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水源洞杂志 >

《水源洞》2014年夏季(二)(11)

发布: 2014-08-29 | 来源:情系茶山-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 | 编辑:admin | 查看:

 

 

    吴真谋

 

“你让我想起了饥饿

想起了泥土苦涩的味道

我知道,我的幸福已经来临

它在农舍里,它在阁楼上

是那样的温暖,寂静,祥和

一堆又一堆”

 ——题记

 

我的微笑没有点燃起足够的秋季吗

碗就在桌上站立

远离生命的伤口

坚硬的碗里泅过天空的云彩

泅过疙疙瘩瘩的岁月

仿佛一只沉默的果子,被人挤干了泪水

它的重量,走下秋天的枝头

稳稳的在桌上站立

没有只言片语,像一个哑子叫门

那些热辣辣的阳光,正值青春年少

像一只只金色的鱼,活泼乱跳

从千里之外跋涉而来

一路过沟,过塬,过坎,过竹林

越过一条条善良的河流

和一道道高矮不齐的栅栏之后

潇洒地走进碗里,发出金属的声响。坚硬的碗

铁一样的属性

 

 

 

 

钢一样的风格

石头一样的品质

钉子一样牢固,阳光你追我赶,

圆形的铜墙铁壁里面

溢出许多可爱的小鱼

小小的我,牵着小小的蛙鸣

从远方流浪归来,像一根疲惫的枝条

手持季节的花蕾和故事的灰烬

在桌子的上空轻轻涂沫

我看见一缕干干净净的风

迈着歪歪斜斜的身子和脚步

花枝招展盛装出行

在碗的周围四处盘旋

企图摧毁、进攻、抽打、嘶咬、推翻

最后无条件地逃亡

碗,就这样坚定地站在桌子的中央

仿佛生命的另一个伤口

鄙视世间一切磨难和神灵

在疼痛中坚持,呈现人类不屈不败的信仰

孤独地望我,寂寞地望我

把我当成一个知己,向我倾诉些什么

望我弯曲细碎的影子

幻化成无数彪悍的马群

然后被风追向遥远……

望天空那枚燃烧的太阳煮沸淡淡的乡愁

无力地向西迁徙

然后宁静如初

 

我还能说些什么呢,碗

我只能紧紧地扼住命运的喉咙

在血液中加铁

在脉管里加铅

在骨骼里加钙

在肌肉里加锌

在肠胃里挤满语言

在心脏的周围串满文字

在皮肤上摊晒生活的碎片

在脑子里安放日新月异的词语

时光在我手指上缠绕

桌子的前面是院子,在远方

寂静浩大,辽阔,遥遥无期

像一个人内心坦荡的平原

油画一样在眼睛里慢慢散开

那些往事,被风吹醒

渐渐爬上古老的窗口

“我原来是一团柔软的泥巴

在旷野上沉睡千年

喧嚣的红尘里

大风吹过我的身体

大雨淋湿我的身体

冰苞砸伤过我的身体

牛羊的脚步踩踏过我的身体

我的心里,每一寸地方

都是一座茂密的春天

上面长着水稻、玉米、麦子……

还有闪电和雷鸣——

我被人们做成一只坯,一只漂亮的坯

放在火窑里燃烧,在黑暗中

天地与乾坤阵阵痉挛

生命每前进一步

都要历经长久的淬火过程

温度不断升高,我在慢慢变小

温度不断升高,我在慢慢变矮

温度不断升高,我在慢慢变轻

温度不断升高,我在慢慢变得结实

春天,绿色在我身体里停止了舒展

夏天,河水在我身体里停止了流动

秋天,果实在我身体里渐趋成熟

冬天,大雪在我身体里凝固成瓷片

在这里,我体内的小豹停止了呼喊

群山咴咴嘶叫着旋转

在这里,汹涌的血水自由地奔腾

在坎坷狭窄的小路上

发出痛苦沉重的呻吟……”

碗,坚硬的碗

顽强的碗

视死如归的碗

似乎响起一种金属的声音

一种发自内心而坚硬的声音

一种骨头断裂的声音

一种呼啸的风被撕碎的声音

一种天空的闪电爆炸散开的声音

呐喊在寻找出口

钢铁的浪涛蜂涌而来

碗,它的灵魂,意志的尖啸

闪着咄咄逼人的光芒

越过空旷的院子,飘过高高的围墙

或许更华丽一些,或许更雪亮一些

我看见它丰满的腹内,光滑的圆壁上

美丽的阳光风起云涌

火焰愈烧愈烈,不断堆集

然后一一坚硬地站起

散开的黄金,令时间

斩断万丈光芒

 

穿透结实的胸膛

将我的心灵久久地击伤

我还看见一些情节坚硬如石

迷途在灰色的旷野,成群结队

向我一路跋涉而来

最后在碗的边沿私奔

如火如荼,各领风骚

出生入死而游刃有余

展现一种刀斩不断的精神

阳光涌动成河,一片片

在我的指尖颤栗,走动,旋转

太阳的激情里,鱼儿自由自在地生活

生命一次一次舞蹈

碗,它刺痛我的目光

悬崖一样的脸,高昂不屈的头颅

没有一滴眼泪,呈现懦弱和死亡

没有一颗牙齿,咬断飞翔的云彩

没有一粒粮食,喂养过往的日子

伤口里的血,澎湃滚烫的阳光

碗,坚硬的碗,顽强的碗

视死如归的碗

宛若父辈们的一个头颅骨

埋在深深的黄土下,被人重新掘起,虽然丑陋,百孔千疮的内里和额头上

掉光了所有的血肉,石头一般

饮尽历史的风霜之后

向我显势一种很沉很重的力量

一种历经沧桑仍然旺盛的力量

一种百折不挠愈挫愈奋的力量

一种生命蓬勃向上的力量

一双隐形但十分有力的翅膀

永远向上高傲地飞翔

如果是在夜里,返回的梦想渐渐清晰

如果月亮很圆,干净的月光擎住整个村庄

如果碗是一只梨,远离季节的追逐

越过广阔晴朗的田野

一路点燃秋天的灯笼之后

站在桌上无奈地望我

发出均匀幸福的呼吸

我一定从它结结实实的肌肉里

挤出艰辛,挤出苦难

挤出汗水的呻吟

一声一声,啄食天空

让所有的青草和树木都响彻它的回音

千里之外

痛歼伤痕累累的诗歌

我的腹内,再一次

响起江河湖海拍岸的轰鸣

 

 

吴真谋,1970年生,仫佬族,广西罗城人,初中文化,农民。作品散见《民族文学》、《北京文学》、《诗歌月刊》、《广西文学》、《散文诗》等刊物,《疼痛的村庄》入选《2005中国年度散文诗》。

关键词:
焦点图标题层

热门排行榜TOP

本周TOP10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