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杂文随笔 >

闲 谈 诗 歌

发布: 2019-03-21 | 来源: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 | 编辑:admin | 查看:

 

□车海朋
   

  这两年,兴致所至,我就写写随笔。想当年我也写过诗的,诸如“一种热带水果/每年夏天在这个城市熟透/旧年我离开/去另一座边城/夏天友人从百色来/带来熟悉的果实/安慰我失落的味蕾/春天我再回百色时/芒果花又开好了”之类,现在回头怎么看怎么矫情,毕竟是从那儿过来的,我也不会嘲笑自己矫情的当初。

  我曾在一篇随笔里说:写诗的人大抵可分两类,一类人一辈子写诗,另一类人在某个年龄段写诗,过了就再写不出来。我就属于后一类。

  高中时受同班一名文学天才的影响,我写了两年诗,写啊写的,也没写出什么名堂,最光辉的业绩是高二那年,在《右江日报》的《学生之页》发表了一首《选择沉默》。高三之后,诗似乎走出了我的脑海,不写,也不读。荒芜很多年后,我参加一个青年作家班,大家互相一打听,很吃惊现在写诗的人如此之多,竟占了四成以上。作家班搞联欢,最多的节目是诗歌朗诵,结果大多是无病呻吟,或老调重弹,把好端端一台联欢会搞得不伦不类。我对即兴作诗没有恶意,但是如若功夫不到,便成了笑话,当天上台的诗人所吟之诗大多呆板,“此时此景,我想吟诗一首”,出佳作的几率何其微小;也有写好了拿个本子(或手机)照着念的,样子显得很傻。这是表演效果。再说诗,在我看来,大多人朗诵的那东西,不能叫诗,充其量把一个段落简单地进行分行罢了。当然也不能一概而论,即兴作诗,也有佳作。有一年在北海,文友们吃过晚饭相邀去了海边,“今夜鱼虾藏于水底/唯有月光/隐约照出一些漂浮的脑袋”,诗人天鸟写的《边城》深得我心,至今收存在手机文档里。

  我喜欢古诗,尤喜五言绝句,小时候背的第一首唐诗,是王维的《画》:“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其他诸如孟浩然的《春晓》、柳宗元的《江雪》,在我看来,这些传世名诗,是天壤间生成好句,被这些天才拾得。

  相较而言,现代人写的旧体诗,多半只能算作打油诗,实则更像顺口溜。鲁迅先生说“唐后无诗”,我认同这观点。诗人在我国文学史上,其地位一直高过其他文学家类别,因为诗在我国所有传统文学里是最灿烂的一类,小说类即便有四大名著和《儒林外史》《聊斋志异》等,终究比不过诗经、唐诗的璀璨辉煌。我一直认为,写诗是最讲天赋的,诗对语言和意象的要求,是其他任何一种文学门类无法堪比的。有观点认为,现代人写古体诗,大多是“炒剩饭”。但这并不能打消现代人写古体诗的热情,虽然他们连平平仄仄的韵脚都还没搞清楚。

  关于旧体诗,现代人该不该写?我认为“该写”,然而很难超过唐诗,但是也不能因此就不写,未必“炒剩饭”就毫无意义,毕竟现代诗“炒剩饭”还真不少见,比如每年端午节,诗歌界就兴起一股缅怀屈原的热潮,林林总总,冒出来数不尽的诗。表面看来,诗歌繁荣,不是坏事,但这些诗气质上如此单一,即便不是千篇一律,也是大同小异,不外乎歌颂忠烈、爱国忧民、坚守理想、不同流合污等,除此再挖掘不出新意,套句俗话,叫走不出“姥姥家”。

  我还是有幸欣赏过很多经典的现代诗,稍远如海子、顾城、席慕容的诗;近的,我们广西诗歌界知名诗群有好多,自行车、凹地、扬子鳄、相思湖诗群等,争先恐后常有佳作。百色籍女诗人许雪萍的诗集《河水倒流的声音》深得我心,其间的诗如此玲珑剔透,或优雅,或沉静,或闲适,或忧伤,诗人在后记里说:“往往是一次随意的漫步,或许是一次下乡的远途,或许是一次早有预谋的出行,幻化为美丽的诗行……”

  不必“为赋新词强说愁”,不为写诗而写诗,心灵深处自然流露的句子,才叫好诗。说来羞耻,我在这儿夸夸其谈,似有吹毛求疵之嫌,实际上光说不练,偶尔心血来潮动笔写写短文,又不愿意随大流,力求于写出与众不同的、有质感的文字,因此写作这事于我,变得艰难无比,每每卡壳,痛苦如同便秘。前几天,我突发奇想,要不写诗吧,灵光乍现,没准就流露出来一首佳作。最终我放弃了这半吊子遐想,因为带着功利心的写作,注定成不了气候。

  写诗的人多了,好诗却不可多得,大浪淘沙,好诗总是有的,我喜欢的作家李海鹏说:“诗是昨日世界的微光,曾经照亮你我幽暗的心灵。”即便不会写诗,读读好诗,也是赏心悦事一桩。

关键词:

本站推荐TODAY'S FOCUS

 黄鹏:山水同色是凌云

黄鹏:山水同色是凌云

  【作者简介】 黄鹏,壮族,广西宁明人,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壮族作家创作促进会副会长,广...

五更水

五更水

  作者简介:艾伟,作家。浙江省作协副主席,杭州市作协主席。著有长篇《风和日丽》《爱人同...

焦点图标题层

热门排行榜TOP

本周TOP10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