。小时候父亲为了给我壮胆,养了一条大黄狗陪我放牛,有一次家里的黑母牛走丢了,天又下着小雨,我顺着牛蹄印钻进密林寻找,全然忘记了时间,在山谷里找到牛时天已全黑,秋风瑟瑟,鸟兽夜出,又冷又饿的我才感觉到了恐惧,好在有大黄狗有前、黑母牛在后,我拽着牛绳深一脚浅一脚走出老林,这时,正好听到大我三岁的二姐在山脚大声呼喊我的名字,已然带有哭腔了。中学之后我开始外出求学,就很少有机会走进这片乐土了,但有一幅画永远镌刻在心里,这是一种“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景象,那山、那人、那牛、那狗、那秋,时不时触动着心弦。

盆地东面,就是我所在的浪柳山方向了。回眸东方山峦,土山群峰展现于前,如数条青龙绵延起伏,距离越远则山峰越高,直奔太阳升起的地方。能看到的最高处,是有名的浪伏茶山最高峰——海拔1100米的三坡百峒,在那常年云雾缭绕的原始森林里,生长着许多树龄千年的古茶树,这就是凌云白毫茶的发源地。三坡百峒的旁边,是人们种植的万亩有机茶场,这个时候,人们也该采摘秋茶了。茶农采茶的景象,不象我们在艺术作品中常常看到那样,采茶少女身着盛装,面如桃花,在茶畴间翩然若舞──真实的茶农大多是中年人,身着壮族、瑶族特有的黑色衣服,脸上刻着岁月的皱纹,手上是常年辛劳的老茧,他们都拥有十分纯熟的传统手艺,采茶时保持芽叶完整、新鲜、匀净。这些青翠的嫩芽经由篮子、背篓的细心运送,到达加工场加工,最后变成人们杯中清茶。在这里,每一片茶叶都承载茶农的生计和希望,儿孙们大多外出谋生,只有少数耐得住寂寞、吃得苦的年轻人能留下来,传承着种茶、采茶、制茶的手艺。

目光所及,从三坡百峒下来,不远处一弯山坳,便是沙里人民世代相传的神圣之地王妃坳。传说很久以前,沙里养育出了一名美丽善良的王妃,王妃嫁给千里之外的国王后,广施德仁,为世人所称颂。有一年秋天王妃带领随从返乡参加秋祭(百姓十月初十的祭祀活动),转进王妃坳口时,忽见眼前一片汪洋,广袤的田野全被洪水淹没,父老乡亲流离失所,哭喊之声哀转久绝。王妃悲恸不已,泪水在脚下形成珞腾湖。为拯救黎明百姓于苦难之中,王妃乞天相助,化身玉帛穿入浪涛,在“哒豪”山脚钻石成洞,将水引进地下,直通几十里外的泗水河,一同投入美丽的浩坤湖。后人为纪念王妃,曾在山坳口立有王妃庙,可惜经历时代变迁后,庙宇早已不见踪迹。然而,这个传说在民间的教化意义十分深远——特别是沙里的妇女,品德和容貌远近闻名,与百色市龙川镇的香糯米一起,被世人以“沙里好女人,龙川好糯米”的词句长久传唱了下来。

日落高山之后,村民们或赶着牛马、或扛着农具、或骑着摩托车回村。学生们也放学了,背着书包三三两两、蹦蹦跳跳地回家。农妇们在厨房里,利索地准备着一家人的晚餐,鸡犬之声不绝于耳。随着炊烟升起、飘散,夜幕慢慢地笼罩了沙里,村里的一天也就慢慢的融进了夜里、融进了梦乡。这里的秋夜,除了高歌的蟋蟀、低飞的萤火虫,我更为喜欢浩瀚如海的星空。凭野临空,那天幕如此深邃,又如此璀璨,永恒不变的银河以及各种星座和星辰,一定是见证了这片土地的沧海桑田。

由于地理上受西北边山崖群的阻隔,沙里与所属的凌云县城在语言、风俗习惯上差异颇大,反而与南边的百色市龙川镇、东边的河池市巴马县十分接近,就连山歌的调子和唱法也是一样的。也或许因此,当凌云县城经历近千年州、府、县治地历史,经历674年世袭岑氏土司家族在政治舞台上的辉煌与没落、光明与黑暗时,其治下的沙里却与世无争,也鲜有史书的记载。

远古的沙里,盆地里应该就是郁郁葱葱的亚热带原始森林,丛林里鸟兽虫鱼并生,遵循着物竞天择的自然法则。盆地的外围是半边石崖半边翠绿,几条不大但很清澈的河流在密林云雾间穿梭。最早到达这里的人类或许是80万年前活跃于百色右江河谷的古人类及其后裔,他们熟练地制作和运用旧石器,也许是在一个秋天的午后,为了追逐一群肥美的猎物经由龙川一带的河谷到达沙里,发现了这一片沃土,便陆续迁徙了过来。历史长河里,在这片苍穹之下,我们的祖先经历了什么样的生存状态?这些平整的良田是经历了多少年的改造才成为现在的样子?环村那些几百年树龄的大榕树是谁种的?如今的我们,要想探寻这些密码,看来只能借助老人们留传下来的故事和山歌了。值得庆幸的是:生存在这方水土的人们保持了勤劳、俭朴、谦逊、孝悌以及乐善好施的品格,这种品格融入沙里人民的血脉,使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和谐相处有了内容的厚度和时间的长度,或许比镌刻于石头、记载于诗书更为有意义吧。

这样无边际地想着,远处传来了熟悉的山歌:

 

月亮挂山顶

父母等在家咧

月亮挂山顶

儿女等在家咧

 

月亮挂山顶

谷子背回家咧

月亮挂山顶

牛马赶回家咧

……

 

 

 

201610

 

 

作者简介:

    黄宁,男,壮族,1971年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凌云县,南开大学金融学硕士,曾供职于工商银行广西分行、华夏银行南宁分行,现供职于中国平安集团。

关键词: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推荐此文】 【我要挑错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更多关于“杂文随笔”的热门文章

爱美资讯

简介:爱美,是每一个女人的天性!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让您更健康、更美丽!

本站推荐TODAY'S FOCUS

凌云溶洞风景醉游人

凌云溶洞风景醉游人

  □ 廖远广文 八月公休,我们一家人决定外出旅游,而选定的第一站就是凌云。 车子转入凌云...

 走马观花游乐业

走马观花游乐业

  走马观花游乐业 杜国彪/文 宜水/图 早听说,乐业县具有国家地质公园之美誉,尤其是大石围...

焦点图标题层

热门排行榜TOP

本周TOP10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